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苟承绚与黄禀坤的争议》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苟承绚与黄禀坤的争议
作者ID
百度贴吧 huang2083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县学
涉及方面 辩论
内容关键字 附髡,抗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临高同人】苟承绚与黄禀坤的争议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07-19
最近更新 2012-07-19
字数统计 (千字) 2.9



PS:无聊写点打发时间,各位看的时候轻拍


春光明媚。

临高县学后边的竹林内,一伙学生正在说笑着准备野餐,这次远足是学生们一次有意义的体力活动,也同样是男女同学互相交往的好时候。虽然都是县学的学生,但平常男女泾渭分明,管理极严,少有这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我说小黄,你不帮着干活,躺在那里做梦娶媳妇儿呢?”一个学生不满意的对黄禀坤说道。

话说黄禀坤自从参加第一届临高政治协商业协会议,见识了髡贼的强大实力后(髡贼试炮时第一次的6磅炮霰弹齐射是货真价实,效果非常明显。而12磅山地榴的榴弹齐射为了加强声光效果,标靶区里预先埋入了电控发火的火药包。无论炮弹有没有命中,几十斤火药爆炸的威力非凡),至此就安心在临高县学读书。

黄禀坤翻了翻眼睛,没有理睬,依然在琢磨怎么样才能讨得表妹秦怜芳的欢心。

“别理他,在小秦面前象个没骨蚯蚓,倒对咱们拿起架子了。”另一个学生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就是。”年轻学生白了黄禀坤一眼,转头突然看见秦怜芳等人远远的走了过来,不由得笑着大声说道:“看,是游览大庙的同学们回来了。”

黄禀坤骨碌一下爬起来,急匆匆的迎了上去,身后是两个学生投来的鄙视的目光。

“来,来,给大家介绍几位新客人。”秦怜芳笑着招呼道。

学生们都围拢过来,好奇的看着乡下人打扮的苟承绚胡兰炎等人。

“这两位是大名鼎鼎的苟承绚、胡兰炎南海双侠,我大明的忠贞义士。”秦怜芳甩开黄禀坤,一手拉着春儿快步走到苟承绚身边,抢着介绍道。

苟承绚心里很得意,脸不红心不跳的接下这顶大帽子,装模作样的向四下拱手,客气道:“各位同学,幸会,幸会。”

“好大的来头,苟义士原来不就是苟家庄的地主么?家财万贯却四处流亡,真是让人可惜。”黄禀坤打量着苟承绚不阴不阳的说道。

“英雄多流亡,一口丹心在,刘邦还流亡天下呢,苟义士流亡南海又有什么稀奇。”秦怜芳不满的瞪了黄禀坤一眼。

“嘿嘿,这一口一个义士,我是愧不敢当,大家年龄相当,不如就叫我苟哥好了。”苟承绚见秦怜芳越说越离奇,再说下去自己就快变成遁世修行的神仙了,只好笑着说道:“什么英雄,丹心,刘邦的,实在是过誉了。实在是被髡贼逼迫的家破人亡,不得以四处奔走而已。”

“谦虚,实在是太谦虚了。”秦怜芳轻轻摇了摇头,继续吹捧道:“刚才在庙里,听见苟义士高论的可不只我一个,大家可以听听,那么精僻的见解是普通人能说出来的吗?”

“是啊,说得真好,还配有故事,真的是让人受益匪浅。”

“没错,听了苟义士的话,我也懒得去烧香了。”

稍有良心的热血青年,谁能忍心眼看祖国大好山河一块块的变色,谁能眼看髡贼明奸横行在我们祖宗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上而不痛心。虽然他们并不完全了解此时的局势,并不十分清楚大明与髡贼之间的实力差距,虽然他们的有些想法还稍显幼稚,但他们确确实实是凭着一腔爱明的热血,尽力的发出心中的呐喊。

苟承绚忽然觉得自己既不幸也很有幸,不幸的是马上就要亲历大明最悲惨的时候,有幸的是能和千千万万的爱大明者一起投身或见证这即将到来的伟大的卫明战争中,为大明尽一分自己的心力。有理想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特别是那种崇高的理想,而可以为自己的理想努力奋斗则更是快乐的,他的眼前便是这样一群。这与那些贪生怕死的官老爷们,简直没有可比性。


PS:尼玛,【不垩厚道】都要审查,至于么!!!


“苟义士,南海局势一触即发,广府首当其冲,恐怕你四处躲藏的日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了。”楚割其放下饭盒,慨叹道。

“四处躲藏的日子?这个说法未免……嘿嘿。”苟承绚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据我看,大明与髡贼之间的战争已不可避免,爆发就在旬月之间。不过有我等爱明人士在,髡贼指日可灭!”

“哦,苟义士莫非认为大明军必胜?”楚割其疑惑的问道。

“那是一定的。”苟承绚解释道:“不过战事一开,两广可能不保,大半个江南也可能将不保。”

“你太悲观了吧!”秦怜芳皱着眉头说道:“我大明带甲几十万,即便是暂时失利,也不至于象你说的那么严重。”

“我这不算太悲观,但只要战争一起,髡贼必定为我大明剿灭。”苟承绚笑道。

“苟哥有些说大话了吧?”黄禀坤再次发难,冷笑道:“朝廷敢不敢过海都还是个未知数。”

“髡贼说的话你也信?这些髡贼处心积虚就是想灭亡大明。”苟承绚鄙视道:“我大明现在虽然暂处弱势,但如果临到最后关头,也就只有拚全民族的生命,以求生存,那时候再不容许中途妥协,中途妥协的条件,便是整个投降、整个灭亡的条件。只有抱着牺牲到底,抗髡到底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若是彷徨不定,妄想苟安,便会陷大明于万劫不复之地!大明对髡贼,打不了,也要打,打败了,就退,退了还是打,三年、五年、八年总坚持打下去,不论打到什么天地,穷尽输光不要紧,千千万万就是不要向髡贼妥协,最后胜利就一定是我大明的。”

“三年,五年,八年,就是不妥协。”叫张守基的学生若有所思的说道:“大明地域辽阔,只要大家不当亡明奴,处处在战斗,就一定能拖死髡贼。”

“你还真信这些大言不惭的论断哪?”黄禀坤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

“大言不惭只是我的外表,内涵才是我的灵魂。”苟承绚淡淡一笑。

“苟义士说得也不无道理。”楚割其叹了口气,“你们没在外面社会闯荡过,对各方面情况了解得太肤浅。就说军队吧,吃空名,扣空饷,仗着枪杆子做生意,战斗力殊堪忧虑啊。”

“还有我们的县大老爷,不忙于抗髡,却在前几天又纳了个清倌人做五姨太,这样的家伙能真心抗髡,猪都能上树了。”又有一个学生愤慨的说道:“他们不抗髡,还不准别人抗,就说我们这次抗髡宣传,还不是以学生聚会的名义。”

“其实就算大明没把髡贼挡住,大家也该为大明多想想吗!”黄禀坤辩解道:“髡贼军队能征善战,武器精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打仗靠的就是武器吗?再说,只要我大明军严守克制,战争未必便会打起来。大明现在太虚弱,还需要隐忍发展的时间,此谓小不忍则乱大谋。”

“从崇祯二年到现在,已经隐忍了三年,而且抵抗不是宣战、挑衅,几万大明军不战而逃,不仅损失了大量的土地和物资,使百万百姓沦于水深火热之中,更助长了髡贼的气焰。”苟承绚很鄙视的望着黄禀坤说道:“不抵抗不仅不能救亡,反倒会招致速亡,能战方能和。如果大明百姓团结一致,共同抗髡,打出自己的气势和决心。”

“你好象很希望大明与髡贼之间战争爆发,生灵陷于涂炭,不知道你是何居心?攘外必先安内乃是基本国策,你真是孤陋寡闻。”黄禀坤有些理屈词穷,开始转移视线。

“你呀,真是白读了书,白吃了粮食,就是一个大草包。战争不是我们的意愿,但当战争已不可避免时,我们就要勇敢的挺身而出。说句不好听的话,攘外必先安内乃是自杀政策,等到真正安内完成,大明就更没有攘外的本钱,油尽灯枯,还抗个屁髡。”苟承绚斥道:“看你的言论,你以后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大明奸,大走狗。”

黄禀坤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苟承绚的对手,旁边同学们略带鄙视的目光,特别是秦怜芳冷冷的瞅着他,更让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下得不到多少的同情和支持。

“哼,君子动口不动手,乡下人就是粗野。”黄禀坤眼珠转了转,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处事之道,忠恕为先,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你在此诋毁元老院威信,这是不守本份,我不想再与你这不厚道的家伙争论,这是对牛弹琴。”说完,转身走开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