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曼熊,元老。自称“司娄·莫宁拜耳”(slow morning bear),又被称为“赵曼熊斯基”。政治保卫总局第一副局长和实际上的总负责人。

形象

白白的,心宽体胖,一脸微笑,一副很是仁爱的模样。

为人低调,不好出风。但被其他元老认为掌握了大量的元老黑材料,并且是一切阴谋的幕后黑手。

以从不介入文马之争而闻名。

经历

赵曼熊在D日前是学国际政治的,但是专精苏联时代的政治学和具体实践,对斯大林时代的肃反和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研究尤其深刻,掌握了足够多的理论。因此,后来在赵曼熊手下工作的午木乌佛尤国团周伯韬陈白宾等元老对他很是敬畏。

临高角海战后,向马千瞩指出所谓自称为诸彩老部下的海盗实际上可能是刘香部队假扮的。为了稳住诸彩老,建议和谈。随后担任内务委员会政策研究室主任。为人低调,很多元老都不认识他。

马甲的提议下,赵曼熊出任政治保卫总局第一副局长。因为不想参与过多的开会和汇报,拒绝担任局长。(然而没有局长,赵曼熊一直是政保局实质上的一把手)执行侦察、压制和消灭政治上、经济上一切反穿越集团的组织活动、侦探及盗匪等任务。设置“工作网”、“侦查网”体系。将活动区划为绿、黄、橙、红四种级别。设置“十人团”体系,使得归化民互相监督,随时报告其他人的可疑情况。

在第二次反围剿后,设计离间了汤允文与其他明军。参与审查兰度和调查李洛由的工作。制定了一个对起威人员的轮训计划表,在1632年底将起威镖局完全控制在元老院手中。主持了窃听荷兰东印度公司商馆的情况。

将自己的军衔谦虚的定为地区副总指挥――相当于上校。

郝元被击毙后,判断出其为黑尔的学生。借着郝元的案子整肃驻外站的机会想把手伸到驻外站的保卫部去。

参与第二次全体大会

语录

秘密警察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同志们,你们不懂。 [1]


子山兄,你我都是过来人,转型这事话好说,动作难做,当年那么多国企,说是转型,最后啥结果?转的腰都折了也没转过来,钱粮设备全进了私人口袋,地图头当年带着cccp转得多快活,转的大毛升天,二毛出世,结果二十年都没回过气来。 地图头当年带着CCCP转得多快活,转的大毛升天,二毛出世,结果20年都没回过气来 [2]

  1.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六卷 纷争,第198节
  2.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六卷 纷争,第276节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