《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背景故事@南海咖啡店》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背景故事@南海咖啡店
作者ID
其他网站 知乎:bonex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咖啡店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背景故事@南海咖啡店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8-03-17
最近更新 2018-03-17
字数统计 (千字) 2.3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临》正文和现实无关。

要是在东门市的大街上随机采访行人,问出如下的问题,“帝国前农业相吴南海为什么这么出名?”

绝大部分路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南海大米家家都吃”,或者“南海卷烟(雪茄)我们都爱抽”。

可但凡遇上的路人,稍微了解一些帝国的内幕——比如热爱阅读地摊文学、通晓帝国秘史之类的。他们的回答就五花八门了,什么“农场秘闻”,“权力斗争失败”,“新道教不倒翁戴掌教背后的人”……大多都是荒诞不经的传闻。

如果运气再好一点,倘若遇到上的是一位看上去就像与元老们关系密切的普通劳动者,他那多半会喃喃念叨五个字:“南海咖啡厅南海咖啡厅”。这个时候,你若是再想向这位路人多了解一些内幕,他则会留下一句“保密事项,无可奉告”打算抽身离开。倘若你不死心,执意纠缠不清,不多时便会有几个身着黑衣便服的墨镜人,请你去一间位置不明、并且有着一盏可以晒瞎狗眼的台灯小黑屋里,用和善亲切的语气告诉你:“吃了这碗鸡排饭,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没错,吴南海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普普通通的、劳动人民儿子名字一般的名字,能做到从爱尔兰到马尼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了他个人的奋斗以外,还是要看到帝国元老院所推动的历史进程。

尽管海外殖民地事业部被诸多元老诟病,甚至被半夜丢石子砸办公室玻璃——“我们不搞殖民主义”。最终在1640年的机构兼并裁撤大潮中,被迫改组合并进了“帝国土地战略安全局”。在一小撮不甘心寂寞酱油元老的推动下,安全局第9科最终在暹罗、安南、日本列岛以及南洋诸岛利用“德隆”贸易、“芳草地”教育与咨询、“黑水”安保服务、“蜉蝣地”劳务派遣、“南海”农粮投资等一系列披着人畜无害伪装的公司、商团,把整个西太平洋变成了帝国的内湖。

在这波大潮中,南海农粮集团作为国策公司,自然而然也得到了拔苗助长式的扩张。南海农粮集团董事长,原本兼任帝国农业相的吴南海深感责任重大,甚至为了办好“元老院交待的工作”,婉拒了元老院请他再干一任农业大臣的邀请,要去“全心全意把南海农粮搞好,让元老院治下再没有人挨饿”。吴南海拒绝了元老院的邀请的同时,向元老院推荐了几个合适的继任人选——其中甚至包括席亚洲,“毕竟胖子都不会太坏”。这让很多酱油元老大跌眼镜,以至于连大街上茶馆里的普通归化民都知道,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普通元老公开表示过:“我跟戴道长打了赌。100张YJG48的握手券压吴南海在农业相位子上干到退休。现在我欠戴道长20个后备队员了”。


几乎是一夜之间,南海咖啡店从一个元老特供的标志,华丽变身成为了帝国最大的连锁咖啡提供商。帝国触角所及之处,可以没有元老,没有公务员,没有神秘动力冒着白烟的海军黑船,但不会没有南海咖啡厅那极富个性的圆形标志。

哪怕是在高高的山岗上,搬来一棵倒地的老歪脖子树树干,锯短、刨平、抛光、上漆,再搭配一把油布遮阳伞,画上一个蓝色南海咖啡厅标志,用军用饭盒烧开水,在搪瓷的水杯化开浓缩咖啡颗粒,一间简易的咖啡店就算是开张了。还有好事者,专门请记者或者画家把这样的场景浓缩到照片或者素描中,投稿到《新生活》、投稿到《临高日报》。

不过,一开始南海咖啡店是没有那个标志性的店标的。在南海农场第一家店刚开张时,店门上方用的还是传统的牌匾。那还是文德嗣执政时期,所以请文德嗣题的字。后来换成王洛宾的字。再后来吴南海怕麻烦,就改成印刷体加图片。牌匾也不做了,直接印在江南产的机织厚棉布上了事。这印染也不是一般的技艺,据说用了当地蓝印花布的传统工艺,很是拯救了当地一大批差点倒闭的传统印染作坊。据咖啡店的死忠粉讲,一开始店标上是只有一棵树的,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两棵了,或许过两年还会再多几个树吧。


如果你有幸来到位于临高的南海咖啡店总店,可以在店里的墙壁上看到光顾过咖啡店的元老们留下的墨宝。有文德嗣题的行草“问天五百年”,马千瞩题的隶书“在野望天”,席亚洲题的小篆“民以食为本”,对,还有很少见的办公厅萧主任的钢笔题字楷书“一个好元老”。

帝国境内各地分店的大堂装修和总店是一致的,用吴南海的话说,“工业极简风”。福建产的实木家具、上过防锈漆的各色钢构件、明亮的电石灯或者煤气灯,只要忽略掉大厅角落里那台可以加5个大气压的室内安全锅炉,可以分分钟让元老感觉自己穿越了——对,稍有常识的一代元老都知道,这根本就是抄了8012年星某克的装修。


南海咖啡店的工作服也发生过很大的变化。特别是扩大经营后,男、女服务生都换了新式制服,不再是常见的灰色、黑色、藏青色的工作常服,而是在82号的特供服装厂特别定制的高档化纤面料的管家服和女仆装,每周还要送去为伏波军提供军服清洗服务的洗衣连锁店“快如闪电”进行干洗。

南海咖啡店逐渐增加了许多新的服务。不管哪里的分店,只要步入南海咖啡店,店门上挂着的铃铛一响,马上就能听到一句“欢迎回来。”

咖啡店的常客们都说,在帝国边疆出差时,没有什么比听到这么一句问候,更暖心的了。


南海咖啡店能开遍澳宋帝国,不能忽视吴南海在担任帝国农业相时做出的许多决策。比如在云南大量引进种植咖啡树,发展蒸汽动力拖拉机推进农业工业化,携手其他部门共同推进帝国物流业的健康发展等等。

澳宋传统上是一个以茶为主要饮料的国家。谁都不相信咖啡这样一种外来饮料能够支持如此庞大的一个产业。对此,开创了全新的咖啡产业链的吴南海这样说道:“阿拉伯有这样一句谚语:下面有没有石油,要挖出来才知道。不过是活好罢了。”

一个小小的咖啡店,从南海农场一角到开遍帝国全境,甚至开到了欧洲贫穷诸国的首都,这不正是澳宋帝国事业蒸蒸日上的真实写照吗?

(全文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