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赵皇上临危施法力,好西华蹈火离恨天》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赵皇上临危施法力,好西华蹈火离恨天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杭州
涉及方面 中元节事件
内容关键字 西华殉情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赵皇上临危施法力,好西华蹈火离恨天!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6-13
最近更新 2014-06-13
字数统计 (千字) 3.4



赵皇上傲然挺立在大殿前,身后有特侦队用风扇鼓风,只见他衣带袍袖临风飘摆,配以三绺长苒,端的是骨骼清奇、仙风道骨。兼以不断释放白鸽四处飞舞。赵引弓俨然神仙下凡,真君现世。

众暴徒畏畏缩缩地相互紧挨着,谁也不敢靠前。

“唞!你们这群乱陈泽子,国家的败类,朝廷的罪犯,胆敢明火执仗,意欲何为?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死无葬身之地!天雷收了你,天火少了你!教尔等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赵皇上大力凛然地呵斥着暴民。

“大家不要怕!他是个骗子,是髡贼的同党。今年的生丝灾乱,就是此人在背后一主挑起!他就是幕后的黑手,这是要我们草民吃不上饭,倾家荡产,好卖身给他为奴,永世受暗无天日的剥削压榨。大家上,灭了他,他是个妖孽,根本不是人!”好圆在后面挑动着。

“哦?我是妖孽?呵呵呵呵,啊哈哈哈,我是火德真君显圣,要救汝等于涂炭,不要听信好圆这市井狂徒的挑唆。立刻全体跪下,双手抱头!还能活命!否则,现如这贼子一般下场!”

赵引弓甩出袍袖,用左手一指,破的一声轻响,好圆额头冒出一朵血花,整个人突然失神般呆立着,然后软瘫地倒在地上死了。

躲在殿中房梁上的薛伟妮放下无声手枪,咧嘴笑着。

“看!大众,还不醒悟!这就是奸贼的下场,挑唆造反,明火执仗,与官府主办的丝厂和公会为敌,满门抄斩!”赵引弓怒声喝斥着。

人群哗然大乱。西华突然大哭着冲出人群,抱起好圆的尸体晃动着,“郝先生,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我怎么办,奴家也要随你而去!乡亲们,这是髡贼杀人灭口啊!大家上,抓住他报官,他杀了人!”

赵引弓气的胡子乱颤,浑身乱斗,声音全都失去了常态,他高叫着:“孽畜,忘了活命的情分,吃里扒外,还留你何用?!?”

随即赵皇上双手向天空一伸,高叫着:“上天,请赐予我力量吧,收了这伙无知的暴民,让雷霆之火,永世燃烧,让贼子不得超生!?起!”

双臂用力向前一伸,突,突,两团火球从大殿的门后飞出。从侧面看,完全是赵皇上发出的超级无敌火龙波!

轰、轰,火龙在人群中炸响。无数人顿时烧成了活人。他们不停发出奇怪的哀嚎,相互就打着,抓挠着,如同进了地狱的火焰地牢般恐怖!

“啊,快跑啊,火神发怒了”!后面的人群狂叫着四处奔散。几十名家丁、仆役和步斗队员,手持刀枪棍棒,追在后面殴杀着。上千暴民竟然登时溃散。

“杀,杀!'随着赵引弓的怒吼,又有两枚火箭弹射入人群,几十名暴徒又在火焰中挣扎起来,痛苦地哭号着!悔恨爹妈少生了几只腿。

”天啊,天啊,这不是人,是地狱,是魔鬼!'西华望着周围的地狱之火,禁不住全身战栗,发疯地哭号起来。随即,她狂怒地暴起,拖着好圆的尸体,走向熊熊大火。边走边哭着,眼泪顺着白皙的脸庞肆意流淌着。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她念着赵引弓平素偶然教他们的两句诗,此刻完全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西华忽然转头,望着赵皇上,伸手指着他高叫;"你们髡贼都不得好死!你们是妖孽,迟早被天帝收了去!天啊,看看吧,看啊这些罪孽,这些乡民做了什么?赵引弓,我们先走,在黄泉路上等你!与阎王打这场官司去!“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好歌哥,奴家与你去也!“”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西华叫着,拖着好圆走入了熊熊烈火,随着漫天的烈焰,一起融入了云霄之间。

赵引弓和特侦队集体惊呆在当场,看着这个平素沉静,今天却疯狂的女子做出的事情!薛伟妮大张着嘴,”我靠!神雕侠侣李莫愁在世啊!“

赵引弓全身战栗着,用手指着火堆中的一对枯骨:”你,你好,你很好!西华,你很好!“随即,一对清泪,从他眼眶奔流而出。

”啊!啊!啊!'赵皇上伸手指天,渗人地狂叫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来到这个世界?啊!啊!“



”天啊,天啊,这不是人,是地狱,是魔鬼!'西华望着周围的地狱之火,禁不住全身战栗,发疯地哭号起来。随即,她狂怒地暴起,拖着好圆的尸体,走向熊熊大火。边走边哭着,眼泪顺着白皙的脸庞肆意流淌着。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她念着赵引弓平素偶然教他们的两句诗,此刻完全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西华忽然转头,望着赵皇上,伸手指着他高叫;"你们髡贼都不得好死!你们是妖孽,迟早被天帝收了去!天啊,看看吧,看啊这些罪孽,这些乡民做了什么?赵引弓,我们先走,在黄泉路上等你!与阎王打这场官司去!“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好歌哥,奴家与你去也!“”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西华叫着,拖着好圆走入了熊熊烈火,随着漫天的烈焰,一起融入了云霄之间。


随即赵皇上双手向天空一伸,高叫着:“上天,请赐予我力量吧,我是希曼!收了这伙无知的暴民,让雷霆之火,永世燃烧,让贼子不得超生!?起!”

双臂用力向前一伸,突,突,两团火球从大殿的门后飞出。从侧面看,完全是赵皇上发出的超级无敌火龙波!

轰、轰,火龙在人群中炸响。无数人顿时烧成了火人。他们发出奇怪的哀嚎,相互就打着,抓挠着,如同进了地狱的火焰地牢般恐怖!


“ 呵呵呵,呵呵呵,西华,你好,你很好,我稀饭你,都是我不对,不该利用你。呵呵呵。快带我走。”

赵引弓独自坐在板凳上,面对墙壁,自言自语着。

自从那天凤凰山庄火烧暴民后,赵皇上就有点失常了。经常自言自语,独自一个人发楞,忽然就抓住个人,瞪着双眼,说着上述那些话。

杭州知府、推官和奉教缙绅们事后都先后来访,对暴徒血洗山庄、火烧丝厂的行为给予了无情的谴责。杭州管辖地段,出了这么大事,都不晓得如何向徐光启大人交代。众人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对凤凰山庄死伤上百的事也不再追究。

经完璧书房与老爷们一致商定,此事按照无良暴徒宵夜行劫、欧杀凤凰山庄家丁、火烧仓房一事结案。鉴于此事件中,当场烧死上百人,烧毁房屋数十间,打杀暴徒上百,一直按照这样结案:打杀的都是暴徒,失主当场击毙,属于正当防卫,官府不再追究。烧杀的上百人,一致认定为山庄庄客和家丁,是遇难者。

打杀的暴徒中,凡是能够认出其身份的,该人所有的一切田产、房屋权属悉归赵引弓所有,以赔偿其损失。凡是认不出身份的,一概挂在城门附近示众。烧杀的那些人,官府补办了卖身为奴的契约,其所有财产归赵引弓所有。

办完这些手续,蔡实和奉华都累的浑身瘫软。鉴于赵老爷受此打击、精神恍惚,奉教缙绅集体凑钱2000两,作为慰问。杭州知府等众官凑钱500两,也作为慰问。

此事处理完毕,赵引弓直接被特侦队带回临高百仞滩医院,由精神科元老对其进行治疗。杭州站的事务由情报局的郭逸接管,他对这方面工作比较熟悉。

“呵呵,西华,你好,你很好,你走了,我走不了,你喜欢他,我回不去家,我找谁去?”

“西华,我对不起你,是我的过失,都是我的错,请你惩罚我吧,我心甘情愿!”

赵引弓自言自语,突然跪在地上,抽着自己的嘴巴,越丑越起劲。

“西华,我才知道,我喜欢你,请不要走,留我一个人。他是骗子,他有什么好?为什么选择他,不是我?”

“呜,呜,呜,。。。!”赵皇上失声痛哭起来。

神经科大夫无奈地看着文德斯、王洛宾和马千瞩三人:“这是情感应激综合征,属于一种临时性人格障碍。目前只能继续观察。”

肖子山和席亚洲,跟在后面,小声嘀咕着:“能哭,说明还有救,没完全疯!'

赵慢熊斯基说道:”看来今后对各工作站的工作要加强专业对口管理,不能由着主任元老瞎折腾了。这回弄了个赔了夫人又折兵,色诱和双面间谍这种事是要慎重的。“

文德斯、王洛宾和马千瞩三人回过头,看着赵慢熊斯基:”嗯,说得对,今后各工作站都要由各职能部门和情报局配备专业人员进行监督。步子迈的太大了,容易扯着蛋。元老们不都是全才,不能什么都由着自己来。“

”最近北京站情况不正常,陈涛一般都是每天准点发报,最近半个月收发报时间不是提早就是退后,发报的手法也不对头,经常发错码。这事值得警惕。情报局派人查查吧。”

“好的。”赵慢熊斯基说道。


kangzhan5

  

接下来:

一进内屋,老钱当即就翻脸,拿出一份文件宣读起来:“经查,赵引弓同志在经营凤凰山庄期间,不听元老院调遣,私自扩充队伍,任意亡为,使杭州站差点造成严重损失,经执委会研究决定,立即停止赵引弓同志一切职务,相关事务由钱水协同志统一指挥,赵引弓同志立刻 押回临高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用规定体位接受相关处罚,现立即执行!”读完向左右一挥手“来人,将赵引弓同志带下去!”

赵引弓惊呆了,好半天回过神来,涕泪横流地大嚎:“我为穿越大业立过功!!!我为杭州站负过伤!!!我要见文总!!!!”边叫边被押下去.....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