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钢铁战士扶波军》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钢铁战士扶波军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东北,旅顺
内容关键字 皇汉分裂,练兵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铜人 钢铁战士扶波军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2-04
最近更新 2016-12-06
字数统计 (千字) 5.7


一条内幕在酒肆茶楼不胫而走。10余名据称是黄汉的首长出走了。与他们一起出走的还有50多名归化民干部和技术人员。“哎,大意了!当初派他们这艘船去支援台湾的军工生产,各类机械不少,都被他们开船卷跑了。还有不少化工原料。”“蒸包菊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连这些举动都没觉察到?”“枣蛮熊他们那是对外为主,你不知道吗?执委会对他们有一条限制措施,不得无故调查元老自身团体。”“奥,这难怪。元老发话要掉头去辽东,假传圣旨,土著干部们哪敢不从呢?”“这下文马可有得看了!”“据说,你可千万别散出风去?又一个归化民是十人团,他趁10来个狒狒不注意,在天黑之后背着救生圈跳海跑了,被后来的一艘途经的海船救起,还正是启威镖局的船。据他说,这些黄旱从钱兄弟的游艇上偷走了一批11mm的冷拔无缝钢管。他们早就偷着造好了一批零件,直接在船上装配好了300多只夏塞波步枪。这下可好,船上颗粒火药,火帽原料,铅弹,纸卷都是现成的。你说这动静可小?”“坏了,坏了,他们这是要推翻大明不成?”“没有,你不知道黄旱这些首长吗,基本都是机械和化工部门的,日思夜想要拯救大明!和其它安生过日子的首长可不是一条心。”“他们去了旅顺,这难不成要投靠大金汗不成?图个荣华富贵?”“你糊涂了吧?他们这是要去死磕建奴,十死无生啊!”“哎,可惜了!”“你替元老们不值?”“啊,不是,我可惜的是这些澳宋洋枪。卖给红毛或是倭国的大名,就是一本万利啊!”“谁说不是呢?”

“啊,哈哈哈哈,步枪在手,天下我有!我要拯救大明亿万黎庶,我有挽救华夏民族危亡!”宫京炎元老站在甲板上,挥舞着一只夏赛波步枪狂笑着。“民族大义咱不管,咱就是要护公主,护郡主,护帝姬。太平这个萝莉是我的!让崇祯这个祸害赶紧滚蛋当马夫!有德者居之!”尹道敏首长拎着一只38式拉栓步枪,赶紧补充了一句。他们不仅从老钱的游艇上偷钢管,还沉寂劫了一批武器存货。考虑到子弹的供应压力,他们只拿走了十几只拉栓的老式步枪,两只50mm掷弹筒,两挺歪把子机机枪。

噹!两只高脚玻璃杯碰撞在一起,红色的酒液四处飞溅。宫京炎和尹道敏将临高出产的果酒一干而尽。吴能用餐刀从镀锌马口铁罐头中挑起一块菠萝,张嘴吃掉,然后砸吧着嘴:“庆祝我们黄旱正式开门立户,挑起自己的大梁。可喜可贺啊!”“对,咱们的事业和他们不同。人生在世不做一番事业,怎么实现自己的价值?所缩在那几块小地方混吃等死,这还叫星辰大海吗?做人,不能没有理想。”单良附和道:“对,做人不能混日子,否则我们穿越干嘛?是男人,就该有用武之地,不能怕一将功成万骨枯,做事业,就得付出代价!”“哎,单同志,你说的这话我就不懂了?什么叫怕付出代价?谁是代价?”一名黄旱不满地站起来质问道。单元老跑来掺和他们这次的行动,不少人很不满。认为这是他又来搞投机,蹭业绩,乱搅和来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怕让明国的土人当牺牲品,该要他们当炮灰的,就去当炮灰。只要不认同我们理念,不想规化的,一律是优先消耗的对象。”单良斟酌着回答道。“好,说的对!”“太对了,咱们是来拯救文明的,不是来当圣母的。该牺牲的就得牺牲。”“只要是不觉悟的民族败类,管他是儒林士绅还是衣冠禽兽,就是皇帝老子祸害天下,该清除的就清除。一律碾压!”黄旱众兴高采烈地欢呼起来。“对,尸位素餐鱼肉百姓,阻挡滚滚车轮的,一律打秋千。杀大官杀大官!同去同去!”很多草根出身的穿越众,对无良官宦存在着天生的仇恨。在这个时空,终能得偿所愿啦。不少人激动得留下了热泪。“干它N的。”宫京炎将罐头里最后一块午餐肉吃掉,随手狠狠地丢进海里。甲板上的元老们纷纷举起步枪,向天开枪。枪声吓散了追在轮船尾迹后的海鸥。H-2000型风帆蒸汽机两用货轮一路向渤海驶去。元老院又怎样?另挑山头又怎样?这不过是路线斗争,执委会难道还真的派兵攻打吗?穿越者不打穿越者,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真要是兵戎相见,乱起来的只怕是元老院内部。已经有很多酱油党对发展现状不满,蠢蠢欲动啦。干事业,哪怕是穷折腾一回,也比混吃等死打酱油强啊。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这伙人自己跑了,还向杭州,山东和天津站发通电,蛊惑大家去跟他们干事业。太嚣张啦!”马袅工业区一宾馆房内,几人聚在一起密谋着。一名秃头男将窗帘掀起一角,向外窥探着。发现街面安全后,他缩回头走回桌边。屋内门窗紧闭,满地是烟蒂,乌烟瘴气。“也难怪,这真还就是路线斗争。发展思路不同,对未来预期不同,无论如何都有人不满。人到一百,稀奇古怪嘛。资源总是要集中使用,这样难免有人就被迫当了牺牲品。谁都不想当炮灰,都想让别人当自己的炮灰。这事业呀,说到底,还真就是一场胡折腾。”一个中年络腮胡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怎么能是一回事呢?干事业和胡折腾有什么关系?‘’另一人不满,呼地站起来,气呼呼地反驳道。“事业是有计划循序渐进的,最后都有结果的,这和胡折腾有什么关系?”内中数人无耐地看着他,纷纷撇嘴。秃头将手搭在他肩头,详述道:“你总学过市场经济课程吧,商品的几大发展阶段你一定有印象?”“不就是萌芽期,发展期,成熟期,停滞期,衰退期,消亡期吗?这谁都知道,还用问?”“后生仔,说得不错。万物同理,商品生命周期是这样,一项事业或者项目也是这样,总是新陈代谢。你可见过世上有万岁无疆的事存在?”“当然没有,这纯属扯淡忽悠人的。”“着啊。万事万物既然有诞生成熟,总有消亡的一天。譬如本子发动的太平洋战争,多么波澜壮阔,多少人真心去为黄国玉碎成仁,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便宜了毛子和山姆来捡桃子?要比惨,和本子一样惨的还有约翰牛,亚非的势力范围大部分成了俩大流氓的囊中之物?你好好琢磨琢磨。”“嗯,这?……还,真是这样。”“不过,要是都这样不折腾,人活着还有啥意思?”反对者不甘地最后一博。“所以说啊,反正都是胡折腾,这样折腾和那样折腾都有理,但是结果你看,有什么区别?既然活着就是图个过程,快活舒心就是人生价值,而不是结果,星辰大海和窝心过日子,你说你选哪样?”“那还用说,必须的操枪干挺土著鬼啊,枪钱抢粮抢地盘抢女人,必须的啊,有这个条件还当缩头乌龟,傻子才干呢?!”此一刻,无数的密室集会中,很多人也这样拍案而起:“将相王侯,宁有种乎?要学张骞,不做别人的牺牲品。”一条又一条小船向渤海驶去,一堆又一堆人偷偷排出来,加入到星辰大海的旗杆下面。就是那些选择继续留下的,也在每每干下一杯酒后,抬眼望着天空,怔怔地在想着什么?执委会竹席办公室,正爆菊的报告被甩在案头,几人歪斜在座椅和沙发上。末了,一人揉着前额,无耐地说道:“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一天。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啦!”

“报告首长,已经驶入旅顺港,栈桥附近无人,城头有人在向这里观望。”“好,同志们,我们已经到达旅顺,伟大的拯救华夏文明,向星辰大海迈进的事业,就要从这里开始。现在我命令,占领旅顺,消灭腐明的反对军官,拯救大汗民族,船头与左舷向城头开炮!”黄旱头子号令已下,炮手们不敢怠慢,急忙大略瞄准一里地以外的城头,拉动炮绳。隧发打火装置引燃了发射药,三发廉价的铁球炮弹从后装滑膛炮中飞出,打在城头,激起一片碎砖与尘埃。似乎没有打中什么人,城头已经是空无一人。黄旱军索性直接放下小艇,人们背着步枪,头戴钢盔,顺着绳网爬下船,划着船分批从低矮的栈桥登陆。船上原本加上水手有一百余人。途经杭州、天津、山东近海时,又有十余名元老及归化民干部,一百余私兵,保镖之类的登船入伙。加上大陆上愿意投靠、经过考验的几十名明人几家丁划船前来入伙。黄旱军初期已经有近三百人。这些人在船上已经接受了几天纪律和武器训练,达到城下后,混乱的人群纷纷对着城上开枪。连城门都被射中几十发。随即,有人抗来了十几架竹梯,人们方得蚁附登城。直到城门被大开,城里一直没有明军出来抵抗。穿越众大索全城,只抓住十几名像乞丐一样的明军。最高头目是一个把总,他供述,因最近后金骑兵在旅顺附近频频哨探,城内的旅顺守备认为建奴要攻城,已经带领亲兵和家丁乘船逃跑了。城内居民今天上午也纷纷出城逃命去了。这十几人是在城内趁火打劫的兵痞,逃跑不及被黄旱抓获。

华夏沉沦,就是因为有这些趁火打劫的兵痞。黄旱毫不在意,将这十余人绑了,推到城墙下面,令新附的二百余人打靶练枪法。夏塞波步枪不错,口径11mm,比元老院的14mm米妮枪轻得多。后发装填火帽与铅弹发射药一体的整装弹,虽然是单打一步枪,射速比前装火帽枪快多了。至于射程与精度,黄旱军不认为菜鸟们射击200米外的目标,用什么枪有什么差别。仅有不到10名熟练射手的夏赛波步枪上给装了临高光学仪器厂的四倍铜壳瞄准镜。元老们的十余只拉栓弹仓步枪倒是每支自备了一个。单良站在北面城头上,通过瞄准镜向远处观察。一个女真鞑子骑马进入了视线。这是个余丁,没有穿军装号坎或棉甲。不过正蓝旗攻占了西北一百余里外的复州,应该是旗丁。单良瞄准了瘦马。人在200米外,目标太小没把握,打马更有准头。枪响后不到一秒,旗丁人马皆倒。不一会,鞑子从地上爬起,俯身查看了马的伤势,发现应该是没救了,于是拔腿就逃。几名黄旱首长出现在旁边,纷纷开枪射击,结果无一命中。单良拉开枪栓,滚烫的铜壳飞出枪膛。一边的规划民跟班熟练地用戴着手套的手抓住,塞进挎包。弹壳回收是重要的工作。十几名元老的步枪,有春田,38,李恩菲尔德,98k,卡尔卡诺,子弹规格不同,抢来的几千发原装弹十分珍贵,随时准备要复装备用。

“冯云,瞎愣着看干什么呢?赶快给我们下面,下面吃啊!”尹道敏坐在长条板凳上摆着桌子,大叫着。

归化土著冯云一个机灵,从呆愣状态中醒过味,立刻赶紧手脚麻利地把发好的面团,用一块湿抹布顶在头上,双手各抄起一把削面刀,表演出一手削面绝技。一条又一条白面跳进开水锅里,随着水花上下起伏,好似一群浪里白条。几名元老早把大碗抓在手里,捏着筷子,看着开水里逐渐煮熟的削面不停地咽唾沫。

冯云是一个归附来的厨子。他家公子在家里是庶出,一贯受气。前不久财主爹和自己的亲娘都死了,眼看就要被众叔伯兄弟们扫地出门。正赶上天津市面风传奥宋的髡匪首长要到这一带分门立户。他一咬牙,拉着这个唯一的亲信厨子,跑来投奔首长,想做个从龙之臣。黄旱大佬们有喜爱面条的,经过考察后,将他拉进亲信团,做了厨师。

厨师冯云不仅有一手削面的好刀工,做白案点心也是一绝。黄旱元老花子正等面条等得不耐烦,从粗木卓案的笸箩里抓起一个红豆馅饼,掰开了塞进嘴里。“嗯,好吃,好吃,又绵又甜!”他不停口地夸赞着。

上好的红豆煮烂了,抓成豆馅,掺进雷州产的上好砂糖,塞进擀好的白面皮里,团成一个团子,然后压进枣木的模子里,图案是双鱼戏水。上笼屉蒸熟后,厨子又用红纸蘸水,在白白扁扁的团子中心点一个大红点。色、香、味俱佳。在某些人眼里白白、软软、甜甜的,中间有个红点的,有着别样的意味。

“面条煮好了,各位老总快来吃啊。”冯厨子一声大喊,周围等待的元老们一拥而上,用筷子拼命抢着锅里的面条。花子正元老祖籍陕西,他从一边的罐子里夹起几筷子油炸辣子,用力搅合在劲道爽滑的面条里。用力嚼上一口,赞叹着:“好香啊,这才是正宗下面的味道。”

众元老西里呼噜地吃着冯云下的面,单良招呼着大家:“这边还有萝卜丝炸虾,天妇罗,诺,这还有炸鱼柳,番茄酱罐头,来来来。别光吃面。”“有汉堡没有啊?”宫京彦咽了一口唾沫,疑惑地问道。“哎,这个,目前没人会做面包,有白面馍,你夹肉不?”“切!”他的回答收获的是一群鄙视。

操场的席棚外,200余名新附军分成数排,在几名规划民干部的操练下,正在训练。“左右左,左右左,一二三四,立定,报数!”“混蛋,你是猪脑子,又转错,左脚布鞋,右脚草鞋,再 转错全体没饭吃!”几只藤鞭用力抽打着,犯错的兵丁哀嚎着努力跟上队伍。

“啪,啪,。。。”席棚后的靶场上,十几名新近俘获的建奴被绑在木桩上。分成几排。50米和100米外各站定一排士兵,正在用夏赛波步枪练习打靶。建奴活靶们早已被打得稀烂,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枪不错,就是太费击针和弹簧。”一名元老抓起步枪,向后拉开枪栓。枪膛里比较干净,只有少数几片纸屑。他用力吹出。“训练完后,还要监督士兵们擦枪,清洁枪管,保养很重要。”“是,首长教导的是,这批规划民比临高的土著强,不少人见过世面,还识得几个字。接受训练内容快一些。”干部毕恭毕敬地回答。

远处冯云在席棚里羡慕地看着开枪的场景,嘴里咽着口水。几名首长走下训练场,向临时搭建的席棚食堂走来。“老总们,开饭啦,赶快趁热吃吧。”冯厨子殷勤地招呼着。当当当当,规划民司务长走到操场旁的大树下,用棍子用力瞧着吊起来的一块长条废铁。“开饭啦,老总们,饭好啦!”他吆喝着。

规划民干部喝止了队列,宣布训练结束,午餐开始。“唱歌,用力唱,一二三,开始!”一队队的新附军按排为单位,高唱着歌,走向旁边的几口大铁锅。几名厨子拎着饭勺,准备给他们开饭。

“我们是铜人,我们是铜人,正义的扶波兵,正义的扶波兵,一定要把鞑子杀死杀死,所有败类驱逐干净、干净,这是我们正义的歌声,这是我们无尚的光荣,一定向前一定向前,一定要让黄旱欣欣向荣,一定要让黄旱永享光荣!”兵丁们声嘶力竭地吼叫着,终于等到了铁哨的嘘嘘声。

饥渴难耐的兵丁们大喜,纷纷抓起地上的铁饭盒、饭勺,排队走近大锅,他们没人得到的是两个杂面饼子,杂豆高粱米粥,大锅海带熬菜,炸杂虾,每人一片白水煮鱼蘸酱油。这时空旅顺近海海产不错,元老们指派兵丁们将近岸沙滩上的几条破船修修补补,用破网在近海捕鱼,补充食粮。罐头食品总是消耗不起的。黄旱已经组成了几支抢粮队,对周边的建奴村寨开展围剿。


我们是铜人,我们是铜人,正义的扶波兵,正义的扶波兵,一定要把鞑子杀死杀死,所有败类驱逐干净、干净,

曲调参考“正义的来福灵”


这是我们正义的歌声,这是我们无尚的光荣,一定向前一定向前,一定要让黄旱欣欣向荣,一定要让黄旱永享光荣!”

曲调参考PLA进行曲

一二三,二二三,三二三,四二三,做操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