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家庄战斗
日期 1628年11月28日
地点 苟家庄大美村
结果 苟家庄团灭
参战势力
军事组30人及100名自愿报名者 苟家庄乡勇
指挥官
何鸣邬德 苟循义苟循礼
兵力
130人 300余人
人员伤亡
1人摔伤后不治身亡,十九人受伤 300多人死亡

苟家庄战斗,或称攻打苟家庄剿灭苟家庄等。

背景

穿越众在临高未站稳脚根;同时,盐做为人维持生存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现代化学工业的重要原料,以及可以流通交换的物资,穿越众有着极高的需求。因此,穿越政权需要迅速的接管马袅盐场。然而,马袅盐场与盐村处于苟大户控制之下。


筹备

侦察

为了查清苟家庄的具体形势和防御情况,薛子良带队前往苟家庄侦察,林全安担任向导。一行人打扮成小贩模样。在东春村休息后,队伍改为单列纵队前进,叶孟言担任尖兵,薛子良在第二个负责掩护,其他人逐一随后跟进,林全安被王瑞相带在第三个。路上非常顺利,没有遇见苟家的乡勇家丁。在离庄子已经不到三四里路的地方,薛子良把队伍带到一处树林里,用望远镜观察了下地形,在地图上标注了城墙的高度、塔楼和哨位。

然后,薛子良与林全安进庄。两人与当地人做了些生意,并在庄内绕行了一周。留在树林里的人也用长焦距镜头拍摄了一些外观照片。薛子良出了庄子后,回到树林里,把看到的各个要点都记在笔记本上,并画了一幅庄内地图。为了详细了解内宅部分的情况,王瑞相将航模飞机组装起来,然而他携带的航模飞机需要靠滑跑才能起降,由于没有水泥地,第一次航空侦察行动以失败告终。

伏击

为了更详细地了解苟家庄的情况,薛子良与王瑞相决定抓几个人。薛子良把侦察的人分成两组,埋伏在道路两旁的树林里。过了许久,苟循礼一行人路过此地。薛子良将林全安叫去喊冤,就在苟循礼要命令家丁头子把他赶走时,忽然路边弓弦一响,轿夫颈部中箭,连人带轿子都翻倒在地,苟循礼立刻逃走。随着一声哨子,路畔埋伏的其中四人挥舞着短刀冲出来,护卫的家丁来不及拔刀,就被抹了脖子栽倒在地。由于事发突然,几个家丁慌得连拔刀都忘了,轮起刀鞘就往来人身上砸砍过去。其中一个家丁向叶孟言冲来,被其一刀捅死。由于家丁死状太血腥,叶孟言甚至将午饭都吐了出来。家丁们虽然人多,但是毫无防备,一轮突击便死了四个,草丛里又不断有箭射来,纷纷逃走,地上丢下了六具尸体和二名伤员。另外,一行人活捉了三名俘虏,包括一个丫鬟。

参谋会议

军事组根据侦察和审俘的结果,开了一次简单的参谋会议。军事组提出用步枪肃清寨墙上的乡勇,然后用有防护的工程机械直接撞门。这样最简单,对人员也最安全。然而去苟家庄的路程稍远,除去费油之外,机械本身消耗的摩托小时也相当可观。但是,如果采用“让突击队员用云梯或者搭人梯上寨墙,占领寨门后再开门”的方式的话,十有八九会遭遇到乡勇的反冲击,容易出现伤亡。而何鸣认为,军人是打仗打出来的,不能什么都打万无一失的算盘。

当时,化工组制造出了一批铵木火药。大家决定,用50支SKS封锁城头,再用火药炸开寨门。进庄后,迅速占据苟家宅第的前后门路口,防止各处的溃兵退进宅去;同时占据路口,派人在寨墙上巡逻,防止有人逃走;还要防备绝望的家丁烧房子。战利品通过盐场村的老百姓运走。

动员

军事组动员30人参加。邬德从报名的250多人中挑选了100名年轻力壮、且不掌握某项独有技术的战士。吴南海组织妇女和农业组,在曹大妈带领下备齐了一百多斤烙饼。农业组随行一个保障组,卫生组也组织了卫生队。

进攻

第二天天黑时,侦察队先于大队人马出发,携带电台在苟家庄外的一处小山丘上开设了前进指挥所。由军事组选拔的六名狙击手也随队同来,邬德让一名狙击手配二名侦察兵,分成六个小组,分散配置在庄子四周,控制出入的人群,从正门出来的人设法捕俘,跳墙出来的一律射杀。大队人马分散隐蔽在山坡下。

28日凌晨六时许,席亚洲已经组织好了盐场村的老百姓,出发赶来搬运东西;县郊的观测站报告县城并无异常动静;在外守候了一晚的狙击组也没有任何异常报告;而穿越众一行都已经起床,邬德遂下令众人吃早饭,准备进攻。

五更打过不久,临高被雾气笼罩,穿越大军已经逼近到离开寨门200米远的地方,邬德命令大家不吭声地迅速修建掩体,以防爆破带起的碎片伤人。一个苟家庄的守寨人有所察觉,大声问道:“哪里来的人马?”邬德眼见已经被人发觉,立刻发射一枚信号弹。守夜人赶紧敲锣,并大喊“不好啦,有人攻庄了!攻庄啦!”

随着急促的锣声,敌台下窝棚里守夜的乡勇都赶紧爬了上来,一边给火炮抬枪装药一面探出身子查看敌情。这时,雾气传来了一排枪声,两边敌台上的乡勇惨叫着跌落下去四五个,余下的赶紧缩到垛口后面,接下来的一排枪却直接打穿了垛口砖墙,几轮排枪下去,敌台上已经没一个完好的人了,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下面的头目急忙催促各处的乡勇家丁往寨门口集结,准备厮杀。

趁着乡勇家丁集结的十几秒的时间里,爆破组跑到寨门下放置了炸药,点燃了导火索。根据计算,炸药预计将在两分钟后爆炸。然而3分钟过去了,炸药仍没爆炸,于是张柏林抬起头。就在这时,炸药爆炸了,张柏林被砖块砸伤。寨门在爆炸中灰飞烟灭,而两边的敌台,一个已经被彻底摧毁,另一个倒塌一半。离寨门近的乡勇家丁死伤惨重,有人反身就逃。

游老虎带领的突击小组最先冲入庄中,由于乡勇家丁死的死,逃的逃,没有发生预计中的抵抗。邬德随着后续部队冲了进来,命令突击队向十字路的苟家宅第正门冲锋,其他队伍也纷纷沿着街道冲向他们各自控扼的要点。王瑞相带着一队人爬上了寨墙。其中一人跑得太猛,从墙头跌下,当场不省人事。墙上几个人赶紧扒着墙头跳了下去,把他抬到门口等候救治。此人最后不治身亡。

邬德担心冲锋爬墙恐怕会继续出现伤亡,于是决定采用炸药爆破。 张柏林与另外5个人组成爆破组,前面用三面钢盾连起来,形成一个曲面,上面再架二面钢盾,爆破组就这样一路慢慢的往前推进,而其他穿越众组织步枪不断的射击。爆破组很快来到了门楼下,安上了炸药包,退了回去。

刚开始,苟家宅里面的人们对穿越众的行为很不解。因为本时空的火药威力很小,要炸开门需要一二百斤。但是炸药很快就爆炸了,浓烟和尘土漫天,砖瓦和木料向四下飞迸,宅内立刻大乱。八点半刚过,苟家0宅第被完全攻破。

后续

苟家庄被剿灭后,苟家的余孽还在四处逃跑,给元老院制造麻烦(如望浦村事件)。

意义

剿灭苟家庄后,穿越集团获得了和平发展的空间。

参考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