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赤军黑尔的可耻下场,战争开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赤军黑尔的可耻下场,战争开始!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马尼拉
涉及方面 抓捕黑尔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铜人:赤军黑尔的可耻下场,战争开始!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7-25
最近更新 2017-01-06
字数统计 (千字) 12.1



正文

仆人出现在客厅门口,用拖长的嗓门叫出一大串头衔:“萨丁尼亚的范那诺华伯爵,采蒂涅的保卫者,暹罗王的战胜者,吉兰丹的领主文森佐·兰度·迪·范那诺华大人到!”

冒充侍应生的黑尔,随着市长等人的眼光一起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熊武有力的西方白人,头戴装饰着黑色羽毛的三角帽,身披镶嵌着金色扣带的黑色天鹅绒披风,下身穿一件白色紧身裤,脚踩黑色皮靴,走进大厅门口。

厅内众贵族顿时鸦雀无声。那伯爵大人脸色苍白中带着一丝热带阳光晒出的咖啡色,脸颊上一道伤疤触目惊心。他用冷漠的蓝灰色瞳孔略一扫视众人,脸上忽然泛起了一丝隐约的微笑。

“尊敬的各位贵族,各位士绅,我就是别人嘴里的传奇——兰度先生。初到贵地,我有一件特别的礼物呈现给市长大人,各位绅士小姐们估计也有兴趣一观。”

黑尔的蓝色顿时变得苍白。不只是酷热还是惊恐的缘故,顿时留下了一脸热汗。“兰度,天啊,想起来了,那个走私船上的雇佣兵,冷酷无情!他也穿越到这里了?怎么会变成贵族?他会认出我来吗?”他的心里有意思不妙的预感。手插进裤袋,抓住那柄M1911手枪。

无人注意到一个土著仆人的战栗,纷纷好奇地向兰度看去。市长双手张开,向兰度热情地说道:“久仰了,伯爵,请问,您为马尼拉的绅士小姐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奇?”

兰度微微一笑,一仰下巴,身后一名印度仆人推出一辆双轮小推车走到兰度身前,车上盖着大块黑色的绒布,不知下面是什么?

仆人退下后,兰度走到小车后,一手抓住黑布的一角,姿态高雅地解释道:“尊敬的各位先生、女士,我到本市除了要与各位商谈一些小小的生意,还要会一位旧日的友人。”

厅内众人纷纷交头接耳,“他在本市有熟人?”“他以前来过吗?”“他的熟人不知道是谁?也是一位贵族?还是一个相好?”“呵呵,贝缇娅,你的情人有他帅吗?*一缕暧昧的潮红出现在几位女士脸上。

”大家很好奇,谁是我的熟人?那位先生,市长,您身后的那位侍者,请出来,不要躲藏在大家背后了!“市长惊讶地闪开身,大家一起向他身后看去。是谁?两名商人,一个老贵族,他是市长的亲戚。还有一名黄种人侍者,此刻面色苍白,全身湿透。

”说你呢?黑尔先生,日本的赤军战士,咱们的仗该算算了。“兰度挑衅的语气荡漾在大厅内。

”胡说,市长先生,我发誓绝不认识这位伯爵,我以一个基督徒的名义发誓!“黑尔辩解着。

”那么好,既然这样,我有几位朋友希望与你谈一谈生意。“兰度抱歉地略一鞠躬,退到门旁。打扮成随从的展无涯和王洛宾,走上前来,猛然掀下黑布。一挺8管格林登机枪赫然显示在大家眼前。

”哇,这是什么?多管火枪?“有人尖叫起来。虽然这个东西明显超出了17世纪西方的认知,但熟悉军旅之人还是大约能猜得出它的用途。市长顿时脸色煞白,挥舞着手臂狂叫起来:‘伯爵大人,我需要你给出解释,这是什么?”

“呯,呯!”黑尔的子弹已经射向机枪后的两人。幸亏二人已经及时把折叠的机枪防弹板撑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啊!”女人惊恐的叫声传来。厅内众人乱跑起来。你推我挤,混乱不堪,聪明的立刻钻入桌子底下。

“哒哒哒哒。”格林登机枪的管子随着手柄的摇动开始喷出火焰。密集的子弹向黑尔的位置扫去。市长、贵族及周围的几人顿时被弹雨打得浑身冒雪,在子弹的撞击下跳着舞蹈。

黑尔蹲下身子,躲在人群后,向靠的最近的窗户溜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趁着众人乱作一团,黑尔忽然抡起一把椅子,砸碎了雕花玻璃窗,随即蒙蒂跳起,蹦上窗台。

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不愧赤军本色。但是格林登极强的弹雨也随之而来。那挺机枪居然做了一个可转动的枪架。

黑尔跳上窗台,才发现他忽略了一个最简单的事实,热带地区的西式窗户为了防台风的袭击,都是有外层的木质百叶窗的。因为下午要防止太阳照射,百叶窗是半关着的。正当他用脚踢开一扇百叶窗时,感觉到了窗台四散的砖屑和木刺飞散到后背,弹雨已经到来。

黑尔的瞳孔顿时紧缩,心理爆发出无奈的狂呼:“不要!”随即就被每分钟400发的弹雨打成了一团肉酱,落入窗台后的草坪。

“轰轰。”沉闷的炮声阵阵传来。伪装成商船队的第一舰队已经用152和70舰炮,轰击马尼拉港的警戒舰队。战争开始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古人们,你们逃无可逃!”兰度伸出双手,向天空高声吟诵起来。


轰隆,轰隆隆,天空中阴云密布、雷声滚滚,热带地区的午后,一般伴随着大雨倾盆。马尼拉城总督府的地下室里,戒备森严。4名黑衣劲装的政保局特勤人员腰垮左轮枪,一手持电棒,一手死死地按住黑尔的四肢。

尽管此刻他全身全部被结实的束缚带带和手铐脚镣固定在床上,嘴上还套上个嘴罩,但是他依然如同过电一般惊恐地嚎叫着,嘴巴里不时喷出白沫。在第一舰队的后膛炮的火力下,港口警戒舰队不到一刻钟就全部燃起了大火。剩余的几艘小型二桅帆船干脆升起了白旗。海面上到处漂浮着逃生跳海的西班牙水手。

舰队顾不上强盗们的死活,多几个少几个洋奴水手和劳工,现在已经不重要。船队靠港,武装海兵队就开始登陆。在完成集结后,800人的队伍立刻对马尼拉城发起进攻。提前做了工作的大批当地华商担任了带路党和纠察队的角色,同时对亲西班牙的土著开始了清算。

92步兵炮发射了三轮5连射,城门和炮塔彻底被摧毁了。大军一拥而入,用排枪和手榴弹不断清理着上街抵抗的流氓水手和为数不多的卫队。潜伏的军情局特工和华商游击队,趁机用手枪和炸药包在街头不断向抵抗分子的背后袭击。

中午1点十分,总督府、市政厅、银库、税务局、大教堂、军火库、兵营全部被攻克。城外附近的炮台在头天晚上,基本被特针对清洗一空。他们和游击队甚至有空用缴获的大炮袭击城外溃逃之敌。用望远镜可以观察到,在空闲的1门92步兵炮的轰击下,附近2里外另一兵营的500士兵,全部从炸坏的围墙豁口逃跑了。

兰度和展无涯、王洛宾几人,带着10人的仆人卫队,一直占据着市长府邸,不断用步枪、手枪和格林登袭击落荒而逃的贵族和零星的西班牙溃军。市长府邸楼上楼下几乎是英雄版色2的场景,到处是火光、尸体和血泊。院子里、喷泉旁、大树下、门口边,也歪扭着不少尸体。鲜血把白石铺就的地面染成了一幅抽象派水彩画。

“哈哈哈,米斯特王和展,你们看,这情景令我想起了毕加索的那副格尔尼卡的油画。”兰度休闲地吹了吹枪管的白烟,对二人说。二人哈哈大笑,这都是他们的杰作。对于老牌殖民者而言,他们手上沾满了被奴役国家人民的鲜血,以牙还牙是恰如其分的。

忽然,黑人奴仆和三哥车夫从灌木丛后拖着一个侍者摸样的人走来禀告道:“主人,我们发现了他,还活着,口吐白沫正在抽筋,没有枪伤。”三人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这又是一个黑尔!王洛宾不由脱口而出:“真假猴王?哪个是替身?”此人与事前击毙的黑尔穿着同样的服装,身高、胖瘦、脸型基本一致,就是眉毛的边角有点散乱。

“这个是真的!我发誓,这是真的黑尔。刚才打死的是她的替身。一定。他什么时候这样狡猾了?"兰度不禁说道。”小鬼子,狡猾狡猾的,是闻到了什么风声?“王洛宾疑惑说。

展无涯看着微微抽搐的黑尔,以及嘴角的白沫,说道:“这个样子怕是中毒了。""嗯,不只是中毒,是毒瘾犯了。”兰度肯定说着。“他以前就吸毒,穿越到这里,一定还想抽。”“抽什么?这里是17世纪,没有4号,安公子、麻活、粉、摇头丸、冰冰,他抽什么?”展无涯不解地问。

“鸦片,他抽的是鸦片!”王洛宾解释道。兰度点点头表示赞同。鸦片是用罂粟果的汁烘干制成。罂粟原先产南欧及小亚细亚,在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希腊人把罂粟的花或果榨汁入药。发现它有安神、安眠、镇痛、止泻、止咳、忘忧的功效,称其音为“阿扁”。

公元六世纪初,阿拉伯人把罂粟传到了波斯,波斯人变“扁”音为“片”,称其为“阿片”。在公元七八世纪的时候,罂粟作为药材从印度等地传入中国,中国人把“阿”音又发成了“鸦”音。从此,在中国就有了“鸦片“。甚至早在在公元前139年张骞出西域时,鸦片就传到了中国。三国时名医华佗就使用大麻和鸦片作麻醉剂;在唐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就有鸦片进口的记录,唐代称阿拉伯鸦片被称为”阿芙蓉“;公元973年北宋印行的开宝本草中,鸦片定名为罂粟粟,这后一个“粟”当蒴果解。

17世纪初,吸食鸦片已经在欧洲上层社会流行。西班牙自在于荷兰争锋失败后,只能通过其他个别分销商获得东印度公司的部分鸦片货物。在南方的广东、香港、澳门等地,因相仿洋人,部分华人雇员也染上了吸食鸦片的嗜好并传播给大陆的同乡。

对于吸毒问题,临高政权历来是深恶痛绝。在海南、雷州、台湾、济州岛、北越鸿基等具有控制权的地区,全力铲除毒品贸易,对吸食者强制劳教戒毒。符不二的劳改营成立了戒毒分营,专门让瘾君子通过强制高体力劳动戒毒。

”因为临高戒毒,黑尔没得可抽,他只能窝在靠近印度次大陆的菲律宾来获取价格稍微低廉的鸦片了。“几人猜测着。”嗯,我看这就是他不肯归顺我等的理由!*哼,瘾君子,到了周洞天手里,要你好看!带走!*

待到大部队控制了全城,几人连忙把黑尔交给了随队前来接受地盘的邬德、司开德、程栋、何明、萧紫衫、戴谐、赵慢熊、乌佛、石志奇、北纬、蒙德、陈海阳手里。他被关押在总督府的地牢里,接受特变监押和审讯。

“揍他,周头,乌头,揍他,过电!”众人大呼小叫着。“他现在毒瘾正发作呢!”“给他打诚实药!”“死了怎么办?”“现在是好时机,他心理抵御能力最低,现在!”于是,老杰克无奈地摇着头,把刘三和石枭仁鼓捣的宫廷秘方液体针剂注射到黑尔的体内。

希腊人把罂粟的花或果榨汁入药。发现它有安神、安眠、镇痛、止泻、止咳、忘忧的功效,称其音为“阿扁”。

阿扁名称的由来。


一阵又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仿佛从天堂传来。

“醒醒啊,你是谁?”

“我知道,你是伊斯特伍德星球的特使萨拉丁,你有十二条触角。”

“来啊,谈谈吧,将军,您的军队等候着你的命令!”

“看起来你好冷,孩子,要不要喝点100℃的热水,来我喂你。”

“妈妈,您的孩子在这里,我们找到他了!”

“看看吧,伟大的母亲,您生了个可爱的宝宝,是个女孩,它生着金黄的头发,蓝色的眼睛,黑色的皮肤。”

“起来,公民,FBI,请交出你的驾照和社保号码!谢谢你的配合!”

“你的腿瘫痪了,不要怕,虽然你走不了路,但是你能为很多人提供急需的器官,来按个手印。”

“大人,我们被抓住了,大炮被炸毁了,他们要烧死我们,啊点火了,快炮。。。”

”你的货被掉包了,纳命来吧!“

......


“胡说,我不是,胡说。。。”黑尔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用英语和日语胡言乱语着。一旁催眠的杰克和几个配合的元老相互看了看,继续进行催眠。

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缠绕着他的神智,使他忽而沉迷、忽而狂躁。全身如同被电击、被抽干血液的感觉忽然又爆发出来。一股滚热的体流在自己身体内爬行,如同蛇一般,时而撕咬一下他的神经。忽而这条毒蛇钻入他的脊柱,一直向上游走,猛然钻入他的大脑。

火烧的感觉顿时芬腾起来,整个身体好像被凌空浮起,自己的灵魂如同突然被推出体外一般。眼前的黑暗忽然变成血红色,整个空间陀螺般旋转。猛然,眼前出现了一条隧道。自己放佛被挤压着推向尽头。身体彭地猛然扩散成迷雾I,他感觉不到自己的体重、心跳,也感觉不到自己的意识,一片寂静,一片光明。吱,吱,一阵刺耳的尖啸好像要划破耳膜,她忍不住要用手去堵住耳朵,全身痛苦滴蜷缩着。

轰隆隆,吱呀呀,令人牙酸的金属板碰撞、碾压声好像在耳边想起。一片红色,毛主席,大喇叭里传来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声。几个绿色衣服的人影在废墟里奔跑。有人狂喊”坦克!坦克!王国强快趴下!“轰然一声,自己被什么东西砸到,眼前一片尘土弥漫。一个巨大的怪兽撞破了建筑,将一根粗大的管子伸在前方,管子中心有一个圆形的黑洞。

”啊,救命呀,坦克,坦克!啊,啊啊.....“,“我也是红卫兵,不要自相残杀,不要开枪啊,...,我是红到底的张昆仑,不要开枪!”被捆在床上的黑尔,猛然睁大了眼睛,张大嘴巴恐怖地狂叫起来,全身同时不停滴抖动、战栗,好似马上要从舒服带中挣脱一般。狱中的人们全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每个人心底都毛骨悚然,大部分穿越众都惊恐地后退着,直到后背靠墙。四名政保局特勤用尽力气,死命地按着床上的黑尔。

他仍然狂叫着”快跑啊,坦克,李勇、肖梅快跑啊,救命呀!“啊,啊。啊.....啊,...”黑而全身抖动的越来越快。彭,一声巨响,牛皮束缚带竟被他活活挣断,整个人蒙蒂往前一窜,竟然将床整个带着竖了起来。他的手脚虽都被手铐脚镣固定在床的四角,但此时这人居然力大无比,背着床往前一窜一窜。

“危险,快杀了它!”北纬掏出手枪瞄准了黑尔。但此时一名特勤挡在黑尔前面阻止他前进。只见黑尔的头向前蒙蒂一撞,特勤满脸是血地仰面向后倒下。老杰克此时正在侧面,举起一个抱着铁皮的木板狠狠滴砸向黑尔的脑袋。

呯,黑尔的头忽然一下子歪在一边,身体连同床一起向后面倒下。屋内安静下来。噗通,噗通,一阵响声过后,所有人都感觉头晕腿软,瘫坐在地上,有人大口地吸着空气,全身是汗。还有一阵尿骚味,开始弥漫在空气中。

“哎呦,妈呀,诈尸啦!“”哎呦喂,真么会这样?!”陈海阳和萧子山后怕地嘟囔着。


轰隆,轰隆隆,天空中阴云密布、雷声滚滚,热带地区的午后,一般伴随着大雨倾盆。马尼拉城总督府的地下室里,戒备森严。4名黑衣劲装的政保局特勤人员腰垮左轮枪,一手持电棒,一手死死地按住黑尔的四肢。

尽管此刻他全身全部被结实的束缚带带和手铐脚镣固定在床上,嘴上还套上个嘴罩,但是他依然如同过电一般惊恐地嚎叫着,嘴巴里不时喷出白沫。在第一舰队的后膛炮的火力下,港口警戒舰队不到一刻钟就全部燃起了大火。剩余的几艘小型二桅帆船干脆升起了白旗。海面上到处漂浮着逃生跳海的西班牙水手。

舰队顾不上强盗们的死活,多几个少几个洋奴水手和劳工,现在已经不重要。船队靠港,武装海兵队就开始登陆。在完成集结后,800人的队伍立刻对马尼拉城发起进攻。提前做了工作的大批当地华商担任了带路党和纠察队的角色,同时对亲西班牙的土著开始了清算。

92步兵炮发射了三轮5连射,城门和炮塔彻底被摧毁了。大军一拥而入,用排枪和手榴弹不断清理着上街抵抗的流氓水手和为数不多的卫队。潜伏的军情局特工和华商游击队,趁机用手枪和炸药包在街头不断向抵抗分子的背后袭击。

中午1点十分,总督府、市政厅、银库、税务局、大教堂、军火库、兵营全部被攻克。城外附近的炮台在头天晚上,基本被特针对清洗一空。他们和游击队甚至有空用缴获的大炮袭击城外溃逃之敌。用望远镜可以观察到,在空闲的1门92步兵炮的轰击下,附近2里外另一兵营的500士兵,全部从炸坏的围墙豁口逃跑了。

兰度和展无涯、王洛宾几人,带着10人的仆人卫队,一直占据着市长府邸,不断用步枪、手枪和格林登袭击落荒而逃的贵族和零星的西班牙溃军。市长府邸楼上楼下几乎是英雄版色2的场景,到处是火光、尸体和血泊。院子里、喷泉旁、大树下、门口边,也歪扭着不少尸体。鲜血把白石铺就的地面染成了一幅抽象派水彩画。

“哈哈哈,米斯特王和展,你们看,这情景令我想起了毕加索的那副格尔尼卡的油画。”兰度休闲地吹了吹枪管的白烟,对二人说。二人哈哈大笑,这都是他们的杰作。对于老牌殖民者而言,他们手上沾满了被奴役国家人民的鲜血,以牙还牙是恰如其分的。

忽然,黑人奴仆和三哥车夫从灌木丛后拖着一个侍者摸样的人走来禀告道:“主人,我们发现了他,还活着,口吐白沫正在抽筋,没有枪伤。”三人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这又是一个黑尔!王洛宾不由脱口而出:“真假猴王?哪个是替身?”此人与事前击毙的黑尔穿着同样的服装,身高、胖瘦、脸型基本一致,就是眉毛的边角有点散乱。

“这个是真的!我发誓,这是真的黑尔。刚才打死的是她的替身。一定。他什么时候这样狡猾了?"兰度不禁说道。”小鬼子,狡猾狡猾的,是闻到了什么风声?“王洛宾疑惑说。

展无涯看着微微抽搐的黑尔,以及嘴角的白沫,说道:“这个样子怕是中毒了。""嗯,不只是中毒,是毒瘾犯了。”兰度肯定说着。“他以前就吸毒,穿越到这里,一定还想抽。”“抽什么?这里是17世纪,没有4号,安公子、麻活、粉、摇头丸、冰冰,他抽什么?”展无涯不解地问。

“鸦片,他抽的是鸦片!”王洛宾解释道。兰度点点头表示赞同。鸦片是用罂粟果的汁烘干制成。罂粟原先产南欧及小亚细亚,在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希腊人把罂粟的花或果榨汁入药。发现它有安神、安眠、镇痛、止泻、止咳、忘忧的功效,称其音为“阿扁”。

公元六世纪初,阿拉伯人把罂粟传到了波斯,波斯人变“扁”音为“片”,称其为“阿片”。在公元七八世纪的时候,罂粟作为药材从印度等地传入中国,中国人把“阿”音又发成了“鸦”音。从此,在中国就有了“鸦片“。甚至早在在公元前139年张骞出西域时,鸦片就传到了中国。三国时名医华佗就使用大麻和鸦片作麻醉剂;在唐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就有鸦片进口的记录,唐代称阿拉伯鸦片被称为”阿芙蓉“;公元973年北宋印行的开宝本草中,鸦片定名为罂粟粟,这后一个“粟”当蒴果解。

17世纪初,吸食鸦片已经在欧洲上层社会流行。西班牙自在于荷兰争锋失败后,只能通过其他个别分销商获得东印度公司的部分鸦片货物。在南方的广东、香港、澳门等地,因相仿洋人,部分华人雇员也染上了吸食鸦片的嗜好并传播给大陆的同乡。

对于吸毒问题,临高政权历来是深恶痛绝。在海南、雷州、台湾、济州岛、北越鸿基等具有控制权的地区,全力铲除毒品贸易,对吸食者强制劳教戒毒。符不二的劳改营成立了戒毒分营,专门让瘾君子通过强制高体力劳动戒毒。

”因为临高戒毒,黑尔没得可抽,他只能窝在靠近印度次大陆的菲律宾来获取价格稍微低廉的鸦片了。“几人猜测着。”嗯,我看这就是他不肯归顺我等的理由!*哼,瘾君子,到了周洞天手里,要你好看!带走!*

待到大部队控制了全城,几人连忙把黑尔交给了随队前来接受地盘的邬德、司开德、程栋、何明、萧紫衫、戴谐、赵慢熊、乌佛、石志奇、北纬、蒙德、陈海阳手里。他被关押在总督府的地牢里,接受特变监押和审讯。

“揍他,周头,乌头,揍他,过电!”众人大呼小叫着。“他现在毒瘾正发作呢!”“给他打诚实药!”“死了怎么办?”“现在是好时机,他心理抵御能力最低,现在!”于是,老杰克无奈地摇着头,把刘三和石枭仁鼓捣的宫廷秘方液体针剂注射到黑尔的体内。


一阵又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仿佛从天堂传来。

“醒醒啊,你是谁?”

“我知道,你是伊斯特伍德星球的特使萨拉丁,你有十二条触角。”

“来啊,谈谈吧,将军,您的军队等候着你的命令!”

“看起来你好冷,孩子,要不要喝点100℃的热水,来我喂你。”

“妈妈,您的孩子在这里,我们找到他了!”

“看看吧,伟大的母亲,您生了个可爱的宝宝,是个女孩,它生着金黄的头发,蓝色的眼睛,黑色的皮肤。”

“起来,公民,FBI,请交出你的驾照和社保号码!谢谢你的配合!”

“你的腿瘫痪了,不要怕,虽然你走不了路,但是你能为很多人提供急需的器官,来按个手印。”

“大人,我们被抓住了,大炮被炸毁了,他们要烧死我们,啊点火了,快炮。。。”

”你的货被掉包了,纳命来吧!“

......


“胡说,我不是,胡说。。。”黑尔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用英语和日语胡言乱语着。一旁催眠的杰克和几个配合的元老相互看了看,继续进行催眠。

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缠绕着他的神智,使他忽而沉迷、忽而狂躁。全身如同被电击、被抽干血液的感觉忽然又爆发出来。一股滚热的体流在自己身体内爬行,如同蛇一般,时而撕咬一下他的神经。忽而这条毒蛇钻入他的脊柱,一直向上游走,猛然钻入他的大脑。

火烧的感觉顿时芬腾起来,整个身体好像被凌空浮起,自己的灵魂如同突然被推出体外一般。眼前的黑暗忽然变成血红色,整个空间陀螺般旋转。猛然,眼前出现了一条隧道。自己放佛被挤压着推向尽头。身体彭地猛然扩散成迷雾I,他感觉不到自己的体重、心跳,也感觉不到自己的意识,一片寂静,一片光明。吱,吱,一阵刺耳的尖啸好像要划破耳膜,她忍不住要用手去堵住耳朵,全身痛苦滴蜷缩着。

轰隆隆,吱呀呀,令人牙酸的金属板碰撞、碾压声好像在耳边想起。一片红色,毛主席,大喇叭里传来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声。几个绿色衣服的人影在废墟里奔跑。有人狂喊”坦克!坦克!王国强快趴下!“轰然一声,自己被什么东西砸到,眼前一片尘土弥漫。一个巨大的怪兽撞破了建筑,将一根粗大的管子伸在前方,管子中心有一个圆形的黑洞。

”啊,救命呀,坦克,坦克!啊,啊啊.....“,“我也是红卫兵,不要自相残杀,不要开枪啊,...,我是红到底的张昆仑,不要开枪!”被捆在床上的黑尔,猛然睁大了眼睛,张大嘴巴恐怖地狂叫起来,全身同时不停滴抖动、战栗,好似马上要从舒服带中挣脱一般。狱中的人们全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每个人心底都毛骨悚然,大部分穿越众都惊恐地后退着,直到后背靠墙。四名政保局特勤用尽力气,死命地按着床上的黑尔。

他仍然狂叫着”快跑啊,坦克,李勇、肖梅快跑啊,救命呀!“啊,啊。啊.....啊,...”黑而全身抖动的越来越快。彭,一声巨响,牛皮束缚带竟被他活活挣断,整个人蒙蒂往前一窜,竟然将床整个带着竖了起来。他的手脚虽都被手铐脚镣固定在床的四角,但此时这人居然力大无比,背着床往前一窜一窜。

“危险,快杀了它!”北纬掏出手枪瞄准了黑尔。但此时一名特勤挡在黑尔前面阻止他前进。只见黑尔的头向前蒙蒂一撞,特勤满脸是血地仰面向后倒下。老杰克此时正在侧面,举起一个抱着铁皮的木板狠狠滴砸向黑尔的脑袋。

呯,黑尔的头忽然一下子歪在一边,身体连同床一起向后面倒下。屋内安静下来。噗通,噗通,一阵响声过后,所有人都感觉头晕腿软,瘫坐在地上,有人大口地吸着空气,全身是汗。还有一阵尿骚味,开始弥漫在空气中。

“哎呦,妈呀,诈尸啦!“”哎呦喂,真么会这样?!”陈海阳和萧子山后怕地嘟囔着。


黑尔的神智恢复正常了。他如实供述了他前身的由来。

他本前身的灵魂本是国内的一名嗡嗡嗡时代的武斗狂热分子。当时武汉的武斗逐渐升级,各派都以自己是老人家精神的忠实捍卫者为借口,指责反对派是保皇党,利用一切冷热武器展开武斗,要从肉体上摧毁这些反动派。

大规模的狂潮和骚动逐渐升级,不少人武部、兵工厂、强力机关的武器被抢劫。成批的武斗分子甚至直接抢劫部分驻军的仓库,一列运载抗法援越弹药的军火列车甚至被武斗分子洗劫。大规模的武斗分子被武装后,城内的武斗进化到热兵器对抗阶段,战斗日益激烈。

装甲车、坦克、冲锋枪、半自动步枪、火箭筒、轻机枪、12.7高机、迫击炮、反坦克炮,甚至武装巡逻艇都被利用起来,开始高效率地进攻敌对派别。黑尔原名张昆仑,和李勇、肖梅等人是红到底战斗队的骨干分子。敌对方联纵一方发动数千武装学生、工人和社会分子,对他们所在的学校校区发动数次进攻。当时攻防战在激烈进行中。

“开火,打!”张昆仑用高音手持喇叭下令到。守卫者的56冲、56半、54、40火,以及各式老旧杂枪、驳壳枪、猎枪纷纷开火,将弹雨撒向进攻者。密集的弹雨使联纵人员死伤惨重,再次丢下十余具尸体,向后狼狈逃窜。

张昆仑的56冲以三连发的短点射,收割着无数背影的生命。进攻退却后,他在墙上又画出一道,已经十七个了。意味着敌人有17个人被他直接击毙。

“队长你看,这是啥?”李勇从墙角匍匐进他的一侧,得意地展示着。“呦嗬,不错啊,56班机,带弹鼓的。哪弄的?”张昆仑赞赏道。

“我刚才和肖梅他们十几个人从侧面打了个包抄,干掉7、8个,还打掉一个隐蔽侧射的火力点,缴获来的。还有不少子弹。”

“他NND,这群混蛋,一定是抢军火列车弄得。这说明,这些反动派就是狼子野心,要倾覆我们伟大祖国。我们一定要捍卫老人家的光辉教导,消灭一切害人虫。”张昆仑发布着指示。

“就是呀,这次他们还赶着一群十几岁的初中生当炮灰,在前面挡子弹,一个就发一把铁锹。不过都被我们报销了。”

肖梅从二楼的断墙后向下面嚷着:“这次俘虏了十几个人,战友们都红了眼。上次我们的30多人被他们抓住,都被捆起来丢江里淹死了。这次没手软,把他们都报销了。”

张昆仑眼色暗淡了下来。彼此杀俘,完全没有了顾忌,这战斗必须打到底了。瞬间,他给自己鼓了鼓劲,换了副镇定的表情:“招呼大家,赶紧喝水吃压缩干粮,检查弹药,防备联纵的瑕下次进攻,老人家万岁!”

“老人家万岁,打退敌人的疯狂进攻,消灭一切害人虫!”残垣断壁里仅存的30多人喊完口号,感觉精神振奋,纷纷准备起来。

重新检查武器,将一箱手榴弹准备好,给两个冲锋枪弹匣填满弹药,然后用黑胶带正反扎好,这样可以快速换弹夹,打出60发弹鼓的效果。54手枪也准备好,插在腰间,又在武装带里插进3颗木柄手榴弹。

李勇成了机枪射手,他在三楼安置了几个流动发射点,另有一个战斗担任副射手和弹药员,负责给他拌匀子弹箱,压子弹。

肖梅使用一把老式波波莎冲锋枪。18岁的小姑娘不爱红妆爱武装,偏喜欢这样大威力武器,觉得可以像上甘岭英雄一样扫射敌人,非常豪迈。她的腰带上也插着一把老式TT手枪,这是张昆仑送她防身的自卫武器。

布置完周围的防御,张昆仑正靠在墙角吃压缩饼干,楼外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这三层楼的一角彻底垮塌下来,几个人被活埋了。


从楼内的弹孔向外窥视,只见正门和左侧的一百余名武装进攻者在两辆装甲怪物的掩护下,小心翼翼地向前小步推进,时不时用冲锋枪和步枪向楼内射击。

坦克的履带链轨听起来是缺乏保养,行走缓慢,发出金属摩擦的挤压声响,令人齿酸。一定是联纵分子从兵工厂抢来的待修坦克。张昆仑恍然大悟。

炮塔上的12.7高机没有安装,并列机枪也没有发射,只有一个人从指挥塔舱口时不时探出头,向外观察。

“别怕,这是故障坦克,开不快,它们估计没炮弹了!给我狠狠打步兵!”张昆仑给大家鼓劲。

56扳机不停地收割进攻者的生命,履带装甲车似乎发现了机枪。有人从舱口钻出,操作12.7重机枪向楼房开火。

12.7高机在不到200米距离射击,威力是可怕的。子弹在砖墙上打出一个个碗口大窟窿,以高速惯性继续在楼内横冲直撞,将人体彻底撕碎,血肉飞溅,将钢筋混凝土梁柱打缺一半。有人精神崩溃了,他们哭嚎着,从废墟里向楼后逃跑,试图逃离这个地狱魔窟。

楼后操场尽头也有联纵的枪手。三名逃亡者顷刻间被打成筛子,成为尸体,倒在土地上倾斜鲜血。

联纵进攻者得意着,他们的步兵发动快速冲锋,要尽快在对方火力被压制的间隙冲进废墟,消灭防卫者。波波莎开火了,疯狂地射速将进攻者扫倒一片。己方有人回过未来,向外投掷手榴弹。

步兵们被炸到一片,伤者倒地哭嚎打滚,将肠子子、断腿甩的到处都是。4、5名进攻者端着冲锋枪,边跑边扫射,眼看就冲进大门。

张昆仑的一捆手榴弹甩了出去,然后,就是巨大的轰鸣和黑烟,冲击波和碎渣四散而飞。他差点被震晕过去。拎着冲锋枪,张昆仑跌跌撞撞地走进门厅。一名敌人伤者还在地上呻吟,54手枪准确地补枪。

楼外枪声依然大作。装甲车的机枪手被图林根的老套筒报销了,另一个人钻出来想继续射击,被肖梅的波波莎子弹扫得赶紧缩回头去。不停有人向楼外甩手榴弹,爆炸声四起。联纵步兵的气势已泄,剩余人员纷纷回窜。

58式赶紧倒车,企图撤退。被对方贴近身来丢几个手榴弹进来不是耍的。驾驶员似乎操作不太熟练,然后就一路碾压着自己的步兵返回。至少3人被压倒在履带下。那辆59式坦克已经停止了前进,后面的发动机爆发出几声巨大的闷响后,冒出一阵浓烟。

突然,坦克炮再次发射,直接击中一楼的机枪火力点附近,机枪和波波莎的射击停止了。三名驾驶员趁机钻出炮塔舱口,向后逃去。张昆仑的冲锋枪准确地送他们回了老家。


左武卫将军 回贴版

远处黑暗的草丛中一双如鹰隼般明亮的眸子正在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兰度,这个可怜的雇佣兵,自以为知晓一切,拿21世纪的小把戏来玩弄本位面的土著还行,若论对于情报的分析掌握能力,您老太嫩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黑尔,死的那个只是个倒霉的可怜鬼替身。以黑尔专业的搞情报的能力他深知这一行的规矩,凡是没有绝对,他是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的,时时刻刻都会为自己留一条路可走。

盘踞在临高的那伙废人宅男们自以为靠着所谓的高科技就能在这个位面装上帝,就自以为能够捷足先登除掉自己这个有“潜在威胁”的异端穿越者,呵呵,这个位面上,科技固然能都唬住一帮子本时空的土著,但是真正能倚仗的不是别的是自己的头脑,自己的聪明智慧才是最可靠的保障;

虽然不知道五百废物们对于自己的情况知道有多少,但是兰度这个人是对他最为了解的,也是最致命的。他不相信一个有着丰富阅历的雇佣兵出身的西方白人会对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向黄种人和盘托出,否则的话他就没有再被利用的价值了;

这个东亚大陆上最庞大国家的人是非常、、、自私的,虚伪的!对于非同种的种族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自然心理;

理智分析告诉他,兰度所掌握的情报一定会对五百废物们有所保留。

兰度固然是黑尔潜在的敌人,可是黑尔掌握的关于兰度的全部情报又何尝不是兰度的最大威胁呢?所以黑尔必须被抹除掉、、、

当然这是兰度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也是五百废物们出于对一个不受控制的穿越者的考虑;


可是事情不是总按照剧本的套路来进行,当兰度等人刚刚为除掉黑尔而松一口气时,一阵尖锐的啸叫声逐渐传来、、、

既然兰度彻底的封死了黑尔活命的路,那奔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法则,兰度就必须死!

在黑尔的身后,三百多支内装硝化淀粉“高爆炸药”的火箭弹腾空而起,飞向兰度等人所在的区域。

“地毯式轰炸”这个在后世非常时髦的名词在这个位面真正演绎了其血腥和瑰丽的一幕,无数个炸点像沸腾的熔炉一样将周围的空气炽烈的燃烧,冲击波和碎片疯狂的肆虐着碰到的一切,撕裂、再撕裂、、、

当黑尔再次踏入这片残破的建筑后,这里已经是一片地狱,在场的人员无一幸免,被高温和冲击波炸毁的哥特林机枪零件散乱的铺了一地。

兰度的身子被锋利的单片切成了几段,只有肩上的头颅还睁着两只惊恐和死不瞑目的迷茫眼睛、、、

至于另外两个穿越者(展无涯和王洛宾)则化作了一地的碎肉和节操、、、

黑尔无声的笑了,笑的很无奈,笑的很凄凉:“我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就是想努力的活着,但是就这么简单的一个要求你们也不给,却非要治某于死地!非是我心狠手辣,我本不杀伯仁,伯仁却自寻死路,悲之奈何也。”



0.0
0人评价
avatar
S
0

那个回帖。。。黑尔还真是无耻呢

8个月
avatar
0

有一大段重复了

2年
avatar
北落师门
0
  •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这一段可否去掉?这样会影响到网页信息抓取(包括搜索引擎抓取有效信息),而且相关信息其实在最顶上的横幅里已经讲明白了。
2年
avatar
0

感谢支援!  去掉这点无碍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