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赵贵的新生活二》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赵贵的新生活二
作者ID
百度贴吧 红的领巾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内容关键字 归化民,婚姻,仪式,放足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我赵贵回来了!赵贵的新生活二(同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2-21
最近更新 2016-12-23
字数统计 (千字) 11.1




粗胚们,我回来了,之前看过我帖子的应该知道我在守岛,后半年为了出来参加了中央遴选,结果笔试面试都进了,考察被咔了,原因是一把手和我直属领导有矛盾,我又外地人没根基(千万不要异地做小地方的公务员),另外我这人直,就给没上供,于是悲剧,考察安排的和屎一样,老大还甩脸给部委的人,妈的,500废里体制内不得志穿越的不在少数吧,哎,真心想穿越啊,跟着元老院去过新生活!好了,生活还要继续,赵贵的故事也要继续。

话说,上回说道赵贵准备娶潘金莲进门,奈何他老娘觉得现在赵贵今非昔比怎么能取个这样的女子,所以愣是不同意赵贵的请求。赵贵也是个没主意的,一边面对喜欢的女子,一边是老娘,他自己头都大。刚刚最近几日广州城也不太平,老加班,赵贵也就很少回家和去潘金莲的小店了,他也落得耳根清净。话说最近也真是见了鬼,跟着李子玉这哥们赵贵也是水涨船高,连续破了几个大案子,而且因为自己当时犯傻第一个跟着练长官去搜那妓院,也算傻人有傻福,被广州元老认定为忠犬型人才,不聪明,但会是条好狗。于是他虽然没有像李子玉那样直接被委派临高学习,但是也从大街巡警调到了广州市局,这才广州本地系的警察来说也算是拔得头筹的,市局基本是老归化民的天下,于是广州系的警察隐隐就以李子玉和啊贵为头了~

由明女拐卖牵出的巫术案,李子玉、赵贵等在挖掘尸体........
临高系早起归化民警察和广州本地系警察泾渭分明,就是集合时也是各自扎堆,赵贵是少数带大盖帽的广州巡警,其他皆为斗笠......

大案子基本都告一段落,案子尾巴也基本被政保局接过去了,于是赵贵终于有了难得的空档期。这天他切了几斤肉,打了几斤酒又往小潘店里去了,路过董家小姐的铺子,他踌躇了下,还是走了进去。阿贵进董家铺子是想给小潘买点饰品啥的,这段时间忙自己也冷落了人家,进了门董家小姐就见穿着制服的人进来了(元老院觉得旧时空警察下班不得着制服的规定无疑是在打击警察的使命感,警察下班穿着制服坐车、买菜,对于扒手等潜在犯罪分子也是一种震慑,因此不要求广州警察下班换便装),她定睛一看,发现是阿贵,董小姐知道啊贵是李子玉的跟班,也知道阿贵现在在元老面前也是得宠的,于是董小姐热情的招呼道:“贵差爷,你有什么需要的么?”,阿贵现在虽然已经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白,但是见到董家小姐这样的女子还是不免露怯,忙说“额........莫要叫差爷,额们,不,是我们不是伪明的差佬,可以叫我们警察同志。”,董小姐听着阿贵那半生不熟的新话,不免想笑,但又怕得罪阿贵,于是憋着,但是又绷不住,于是笑笑也用新话回答说:“蛤,好的,贵同志,您要买点什么?”

阿贵毕竟智硬,七分闺秀突然这样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阿贵瞬间还是丧尸了思考能力,“太像戏文里的仙女了,她这样笑笑是看不起我吗?她以为自己还是知府女儿?! 她是觉得我新话说得不好吗? 接下来该怎么回呢?”。当然,这几个月的的书不是白读的,他满腹的新话迅速涌上了头,什么“最吼滴啊”,什么“你们不要见风就是雨啊”..........可是好像没有能用上的,于是他决定先装个逼......不说话,直接到了柜台上看货,怎奈智商拙计毕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啊贵就是看货都图森破,很快他就在众多饰品里看花了眼。于是他想趁着董小姐没有完全看出他的窘迫时找个台阶下,随便买点便宜的就好,无奈这位董小姐逼太紧完全不给阿贵机会。董小姐拿出一串临高珍珠(人工养殖的珍珠,临高量产的货,但是在明朝可值不少)就对阿贵说:“贵同志,看你是送你那位吧,说来我也算和小潘姐认识,上次她就对这珍珠链子喜欢的不得了,你买了她保准开心。”阿贵看了下那价格,呵!都赶上自己这次立功奖金了!可是也许是因为董小姐太了解突然发达的屌丝心理,她料定阿贵不会拒绝,哪怕现在就是当内裤,阿贵也会买下,果然,阿贵被一种奇怪的力量趋势,吞了口口水,咬咬牙说:“好,我买!”,董小姐咪咪一笑,说着“小潘姐真是有福气,不知道我何时能找个如此好的男人,对了,贵同志,最近怎么没看到李同志.......”,阿贵心疼的数着钱,对于董小姐的话已经没啥感觉了,就随口答着:“玉哥啊,去临高集训了,回来就升官,嘿嘿.....”,董小姐听了以后怔了一下,有点高兴,又有点失落,收了阿贵钱,送走了啊贵,看着阿贵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独自喃喃道:“我一个就朝逆臣之女到底和他还是越来越远, 我这是怎么了,该为他高兴才是,哎,这春日真是好啊.......”

量产珍珠..........


穿着新服招待顾客的董小姐(由于是旧朝知府之女,城破时没有自尽,算是背叛了整个大明士大夫阶级,于是董小姐从髠是最彻底与坚定的一批人.........早早就穿起了新服)

阿贵拿着项链就往小潘的店走去,现在这潘金莲的店比起过去可大不一样,已经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小食店,警察系统的人都爱到这里光顾,元老们嘴馋了也会预定一些,不过首长自然是要吃特供的,一般会提前打招呼,东西都会专门派人送来,甚至连帮工都是自带的,当然这一切不会让老百姓知道,有的时候广州各部门的元老还要故意到店里坐一坐,点一份吃的,玩玩与民同乐的把戏,每次XXX元老吃过后,都会出现XXX元老套餐,这都是广州特别市政府下的一步棋,至于有多大,没人知道,日后人们把这样的店叫作“qu zhong zan ”连锁,也不知是谁说出来的,后人更是不解其意。

当然对现在的阿贵来说,他可管不了那么多,拿着珍珠链子就迫不及待的往潘金莲店里去了,到了店里,话说这阿贵到底是智硬,这么宝贝的东西自然是要私下偷偷给为好,不但可以免得别人打什么主意,更可以借着这个由头好好和小娘子亲热一番。这阿贵到好,店里满满都是人的时候他径直走到了潘金莲的身边,话也不多说,涨红了脸憋出一句话“送........送你的.........”这潘金莲当场先是一愣,后又脸红,当即就有好事者起哄!潘金莲娇羞一下,又剁了下脚,赶忙拉着阿贵往后院走,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当场吼着:“打开看看啊,送的是啥啊,是胭脂呢,还是银镯子!”,当然这是这群粗胚能想到送女人最好的物件了。这潘金莲也觉得赵贵不会买太贵的东西,打开也无妨,一来有这么位做公的当场对自己好是特有面的事,日后也免去些浮浪麻烦,告诉那群子粗胚老娘是有人罩着的,一个个手脚都放干净些,别一天到晚的想着揩老娘的油!二来就是给那帮子看不起自己的小蹄子看看,老娘可比你们吃香多了~

结果等潘金莲打开盒子,全场都惊呆了,澳珠,整整一串澳珠!这澳珠虽说不是啥稀奇物品,但是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也就嫁娶当日带带,一般送东西可不会送这个。而且澳珠代理可不好拿,一级经销商(髠贼的话真拗口)自然是高老爷,下边的经销商也不是谁都有资格的,听说董家那两双破(第四声重音) 鞋 !还是母女都和刘知府睡了才拿到手的!潘金莲打开的那一刹那也是傻了,她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这赵贵手笔也太大了,喜的是赵贵是真喜欢自己。那帮子小蹄子,老嬷嬷一个下巴都快掉了,有几个还在嘴里开始碎碎念,“SAO B得意个什么劲,睡个傻子啊贵就不得了啊,哼,看我明白不把刘知府睡了,想来刘知府一定很喜欢我这款.......看我屁股多大啊..........”

这边啊贵送澳珠的事情出了名气,那边阿贵老娘就不乐意了,女人嘛,都是一样的,阿贵老娘一是气不过阿贵从小到大没给自己买过这么贵的物件,虽说自己一把年纪了,带着也就勾引勾引刘知府,可是阿贵从动过给他买这么贵东西的念头让阿贵老娘十分吃味。二是自己和阿贵说了多少次叫她离那破鞋远一点,好歹也是有官身的人了,怎么也得娶个清白女子,怎么能提个人家用过的夜壶进门呢?!这个狐狸精也不知道给自己儿子下了什么药,让儿子鬼迷心窍不说,竟然还让儿子掏这么大笔钱!阿贵老娘想着想着气就顺不过来了,幸好被李子玉父母看到,马上派人去叫阿贵回来~

阿贵得知自己老娘病倒了立马往家里跑去,潘金莲也跟着阿贵一起去了。阿贵老娘这边经过李子玉母亲的照料已经顺过了气,这时阿贵也到了家,一进门阿贵老娘就开始嚎:“老天爷啊,我做了什么孽啊,赵老八那个混蛋走的早,好不容易把那小畜生拉扯大,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非要带个破鞋进门!小畜生你给我滚!带着你的破鞋滚!”,赵贵看见老娘这样,大气不敢出,只是跪在床前,潘金莲看见阿贵跪在床前,她也径直给阿贵老娘跪下了,说来阿贵老娘也确实不容易,阿贵他们家原本是陕地那边的,逃难来到广州投靠算是远房的不能远房的族亲赵老爷,阿贵老爹是死在逃难路上的,阿贵老娘是一路讨饭讨到广州把阿贵拉扯大的,阿贵奇怪的口音也是因为他儿时在北地生活而成长却在羊城造成的..........

阿贵自知老娘正在气头上,于是他大气不敢出只是跪着,潘金莲怯怯的想开口说些什么,于是就叫了阿贵老娘一声:“赵家大娘......”阿贵老娘破口骂道:“你这烂货,谁是你大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啊,不守寡也就算了,被那赵府老爷捉去怕身子早就被戳成了筛子吧!你知道你是啥嘛?!你看看那边上是啥,对,你就是那破(第四声重音)鞋!”说着给了潘金莲一耳光,这不打还好,一打赵贵急了,他站起来说:“现在新社会了,元老院提倡自由恋爱,额就要和小潘结婚,您不同意额只能搬出去住了”,说着给老娘磕了三个响头,领着潘金莲走了,阿贵老娘见状,又开始嚎了:“畜生啊!当初还不如生一个包子!啊.......”

阿贵老年当年带着年幼的啊贵讨饭来粤


阿贵老娘气头上想打阿贵和潘金莲,李子玉母亲等邻居劝阻图.......

自从阿贵出了自家大门就住进了宿舍,有空了就到潘金莲那坐上一坐,不是说阿贵没有动过直接住到潘金莲那的贼心,奈何那个年代人言还是可畏的,他这样出来已经背负了不孝的骂名,再和潘金莲住一起舆论压力太大了,等于是就坐实了自己和潘金莲是一对狗男女,可是阿贵是真想娶潘金莲的,而且自己现在是做公的,已经不似过去那个闻尿壶的阿贵了,现在他可是堂堂的广州警察!

广州虽然是个大城,但是阿贵这点“离经叛道”的破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城市,慢慢也传到了元老们的耳朵里,许多元老对于这样追求自身幸福的行为很支持,很肯定,赵贵能够主动响应元老院提出的移风易俗的号召,实在是一个好典型。警察系统的几个元老对于阿贵也是相当满意,元老们纷纷评价赵贵真是一只元老院的好狗!从那时起阿贵就有了“元老院忠犬”的称号。为了帮助这对小鸳鸯,于是由慕敏牵头和几个在广州的女元老开始商议怎么树立出一个典型来,让广大的妇女同志从封建的三从四德里解放出来。身为女子的她们本来看见那几百diao 癌元老养女仆就已经很不爽了,更别说本时空里女子那毫无社会地位的现状,经过一番商议,她们到了刘元老那想通过广州市政府的宣传口先放一放风。

几天后,广州日报上就刊登了《广州特别市关于鼓励寡妇再嫁的动议》,里面提到:“让寡妇守节,然后立个什么贞洁牌坊是伪明一项极其罪恶的陋习,在元老院治下决不能让这种吃人的陋习继续下去,我大宋从来都不鼓励寡妇守节,我大宋先贤范文正公两岁时丧父,其母亲不久带着其改嫁朱氏,文正公也随继父姓朱,改名朱说,待其高中之后才改回原氏。范文正公曾设义庄以济族亲,其《义庄规矩》中就言:“嫁女支钱三十贯,再嫁二十贯,娶妇支钱二十贯,再娶不支。”可见我大宋对寡妇再嫁的态度是开放的,伪明为了剥夺妇女权益,搞出来的守节陋习是极其反动的,必须受到元老院和人民的审判和摒弃!”

接着,广州特别市政府又以刘翔的名义发布了废除一些坑害妇女陋习的告示,其中就有臭名昭著的裹脚。

废裹脚令


为放足广州市政府开的罚单

经元老院这么一造势,广州城有部分人开始躁动起来了,一是那些守了多年节,每天靠数铜钱度日的小寡妇们,她们开始在心里计较要不要再嫁找个男人,每当晚上她们总是感到身体空荡荡的好是难受。二是那些过去由于穷娶不到老婆,但是因为在大世界等澳洲人工地以及澳洲人工厂做工的有了点积蓄的苦力汉子,这些汉子由于出生农村有的干脆就是逃难来的,一般人家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们,但是这群人确实是在澳洲人治下靠勤劳富起来的,关键之处还在于这群粗胚有力气,每当小寡妇们看到那些健壮的粗胚,心中总是萌萌动的,而粗胚们自认为也找不到原装货,与其辛苦赚来的钱花在瑶姐身上,还不如娶个小寡妇,说不定还有笔嫁妆可得,只赚不赔!所以这澳洲人啊,这元老院啊真当是粗胚们的救世主,给元老院干活就是靠卖力气也能挣下钱!其实在元老院眼里这群人不过是灰色的牲口,旧时空的n m g而已,当然,牲口嘛,diao大确实是特点,小寡妇们早就迫不及待了,现在就差一个出头鸟了,好了,第一个出头鸟来了,当然她不是我们的小潘潘,而是过去赵老爷的八姨太。

这八姨太说起来也是穷苦出身,被赵老爷买来后就没过过好日子,赵老爷那活早就不行了,就靠虐打她取乐,这次元老院把她救了出来,她感恩戴德,她决定这辈子就跟着元老院了,于是主动要求给元老院当牛做马,可是元老们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也是有洁癖的,就像过去在旧时空,那些屌丝元老去网吧,总是要掸一掸前面人留下的烟灰,找大保健时还要求那些服务员要洗的干干净净,在本时空有那么多选择他们怎么会选这样的女子在身边。于是就把她丢给了裴元老,在裴元老的安排下,去了家大世界的连锁店里做了一名服务员。刚刚前段时间元老院组织了一场相亲,她被人怂恿着去参加了,刚刚碰到了一个伏波军归化民战士,两人立马对上了眼,过了不久她就决定跟着人家回临高生活,这位伏波军战士在临高已经贷款买了房了,她太需要一个陌生环境了,以及一个温暖的家了!临走前她把自己的悲惨遭遇告诉了广州日报的记者,第二天这段经历就登了出来:“赵老爷对我十分苛刻,他年轻时放荡早就玩坏了身子,到老没办法行那事情,这事城中润世堂的几个老中医都知道,只是他依旧不肯放弃作乐,我从被他买来就遭他的毒打,后来他还从外面绑来了一个女孩,幸好伟大的元老院救了我们让我得以重见天日........”看了这段,一些元老连忙找来了润世堂的几个老中医询问,得知真相后他们捶足顿胸,原来还是个原装货啊!便宜伏波军那小子了,但是谁都不想做萨达姆(怕被人日后打黑枪),于是只好看着这块肥肉给人吃走, 其中还包括我们的刘知府...........

经过八姨太这么一诉苦,赵贵有了理由找老娘请老娘同意这门婚事,潘金莲既然是清白的,无非就是个寡妇而已,而元老院又鼓励再嫁,所以他很有信心让自己老娘同意,再不行赵贵想着干脆给老娘也找个老伴,省的她一天到晚唠叨,但是谁合适呢?阿贵绞尽脑汁想着:是街面的剃头三好呢?还是弄堂口的炸饼四?或者那润世堂的老中医......算了算了,老娘就惦记着刘知府,其他人她也看不上,阿贵想到这只好作罢。

为了帮助阿贵能够顺利说服他老娘,潘杰鑫元老出面了,他主动认了潘金莲做妹妹,顿时把潘金莲吓的不行,这是攀的高亲啊,潘金莲拉着傻愣愣的赵贵俯身就跪,潘元老看着老练,其实也才二十七八,哪见过这阵仗,忙说:“哎呀,使不得,使不得,元老院不兴这套,从今个起你就是我的好妹妹,金莲这名字不好,你以后就叫凤霞吧!阿贵,我在这警告你以后不许欺负凤霞,好好待人家,要是被我知道了你欺负凤霞,我扒了你的皮!”这句“扒了你的皮”在赵贵听来是一语双关,赵贵能有今天真是全靠这身狗皮子,他也相信潘首长真能扒了他的皮,无论哪种他都承受不起,他只能诺诺的说着:“哪敢,哪敢,首长放心,我一定好好待金,不!是凤霞!”,潘元老满意的点点头,说:“你老娘那我会去说你不必担心,好好准备婚礼吧!酒席我就钦定了,就张家那个吧,最近他们从单做点心改成也做些酒席了,我看就他们了!”

说完,潘元老带着人和聘礼,风风火火的去赵贵老娘家提亲了,快到了赵贵家,也就是李子玉家的偏厢房时,附近众人都傻了,一大队警察开道,国民军卫队紧随,伏波军战士警戒外围,这阵仗,附近小老百姓看得啧啧称其,一开始大家是以为这澳洲人首长是去李子玉家里的,毕竟李子玉现在可是澳洲人跟前的红人,当大队人马走进阿贵家时,所有人都傻了,包括李子玉的父母,看着一样样澳货被提入阿贵家中,街坊邻居都眼红得不得了,那些澳布,澳灯,澳珠啥的就不说了,关键是那三大件,一是一台缝纫机,二是一台自行车,三是那明晃晃的摆在最中间的装在玻璃盒里的澳洲怀表,潘元老走到阿贵老娘跟前说:“大娘,我是替我干妹妹来提亲的,我干妹妹就是过去的金莲,现在我给她改名叫凤霞了,我知道过去您嫌她出身不好,而且还有一些关于她不好的谣言,现在报纸上都讲了,我澳宋不讲究那些什么狗屁守节,至于那些谣言报纸上也澄清了,不信你找个人给你念念前几天的广州日报,您就答应这门亲事吧!”,这阿贵的娘虽然是个文盲,但是也不是那一般没见识的村妇,多年的人情冷暖早就让她看透了一切,这门亲事她深知必须应下,哪怕潘金莲真是一坨是那也得娶!这是和大官人攀亲啊,以后儿子肯定能扶摇直上,说不定还能压过李家那小子,现在李家是有些过分了,我们阿贵也是有身份的人了,还把阿贵当过去长工使唤,哼,想到这她连忙笑着脸说:“哎呀,这位大人您严重了,我老太婆哪有什么好不同意的,之前哪都是误会,误会!”于是潘元老就和阿贵老娘敲定了阿贵他们成亲的事宜,阿贵和潘凤霞终于要修成正果了

终于到了赵贵结婚的日子,赵贵打心眼里高兴啊, 这次婚礼办的可是气派,婚礼是按照澳宋礼仪走的,广州民政部门对于此次婚礼也是极为重视,广州的元老们想把这场婚礼办成一个样板婚礼,以此来移风易俗,也希望在意识形态上有所突破,婚礼整个过程就是要突出一个“新”字,但是也不能完全走婚纱教堂那种调调,退一万步讲,让赵贵穿个西服去个教堂这画面该有多违和,说白了阿贵到底是条狗,不是人,没了元老院他什么都不是。

婚礼那天,好多人都来了,到不是他们看中阿贵什么,阿贵不过是个由头,主要都是奔着元老们来的,刘知府这种大BOOS,虽然人没到,但是礼到了,送了一幅字,赵贵表面上很开心,但是内心却想:这个知府大人真是狗屁,就送卷破纸,这纸擦屁股都嫌硬,还不如来点实际的。本地来客里面地位最高的莫过于高举高老爷,他早早就到了张记酒楼(张记现在可是酒楼了),这个高老爷呐,从龙早,和临高高层都是有关系的,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难得的是这位高老爷没有什么架子,不论对哪个元老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这次他带了一份丰厚的贺礼,自然也被安排在了上座,这就是高老爷的目的,好在吃酒时和潘元老等拉拉近乎。

婚礼开始, 先是阿贵带着一干警察哥们和警局的军乐队浩浩荡荡去潘凤霞那接亲了,阿贵阔步向前走着,董小姐帮他推着自行车,伴郎李子玉紧跟着相随,一边走一干兄弟们撒着临高水果糖,一众孩子跟在后面跟着捡,场面着实实热闹喜庆,阿贵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威风和幸福的时刻了

阿贵迎亲图

阿贵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把凤霞家,这时的凤霞早就打扮完毕就等着阿贵了,她现在感到十分幸福,她想着还是新社会好啊!多亏了澳洲人,元老院打进了广州城我才能再嫁而且还嫁得如此风光,哼,当年那些有汉子浪蹄子总是在我这炫耀,什么一夜七次啊,什么从床头艹到床尾啊,瞧那得意劲,现在好,有了阿贵,我可要好好调教好贵一番,让他炼成一夜八次郎,哼!

已经打扮完毕焦急等待阿贵迎娶的潘凤霞

这阿贵终于接到了潘凤霞,一行人来到了张记酒楼,张家小子早就忙活开了,今也是高兴啊,自己好哥们子玉的搭档结婚,也多亏了元老院看得起让他们这刚刚拓展业务的酒楼来承办,他亲自做起了跑堂,哦,不对也,澳洲新话叫大堂经理,忙着散烟接待,这一天可把他累坏了,但是他着实觉得高兴,经这么一次承办将来这广州城大小人物若走澳礼嫁娶那少不得在他家酒楼订酒席,这次由于人手不够曾卷也被拉来帮忙了,张毓心想着帮帮这位好哥们,让他多在元老面前加深印象,好帮助他早日得中公务员,当然这次婚礼用品在张毓的积极努力下报给了曾卷家,曾卷家有一个只做蜡烛的小商贩开始涉足婚庆行业,也算拉一把自己的好兄弟。李子玉这次被特批从临高回来,此时正陪着阿贵迎接客人,这伴郎伴娘制度也真是有趣,也就澳洲人有这么一出,看着旁边做伴娘的董小姐,李子玉有些痴呆,因为穿着澳式礼服的董小姐真是好看,耳边不由得出现了几句澳歌,这是最近才流行开的,这澳歌和以往的不同少了几分雄伟,却多几分婉约,都是刚从芳草地毕业分配来的学生再唱:“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客人基本到齐, 大家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这时一个老归化民提议吃水不忘挖井人,要好好感谢元老院,所以提议大家一起来唱歌,

于是大家在警乐队的伴奏下开始唱:

“天大地大不如元老院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文主席亲

千好万好不如澳宋帝国好

河深海深不如归化民的友爱深

元老院思想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反对它

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天大地大不如元老院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马国务卿亲

千好万好不如澳宋帝国好

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

元老院思想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反对它

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大家高高兴兴的唱完歌,又有人提议和圣船合影,当然这圣船是早就用木板打好的模型,日后不论哪户人家嫁娶都需要和这样一艘圣船合影,以此感谢带着500位元老而来的圣船,没有这艘圣船就没有新澳宋,更没有他们的幸福生活!

阿贵、凤霞、阿贵老娘和潘元老在圣船下合影

合完影,阿贵和凤霞朝着临高元老院方向三鞠躬,再次白表达喝水不忘挖井人的朴素思想,阿贵大声朝着临高方向喊:“文主席他老人家!我把凤霞同志接走了!”用鞠躬代替磕头也是元老院思想革新的一个部分。

接着又对自己老娘和作为凤霞娘家人的潘元老三鞠躬
最后他们互相鞠躬了三次这仪式算是结束了,阿贵终于取到了凤霞。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远处赵贵隐隐看到了一个落魄的中年妇女,一看样子他就知道是吴妈,看到这一幕,他不由得又要抓起那久不抓的裤裆,现在的阿贵思想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按照澳洲新话讲他其实不愿意被人提起他过去那段“黑历史”,广州城里的人们现在自然不会当着他面讲他过去的破事了,但是私底下在茶余饭后还是会拿出来好好评论上一番:“就阿贵那个粗胚,要不是跟着澳洲人早哪有今天,呸,当年我还看见他闻赵老爷的尿壶呢!”所以他看见吴妈来了十分紧张,深怕出丑。

李子玉也看见了吴妈,作为好兄弟,他理解阿贵的窘迫,连忙叫阿贵和新人入席,自己径直朝吴妈走了过去。自从元老院进了广州城,这广州城里的一切都在变化,但是若说改变之大,可以说无过于吴妈的了:之前的黑色油亮的头发,即今已经全白,全不像三十几上下的人;脸上瘦削不堪,黄中带黑,而且消尽了先前傲然神色,如今仿佛是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她一手提着竹篮。内中一个破碗,空的;一手拄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下端开了裂:她分明已经纯乎是一个乞丐了。李子玉就站住,豫备她来讨钱。

原来自从赵府被抄,苟管家死后就没人管吴妈了,其他大户人家知道她是赵府出来的都不敢雇佣她,她又不会别的营生,至于卖身是不能再卖的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因为澳洲人连做妓女都是要查三代的,青楼业刚刚又被整顿的死去活来,大家都知道这阿贵跟着李子玉在风俗业整顿小组下做活,老鸨都知道她得罪过阿贵,也就没人敢留她。吴妈做了几次私娼,也是被打击的要死要死的,钱没赚到不说还白白挨了鞭子,于是她终于沦落到要讨饭的地步.......这次她也不知道谁结婚,就是觉得这里场面这么大肯定能要口吃的就过来了。

吴妈看见李子玉过来,吃了一惊,接着她突然对李子玉说:

“是你啊?”她先这样问。

“是的。”李子玉答道

“这正好。你是识字的,又是公门中人,见识得多。我正要问你一件事——”她那没有精采的眼睛忽然发光了。李子玉万料不到她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诧异的站着。

“就是——”她走近两步,放低了声音,极秘密似的切切的说,“一个人死了之后,究竟有没有魂灵的?”

李子玉很悚然,一见吴妈的眼盯着他的,李子玉背上也就遭了芒刺一般,比在培训学校里遇到不及豫防的临时考,教官又偏是站在身旁的时候,惶急得多了。对于魂灵的有无,李子玉自己是向来毫不介意的;但在此刻,怎样回答她吴妈呢?李子玉在极短期的踌躇中,想,广州的土著照例相信鬼,然而吴妈,却疑惑了,——或者不如说希望:希望其有,又希望其无……,人何必增添末路的人的苦恼,一为她起见,不如说有罢。

“也许有罢,——我想。”李子玉于是吞吞吐吐的说。

“那么,也就有地狱了?”

“阿!地狱?”李子玉很吃惊,只得支梧着,“地狱?——论理,就该也有。——然而也未必,……谁来管这等事……。”

“那么,死掉的人,都能见面的?”

“唉唉,见面不见面呢?……”这时李子玉已知道自己也还是完全一个愚人,什么踌蹰,什么计画,都挡不住三句问,李子玉即刻胆怯起来了,便想全翻过先前的话来,“那是,……实在,我说不清……。其实,究竟有没有魂灵,我也说不清。”

于是给了吴妈一些钱和糕点打发她走了,李子玉看着吴妈远去的背影想:现在她最想见的怕就是那个已经成了死鬼的苟管家吧........


吃完酒席,阿贵载着凤霞往家里走去,临走时凤霞喜极而泣,她在心中大喊,身体再也不空了!

阿贵通过贷款把凤霞的老家好好修了一修,装修了一二,让他觉得最澳气的莫过于那个改造过的澳式卫生间了,清一色的澳砖铺地,那瓷马桶加瓷浴缸,真是让阿贵觉得敞亮,就是撒尿都不敢滴在地上。装修完毕后,阿贵对着瓷马桶摸了又摸,他不由想起了当初闻过的赵老爷的尿壶,心中顿时大爽:嘿嘿,赵老头啊赵老头,叫你当年打我,现在死了吧?而且是死的死死的,你看我现在都用上澳洲瓷马桶了,哈哈!”说着闻了一闻,大喊:“真是香!”

话说,进了洞房,阿贵终于按捺不住了,猴急的就往凤霞身上扑,凤霞假装一躲,嬉笑着说:“死鬼,瞧你心急样,你会么?”这一问倒是问住了阿贵,他哪会这个啊,凤霞看阿贵那紧张样不由得好笑,于是对阿贵说:“来,贵哥我教你”。阿贵笨手笨脚的就上去了,但是心一急却怎么也解不开凤霞身上的扣子,看得凤霞又是一阵笑,最后在凤霞的引导下,阿贵终于成为了一名老司机,上车了开始修车了。阿贵果然就是属狗的,别等不会就是舔,舔得凤霞真是舒服,然后凤霞提起 阿贵的小兄弟就往自己的小妹妹那里送,那一刻凤霞把这些日子积蓄的所有一切都放空了,她觉得人生又圆满了。


第二天,李子玉天没亮来到警局准备取些材料回临高,看见同事老高头在那抱怨:“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

李子玉先是诧异,接着是很不安,他感觉到似乎这话于他有着些关系。试望左右,谁也没有。好容易待到一个他们的辅警来冲茶,他才得了打听消息的机会。“刚才,老高和谁生气呢?”李子玉问。

“还不是和吴妈?”那辅警简捷的说。

“吴妈?怎么了?”李子玉又赶紧的问。

“老了。”

“死了?”李子玉的心突然紧缩,几乎跳起来,脸上大约也变了色,但他始终没有抬头,所以辅警全不觉。李子玉镇定了自己,接着问:“什么时候死的?”

“什么时候?——昨天夜里,或者就是今天罢。——我说不清。”

“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还不是穷死的?”辅警淡然的回答,仍然没有抬头向李子玉看,出去了.........


这时李子玉突然给那些因为在近旁而极响的爆竹声惊醒,看见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接着又听得毕毕剥剥的鞭炮,是阿贵家正在“回门”了;他知道此时已是太阳将出来时候。李子玉在蒙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联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广州。李子玉在这繁响的拥抱中,也懒散而且舒适,从白天以至初夜的疑虑,全给阿贵娶亲的空气一扫而空了,只觉得新道教的天地圣众歆享了阿贵的牲醴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豫备给广州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

老广州城

全剧终,乙烷。


第一季的链接http://tieba.baidu.com/p/4571051045

WIKI收录:赵贵的新生活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鲁迅乱入是什么鬼啊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