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白朗,元老,有时候被误作“萧白郎”。皇汉派的领袖。目前负责工业部里烧窑、铸造之类的工业。

人物形象

一副白白净净的面孔,十分秀气,有点伪娘的气质。但是严肃起来很女王样。

因为长期在火窑工作,二年多下来把个玉树临风赛潘安的萧白朗弄得又干又黑。

拍卖玛丽娜时,被形容为:“皮肤黝黑,胳膊肌肉粗壮的男人,眼睛里闪着凶狠和轻蔑的光芒,充满着蹂躏女人的肉欲。”

皇汉派的领袖、极端分子,性格非常冲动,说话也肆无忌惮,盲信武力。但是说话很有煽动力。非常渴望大洋马。

经历

穿越前

机械组成员,因为学机械加工专业,又会设备安装及管理,被分配去跟船学习了三个月轮机。

穿越初期

煽动穿越众大规模的围捕劳动力,集中编组强制劳动。被执委会否决。

加入火炮生产领导小组,否决制造92步兵炮。

研制出了穿越众的第一个陶缸。

提议按照穿越众现有的玻璃器具制造玻璃模具,并且付诸实践,比如按照扁瓶红星二锅头的模样设计了一套模具。

设计制造翻砂模型、滑轮组。

制造酸碱工业所需要的陶瓷的反应缸、酸塔。制造了专用的卫生洁具的模具。

担任玻璃厂厂长。制造热水瓶胆等玻璃器。

在女仆革命时因为喝醉了闹得很欢。名言:“临高时报,胡说八道”。事后声称自己不在场,拒绝付账。萧白朗态度恶劣的把去讨要酒钱的食堂大妈給赶了出来,声称自己从来不喝酒。根本不欠酒钱。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

反对薛子良、萨琳娜等成为元老。

制造了大尺寸的镜子、高级骨瓷。

负责工业部里烧窑、铸造之类的工业(火窑)。

制造了小艇使用的螺旋桨以及高炉所使用的大型的铸铁冷却套、高精度的磨砂玻璃滚筒。

在女奴拍卖会上和东门吹雨、特里尼一同争夺黑尔的未婚妻玛丽娜。结果被兰度高价买走。

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

轶事

1、刚穿越时,马千瞩在电话里要求提供淡水充足。

结果萧白朗回答道:“充分保证,你谁啊?!”“制淡设备就这点供应量,你叫我们尿淡水出来?”

马千瞩暗暗骂了一声,你个伪娘,看不我把你卖泰国去!

2、因为把消极怠工的工人直接送去劳改队而被厂里的工人所敬畏。

3、摇号摇到一个会唱广东小调的S级的女仆,时常带在身边。

萧白朗厂里的工人评价:这位萧首长的小妾的小曲唱得好,大家都爱听,而且众人对萧首长在工场内带着女人做工的豪迈之情感到由衷的敬佩。

4、萧白朗有一次在农庄咖啡馆喝醉了,就把没有女仆的元老给单独立了一党叫“撸党”。于是这个名词就传开了。

5、萧白朗每次在农场咖啡馆喝醉了就宣称要“枪毙薛维尼,夺回大洋马”。

6、  “混蛋!谁允许他胡来的……”

在拍卖玛丽娜失败后、萧白郎暴跳如雷,刚刚站起身来想表示反驳,就被两个人一把摁倒在椅子上,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给他嘴里塞了一支雪茄。

语录

1、“民心?”萧白郎嗤之以鼻,“可惜按照历史发展的规律,民心未必是武力的对手。如果说民心曾经打败过武力,那是武力不够!古代老百姓能起义,你看现代世界有老百姓起义的没有?最多是集体散步或者来个‘群体性事件’。我们的科技、工业能力和这个时空的人相比就是天顶星对地球的水平――天顶星人要地球人鸟个民心?”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萧白郎哼了一声,“我们有什么权力到这里来?凭什么在这里占据土地?难道临高是穿越众‘自古不可分割’的土地?我们就是时空的入侵者,拜托别给自己涂脂抹粉了!”
2、“我穿越国不能自制陶缸,完全依赖明朝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萧白朗在陶缸边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摆了个pose,可惜丁丁不在,没給摄入镜头。
3、女仆革命时期:
“先把大洋马拿出来共产!”萧白朗跳了出来,“所有大洋马全部归公!优质生育资料公有制万岁!”
萧白朗看到他(丁丁),想到他白天拍拍照,舞文弄墨,编他那劳什子《临高时报》,晚上长腿翘臀的大洋马女友随便上,日到想吐。自己天天对着一炉窑火和几十个皮肤老得象牛皮干柴的混合物一般的窑工,连个遐想的空间的都没有。一股酒劲上来,不由得振臂高呼:
    “《临高时报》,胡说八道!”
4、“不管是白皮还是香蕉全部不可靠。香蕉应该立刻枪毙!大洋马归公!做全体元老的性奴!”
5、    “我用不着。”萧白郎很是傲慢的拿出了三张入场券,“够不够?这西班牙洋马老子要定了――虽然屁股不大奶子小――就是不给那荷兰小白脸!”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