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苟二的末日》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苟二的末日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官方论坛 linzithelord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苟二,蒸包局
内容关键字 蒸包局、科幻、审讯苟二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官坛原帖 【原创】苟二的末日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20-03-31
最近更新 2020-03-31
字数统计 (千字) 约 5.4 千字

在下刚刚看到照浦村事件,不觉义愤填膺。苟二竟然用烂污手段,对我伏波军工作队下手!只好献丑一篇苟二的末日,来探讨此贼的下场,不然不足以抒发胸中愤懑。是为题记。


一,被俘

天旋地转,昏昏沉沉。

苟二醒来后发现自己衣服被剥光躺在一张铁床上。他双腿分开,双手摊开,手脚似乎被皮带还是什么东西紧紧地绑死。头皮上凉凉的,头发应该被剃光了。光溜溜、赤条条,活脱脱一只褪毛猪。

只是脖子没有束缚,还能移动。苟二看了看四周,这一间密不透风的房子,铁床旁边有铁架子,上面摆放着他不明白的器具。

不用说,他知道自己被抓了,而且肯定是被髡贼抓了。

自己是怎么被髡贼抓住的?苟二努力回想,却想不起来。

他首先想到了胡烂眼儿,他的这个“拜把子兄弟”。不过他早就死了,死在了安南,被髡贼抓住,脖子挂在一个木架子上,风一刮就摇啊摇的。

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苟承绚,听说儿子投了官军。儿子这会儿会在哪呢?

对了,官军。苟二记起更多的事情。当年他从安南往北逃,发现广州已经失陷,只好继续北逃。这一路就到了南直隶。崇祯七年,朝廷遣兵部右侍郎杨昌嗣总督南直隶、福建、江西、湖广军务,率领大军与髡贼决一死战。苟二自称南海流民,要参军投效。被榨干最后一点银子后,终于得到一件破破烂烂的号衣。

再往后,苟二就想不起来了。看样子,大明一定是又败了。自己不但被俘,而且还被人认了出来。这髡贼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却是苦也”,苟二不由得唉声叹气。

“你醒了。”

苟二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不过目前看不到他。突然,铁床下发出嗡嗡的声响,竟然旋转了起来。头的一段开始抬升,脚的一段下降,苟二整个人立了起来。这是他发现,屋子的一方有个木头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

那个男人穿着灰色衣服,头发很短,没有胡子,皮肤光滑,应该是个真髡。他正看着苟二,眼神中看不到一丝杀气,嘴角挂着微笑。

“出于工作原因,我平时不会自我介绍。”

又是这非驴非马的官话,里面还夹杂着他听不懂的词汇。不过大概意思他听明白了,这人不会献上字号。

“但是我们知道你是苟循礼,苟循义的弟弟,苟家二老爷。当然,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们有你的照片。”

说着,这人拿出一张彩色的纸,凑到苟二脸旁。苟二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自己么?确切地说是很多年前的自己,背后的房子是苟家在临高县城的宅子。

“妖术,妖术!你们髡贼就会使妖术!”

“呵呵,这不是妖术,这是摄影术。当然,今天的重点不是这个。”

“你被我们抓住了,但是要怎么处理你,我们可经过了一番讨论。有人说按照法律处以死刑,有人说交给符有地。我主张在你身上做一些有趣的实验,后来我的意见占了上风。为了你的事情,元老院召开了全体会议,专门通过了《刑法修正案》。现在我们的刑法里专门有一条是为你设计的。为此,又是开了很多会,吵了很多架。”

“我的意思是,虽然接下来你不会喜欢受到的待遇,但是你应该知足。我们甚至有以你的名字命名的法条,世界上独一份。”

苟二知道,“圆老”就是髡贼头目,但是其他的东西他就听不大明白了,大概是说的有人想杀他,还有人像怎么着他?

“要……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狗……狗日的髡贼!”

苟二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其实内心十分害怕。

胖子走到墙边,对着一部机器说,“让他进来吧”。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他身穿白色大褂,用蓝色布蒙着面,只露出两个眼睛。但是仔细看,架着一副眼镜,可谓“刀枪不入”了。

“给你介绍一下,他来自道禄村,父亲叫王五,参加了伏波军,在照浦村被你们砍了头。” 有这回事儿?苟二努力回想。当年似乎和胡烂眼儿下药埋伏了一只髡贼的什么“工作队”,但是里面有什么王五王六他是不知道的。

“王少爷现在是见习医生,他会好好伺候你的。”

说完,铁床又发出嗡嗡的声音,又动了起来,苟二恢复躺平的姿势。

“我吊你啊,老爷们儿不来这些阴的,有本事把我放开打一场!”

王五并不搭理他,走到他身边,把一个水晶瓶子挂在铁架上,里面的液体叮当作响。瓶子下面连着软管,软管一头是钢针。王五把钢针插进苟二的右手小臂。一阵刺痛,不过似乎不太坏。

“你们髡贼就这点儿本事吗?你们无非就是把爷活剐了!爷但凡吭一声,就不算好汉!”

仅仅过了一小会儿,苟二又感到一阵头晕,眼皮沉重得就像铅做的。他心里越来越慌,髡贼到底想做什么呢?

二,山岭

“老子可是朝廷经制之师!”

苟二大吼一声,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土炕上,身上盖着毯子。他一个激灵,把毯子掀开,看还穿着破烂号衣。苟二看看四周,这是一个土房子,里面除了他躺的这个土炕之外,什么也没有,连个门板也没有。

原来刚才是梦啊,原来没有被俘啊。不过那个梦也太真实了?

发现自己没有被俘一点让自己很高兴,但是他却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苟二努力回想自己的经历,发现只记得在南直隶投靠官军,还被几个军头榨干了银子。至于自己怎么来的,他再也想不起来了。

不过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没有落在髡贼手里。

苟二活动了一下四肢,出了屋子。回头一看,真是个小小土屋子啊,四四方方的,墙是黄土做的,天花板是黄土做的,没有房梁,没有屋檐,没有门槛,有够寒酸的。

这似乎是在一个村子里,村子两边都是山,不过也不高。太阳当空照,晒得觉得皮肤刺痛,但是空气却很清凉。苟二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街上零零散散有些村民,都穿着白布做的大褂,头上缠着头巾。这些人皮肤黝黑,鼻子又长又大,还留着大胡子,似乎不像是中原人,倒与弗朗机人有些相似。

苟二朝一个老者走过去。“喂,老头,这是哪里?”

可是老者不但不答话,甚至脸都不转过来。

“你个活老百姓!爷问你话呢!认识这身衣服么?”

“如果你问这里的话,你眼睛能看到的土地和高山、河流,都属于住在大不里士的国王。住在坎大哈城里的老爷会派人来收税,除了斋月,每个月都来。”

苟二不知道什么大不里士还是小不里士,他想知道这里距离中原多远。但是老者说他不知道什么中原。

那就是很远的意思了。苟二很满意,心想天煞的髡贼应该追不过来。只是为什么老头会说临高话?难道他也是逃过来的?

苟二突然想去山上看看。站在山岭上,他看到了村子的全貌。所谓的“村庄”,不过是星星点点沿着山谷布局的一些房子,大概有三四十间。这里真够穷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里没有髡贼,这就是好地方。

以后怎么办呢?是继续逃呢,还是就此住下?为什么他会有一间房子?难道这身号衣在这里能唬人?

突然,苟二下意识地爬了下去,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几个年轻人,大概是村里的丁壮,扛着什么东西走向村外。定睛一看,那不就是髡贼的连发火铳?

而且还是武溜铳!

髡贼火器犀利,其中之最者,乃武溜铳。此铳内藏铁子,连响数十,声动如雷。一贼持之,虽官兵百人不得近身。苟二知道,武溜铳即使在髡军中也很罕见,只有真髡才有。这里的村民为什么会有?他们难道勾结髡贼?

不,他们就是髡贼!或者说是髡贼的一种!

什么大不里士,狗屁,这里怕不就是澳洲!

苟二不得不暗暗叫苦,端的是离了虎穴,又进了狼窝。

刚才的老头没有叫人抓捕他,也许是还没认出他。苟二想跑,但是怕被髡贼发现,只好趴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就在这时,天边传来轰鸣之声。之间一架胖大铁鸟,似乎从太阳里飞出来。苟二想看个明白,但是被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村子里瞬间像炸开了锅,乱作一团。丁壮们拿着武溜铳朝铁鸟射击。一个丁壮从一间屋子里出来,背着一根铁管子,上面有一个铁卵。轰的一声,铁卵射向空中,不过什么也没打中。

铁鸟开始发威了,自听见“咚咚咚咚”一阵响,火红的弹子如暴雨一样,丁壮们躲散不及,被打得血肉横飞。苟二看见一个丁壮在逃跑,被一发火弹子击中,身体瞬间撕裂,死状极其凄惨。

屠杀了丁壮后,又有几架铁鸟飞了下来,分别后面打开一道门,降下两条绳索。穿着灰色军装、头戴钢盔、背着乌蓝鸟铳的士兵顺着绳索降了下来。不用说,这就是伏波军了,是髡贼的军队。大铁鸟可定是髡贼的新玩意儿。

髡贼为什么要杀这些村民?村民为什么会有武溜铳?这个问题苟二想不明白,但是他知道此时也不用想明白,逃命要紧啊。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顺着绳子下来,拿着望远镜四处查看。突然,苟二的视线和军官对了起来。苟二发现军官笑了笑,拿出一个铁盒子,说着什么。

很明显,他被发现了。苟二想跑,但是怎么跑呢?一个铁鸟飞了过来。

三,

“嗨,这没意思,这就捉住了。”

“是啊,剧情也太短了。”

“还有,告诉我,为啥阿富汗农民会说临高话?”

“系统bug吧。而且这里的很多设定是基于苟二的记忆,你总不能让他们说普什图语吧。”

“而且为啥步兵还是伏波军嘛。”

“把这些东西都上报吧。总之系统很不稳定,看来场景和设定无法与苟二的记忆融和。”

“你们不是把地图放进去了嘛,还有这个雌鹿,嘿嘿,真刺激。有内味儿了啊。”

“现在系统还处于开发阶段,根据保密条例,你不能向外界透露一点东西。”

“我省得,我省得。”

四,家具

天旋地转,昏昏沉沉。

苟二再次醒来。

这次他躺在什么软软的地方,光线很暗,空气好生腥臭。

他吃了一惊,哇的一声弹了起来,用手拍打身体。还好,手脚都还在,脑袋也还在,甚至衣服都在。

刚才到底是梦还是幻觉?苟二想不明白。难道开着大铁鸟的髡贼把自己捉住了?这里是髡贼的地牢?

不是说髡贼最磊落吗,不是说髡贼不搞黑牢那一套嘛?呸!那这里又是哪里?

苟二看不清四周,只得用手到处摸。这里应该是一个什么房间,但是地是软的,墙也是软的,而且是臭的。难道铺着刚扒下来的兽皮?这是干什么,怕他撞墙自杀吗?

苟二发现,光似乎是从墙里透进来的。那么屋子应该就是用兽皮做的。苟二知道,用皮做袋子,光可以透过去。

不过还是太暗了,苟二想要好好探探这个地方。

走到房子中间,苟二发现一个桌子。

姑且也算是桌子吧,黑黑的也看不清。苟二摸到了四条腿和一个桌面,可不就是了?但是腿是软的,桌面也是软的。这是用什么材质做的?

桌子散发出一股恶心的臭味。苟二突然背后一凉,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地把桌子摸了一摸,不对,这不是死尸。苟二做过匪,杀过人,知道死尸是什么样子。桌腿外面是软的,里面似乎有一根硬的轴,但是不像是有关节。桌面虽然也是软的,但是很平整,里面不像是有筋骨。他想起胡烂眼儿曾经把一个仇家抓起来,卸下四足,也是当桌子用,但是上面根本不平。

苟二继续摸索,又发现一把椅子,同样是又臭又软。

椅子上面似乎有一本书。这个地方这么黑,谁还会看书呢?这本书也是怪异的很,像是用皮子做的,而且是刚扒下来的湿皮子。苟二在临高听过,弗朗机人会在羊皮上写字,或是用牛皮做书。苟二没见过,不过想必也是干燥的皮革。哪有刚扒下来就用的?

椅子旁边似乎有个架子,也是同样的质地。架子上面有一颗圆圆的东西,垂下一根皮绳。 苟二拉了一下皮绳,圆圆的东西发亮了。

光线并不强烈,但是已经足够让苟二看清四周。

“啊啊啊,啊啊啊啊,哼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苟二已经再也发不出叫声,因为他的嗓子已经哑了。

那个圆圆的东西,不就是胡烂眼儿的人头?光线是从他的口里、眼里、耳朵里、鼻孔里出来的。

再看那桌子、椅子,不就是用死人做的吗?

突然,胡烂眼儿那颗已经腐烂的人头慢慢转过来,嘴角子上翘,朝苟二笑了笑。

“你……在……在……在安南……自己跑了……不够……不够兄弟啊!”

苟二觉得腿一软,啪嗒一声坐在地上。苟二想跑,但是站不起来。他用双手支撑身子,但是地上什么汁液渗了出来,越来越滑。

苟二感到一阵刺痛,他看看双手,已经开始化了。皮肉像烂泥一样簌簌掉了下来,很快就看见骨头。

五,

“这个还行,渲染效果还不错。”

“幸好当初采购了一批各类芯片,还有专业软件。不然这些东西,要是指望制造总监,再等100年吧。”

“哈哈,你可别这样说,不然抓去符有地!”

“哥呀,这个以后真的要开放?”

“我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建模的,最多再负责后期。”

“口风真紧。”

六,醒来

苟二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醒来。

这些是梦嘛?但是都很真实。

苟二想明白了,他肯定是被髡贼抓住了。髡贼用了什么妖术,把他困在幻境中,好长久折磨他。

这些幻境无穷无尽,又变化无常,感受却无比真切。

有一次,苟二被人赤身裸体吊在一个架子上,任凭烈日烘烤,被乌鸦啄去眼睛。有一次,苟二被困在一个棺材里,漆黑一片,沉闷逼仄,压抑难受。又有掘地之虫来啃食他的身体。

有一次,苟二回到了临高,看到了老婆、儿子,还有大哥。大哥说杀退了髡贼,还说原临高县正堂吴明晋通匪,已经被琼州府拿问。现在要苟二来做这县太爷,儿子做县丞,家人充当六房做书办。说完,大哥的脑袋便掉了下来,但是人头似乎没有察觉,还在不停说话。

还有一次,苟二在一栋楼房里。走廊曲曲折折,没有尽头。有什么东西在追他,苟二只能没命地跑。

苟二就要疯了,他不想要再醒来,他现在只求速死。

七,

“啊,实验体要醒了!”

“加大剂量,快!”

“还好,稳住了。”

赵慢熊今天心情不错,他走到一个玻璃缸前,这里布满了仪器,不过最重要的东西还没有放进去。

“苟二的新家吧,什么时候能把他请进去?”

时枭仁院长扶了扶眼镜,不慌不忙地说:“那就是个模型,还早呢。以现在的技术水平,10年,20年?我们有生之年吧。”

不过时枭仁正色说道:“说真的,我反对这样干,太浪费资源,执委会竟然批准了?这些钱我算了算,新建的南京总医院都要不了这么多!”

“为了科学嘛,你就不好奇嘛?”

赵慢熊嘿嘿一笑,这让时枭仁有些不舒服,“时大夫,您继续,我不打扰了”。

——starscream7:“缸中之脑?这也太厉害了啊。。。”

——linzithelord(作者):“本来想把他剐了算了,后来想想,这货太坏了,死了就算了便宜了他。”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