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引弓,元老。对外情报局杭州站站长。长期使用“精通澳务”的广东秀才的身份与江南士绅打交道。

形象

三十(多)岁,与张溥同龄。面长有须,一双黒目炯炯有神。留着发髻,完全是明人的装束——一身青色的湖罗直缀,手中拿着销金扇子,戴着逍遥巾,看上去既儒雅又有侠士之风。

经历

赵引弓申请参加了对外情报局外派情报员的培训,曾经报名去巴达维亚当领事,但是被江山否绝了没去成。

作为替代,赵引弓冒籍广东三水县,并且走广东学政的路子,用了几百两银子在三水县弄了一个“增生”的功名作为掩护,与张应宸一同前往杭州去开展工作。双方就合作达成了一个初步的协议。张应宸答应作为对外情报局的客卿一同前往江南地区,双方在行动中保持暗中联系。双方保持情报搜集共享,对外情报局负责对张应宸在江南的活动提供支援。

在杭州,赵引弓等建设杭州站凤凰山庄、完璧书坊、慈善机构:完壁书坊吸引了包括张岱方以智等对澳学感兴趣的儒生;开设天水社,创办《天水生活周刊》、《完璧斋画报》、《山海经画报》三家杂志,雇佣了一批士子作为编辑、写手;慈惠堂等慈善机构收留流民,将他们运往临高,或者留在凤凰山庄内工作。

在完璧山庄试验性的开展了养蚕。专门开辟了一片蚕桑园,由沈家负责。完璧山庄多山地,适宜植桑树。赵引弓便通过农委会运来了几百株优质桑树树苗和一批蚕种,在杭州搞优质蚕桑种植养殖。

张应宸挑起杭州教案后,赵引弓保护郭居静等传道士,赢得徐光启、孙元化等信仰基督教或者亲近基督教的士绅的好感。在海天号北上考察期间,因为精通“澳务”,赵作为杭州士绅代表与李子平等进行交涉。

发动机计划时,北上与孙元化进行会谈,得到其支持,得以招募山东难民。通过张岱的引荐,在太仓与复社领袖张溥相见,与其探讨罢漕运海,得到其欣赏,但是没有得出结果。

开拓上海对日的航线,联络沙船帮。上海本身就有大商人经营的沙船帮(专门经营所谓的北洋贸易。也就是北上山东、一直到天津,运去各种“南货”,再从天津返回上海,运来北货)。并在上海组织出口日本的货源,同时设立一个专门的机构来实施。

后来与对日贸易的豪商沈廷扬(明末唯一的一次“漕粮改海”的试验就是由他提请并主持的:明崇祯十二年沈廷扬向皇帝呈《海运书》,表现自己意愿造沙船恢复海运。皇帝准奏后,沈廷扬筹措资金,钉造沙船。不久,沈就用沙船起运淮米,沿朱清行驶的海路北行,花了十天时间,到达大沽、天津,恢复了北洋航线)合作,开设招商局,主导对日生丝贸易,并且吸引大批江南士绅投资加入。

在凤凰山庄山脚下新购置的空地上修善堂,吸收灾民,这是对检疫营的一个委婉称呼。

在郝元攻打凤凰山庄、完璧书坊的事件中表现不佳,遭到元老们的一致批判。


轶事

  • 赵引弓懂英语、德语、法语和拉丁语,能阅读西班牙语,不过听不懂。
  • 生活秘书有奉华西华,贴身小厮集英等,都是用的宋朝宫殿的名字。
  • “做人难,做做实事的人更难。”赵引弓夹着雪茄。颇有些自怨自艾。说到底。自己就是担任了方面大员,起居八座的遭人嫉恨……不,应该是给酱油元老的利益输送不够,自己真是傻瓜一个,尽想着怎么刷功勋,没想到这些功勋对酱油元老来说不痛不痒。要有切身利益的事情他们才会见你的情!他一下子“恍然大悟”起来。[1]

参考

  1.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六卷 纷争,第20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