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陆主教和他的修道院》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陆主教和他的修道院
作者ID
百度贴吧 儒雅的Lalala
同人重要信息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陆主教和他的修道院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11
最近更新 2016-11-12
字数统计 (千字) 4.6



第一节

自大宋光复东吴以来,苏杭等地居民提到天主教,首先想到的不是高鼻深目的传教士,甚至不是穿着罗马式教士袍走街串巷的髡人教士们,而是热爱豪华仪式,平日里总是蹙眉深思不苟言笑的陆依凡主教和他建立的圣玛利亚玛达肋纳女隐修会。

圣玛利亚玛达肋纳女隐修会,其宗旨是“步武圣玛达肋那芳踪,收容感化失足女子,帮助他们自力更生和忏悔赎罪”,最初由陆主教——圣名若望创立于秦淮河畔,之后迁往苏州,在城外太平山上建立会院,称“圣玛利亚玛达肋纳隐修会苏州慈悲圣母隐修院”。在杭州西湖畔另有一分院,称“圣玛利亚玛达肋纳隐修会杭州圣安当隐修院”。前者红砖绿瓦,绿树掩映于太平山上,俗称“山顶院”,后者白墙黑顶,烟柳飘渺于西湖之畔,俗称“湖畔院”。山湖二院的成立,当时在苏杭两地人民中引起不小的轰动,髡人既来,不止带来了新朝气象、各色法令、种种奇物,竟也使得宝刹丛林之外,多出了“髡和尚”“洋尼姑”来。修女们身披黑色长袍,连同黑头巾、长手套,只把全身上下露出个小小的脸来。然而长袍之下隐隐透出的香气,眉目之间一点淡淡的风情,却令士子游人回忆起她们的来历,需知不久之前,这些“天主幼小的羔羊”还是各处北里平康的翘楚呢。

在大宋军队光复江浙之前,据说陆主教就很热心地在当时由他担任监牧的雷州和高平往来奔走,又是在乡间简易教堂大敲钟铃,聚集赶集的乡民,大谈特谈“要报答元老院恩情,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北上作战光复江浙献一份力”;又是到奉教的大家大户拜访,“元老院是代天治世,我们基督徒没有不殷切期盼元老院胜利的,某公不妨做出表率,出钱出力支持元老院的武功,显出尊府的热心虔诚来。不然将来和佃户乡里有什么纷争,教会也不好出面调解不是?”总之在不惜卖掉几处教堂的大钟,跑死了两匹骡子,有用下地狱被火烤屁股威胁了不知多少来告解的大户之后,陆主教带着他的随从们“谦卑而庄重”地拜访了白多禄总主教和文德嗣相公,代表“南粤奉教民人”向元老院献上一大笔银两、粮草等物,换回元老院一面“敬天爱国”的匾额, 被端端正正地悬挂在雷州主教座堂里面,正与那面白总主教巡视时手提的“荣主益人”的匾额相对,一时也是佳话。

与陆主教同去的,还有一队十二人的唱诗班,具是面目姣好身形苗条,宛如女子的男孩子。传言大多是陆主教——此时他老人家还是主教品监牧——借着元老院整理风纪时从像姑门户里“解救”出来的“纯洁的男孩子”,收容净化之后被好好调教了一番,如今做为唱诗班赠与白总主教,“为教会广扬中华献一份力”。白主教自然欣然接纳,安排他们在主教府住下,而陆监牧则狠狠地得了一番表扬。除此之外同行的还有十来件礼物,做为“南粤教友的一番心意”,消失在了数位元老的府邸门后。

于是不久,上面便有调令来了,“我们顾念天主的光荣和圣教会的益处,为襄赞元老院的伟业,着雷州高平监牧陆依凡·若望弟兄即日起调任苏州都总主教及教省总主教、苏州主教,同时署理杭州主教,并在新的南京主教就任之前,暂代南京主教一职,随元老院北上军队出发。”


陆主教随军北上,战线后方同行的还有主教大人带去的144名随从,具是归化民而奉教的,计有预定的杭州助理主教、苏州助理主教各一人,苏杭两地辅理主教各一人,另有预备将来担任扬州、海门、上海三地代牧区主教代表的神父三人,以上七人等苏杭教务整顿完备之后将被授予副主教职务。除此之外,尚有将要授予神父圣职的修生50人,将授予执事圣职者14人,大修院修生24人,小修院、备修院修生各12人,主教私人仆从7人,见习修士12人和见习修女6人。

尚在雷州时,陆依凡就一边向修生教授教理和礼仪,一边同当地归化民医务工作者一道对修生和修士们进行医疗和护理方面的培训。经年累月耗费无数心里,竟也让一干人等隐隐然如群赤脚医生一般了。这道令一旁观察的耶稣会教士很是不解,“这位年轻的主教关心医学和草药胜过教授信理,”一名耶稣会士在向总会汇报的信件中不无担忧地写到。

陆主教离开雷州北上这事,元老院中不乏心生警惕的,“这个假和尚到底想干什么?小心他们和元老院抢人头。”不过最最担忧的倒是大宋天主教内部人士,尤其是继任的雷州主教:“陆牧此去,教区管下人手少了近半,这可让我怎办才好!”于是即使时已经开拨的时节,新任雷州主教还写信到军中:“请您务必为我们再留下几个神父,另外高平七处教堂的钟,您何时归还?”

【插播】罗马天主教大宋自主教会资料(1)

罗马天主教大宋自主教会,正式名称为:

罗马天主教临高和元老院治下全澳洲、东亚、印度支那、南洋及突厥斯坦的自主教会,略称大宋自主天主教会


自称建立于1279年,南逃澳洲的大宋遗民在航程中救起遭遇海难的叙利亚籍主教玛尔·厄佛冷,厄佛冷与宋人中的华人基督教神父李恩之·革利免和陈道之·额我略一道在澳洲建立了第一处教会,建立主教法座。1283年,厄佛冷临死前按立包括李恩之、陈道之和孙天锡三名宋人神父为主教。到1379年,已建立教区7处,并于同年在主教会议上经祈祷后抓阄,决定将教会升格为教省,并追认圣厄佛冷及以下四任主教为澳洲总主教。1522年在主教会议上决定将东澳洲总主教升格为大总主教,卡托利科斯。在北上复国以前,已有教省9个,教区50个。


历任教会领袖(北伐复国之前):

圣厄佛冷 1279-1283

圣革利免一世(李恩之)1283-1312

圣雅各一世(孙穆仁) 1312-1337

圣厄博一世(张溥) 1337-1351

圣多默一世(陈弘道) 1351-1366

圣若望一世(顾忠) 1366-1381

圣达卫(张敏) 1381-1390

若望二世(文承宗) 1390-1401

革利免二世(种宗道) 1401-1408

以撒(陈修) 1408-1410

圣革利免三世(岳再思)1410-1431

圣肋维一世(欧阳文忠)1431-1448

额我略一世(章芬) 1448-1449

圣额我略二世(章芳) 1449-1461

肋维二世(欧阳纯) 1469-1481

雅各二世(穆天生) 1481-1489

额我略三世(章钊) 1489-1492

圣厄博二世(崔闵) 1492-1495

雅各三世(单文雄) 1495-1500

雅各四世(慕容博文) 1500-1522

额我略四世(章棣) 1522-1530

圣革利免四世(滕岳) 1530-1536

革利免五世(关逢熙) 1536-1548

圣肋维三世(欧阳杰) 1548-1555

多默二世(陈保大) 1555-1568

若望三世(文开明) 1568-1576

多默三世(陈乾) 1576-1579

雅各五世(慕容子美) 1579-1584

革利免六世(关烨) 1584-1596

额我略五世(章基) 1596-1612

【插播】罗马天主教大宋自主教会资料(2)

陆依凡主教主日布道——创世纪3:19“你必须汗流满面,才有饭吃”节选

亲爱弟兄姐妹们,愿主的平安与你们同在。

我们在上主的台前聆听了祂的圣言,按照创世纪所记载,天主曾向犯了罪的原祖这样说:“你必须汗流满面,才有饭吃。” 我们知道,天主的话,就是祂的大能的彰显。祂曾一言从虚无中创造世界,也用祂的话显明祂的诫命。那么经上的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在天主说这话之前,原祖父母犯了罪过,他们舍弃了原本的恩典,悖逆、欺骗并各样的罪过就一道进到世上来。原祖父母犯了罪,他们既是万物的首席,在天主台前做万物的代表,他们既犯了罪,就背弃了上主。他们转过脸不看上主,就与上主隔离了。上主,我们的天主,是万物的开始和终末,一与祂隔绝,就失去了天主的恩典。天主最大的恩典是什么?就是存在,就是生活。所以经上说:死亡因为罪过就到了世界上来了。原祖父母做万物的首席,离弃上主,就有了必死的命运,万物也因为他们的罪过有了必死的命运。原来万事万物是和谐美满的,现在既有了必死的命运,他们就首先失去了和谐,就相互为敌了。以前万物为人效力,饿了树上有果子吃,渴了清泉喝,累了有树荫给他去休息,现在都没有了。万物与人为敌,就不为人效力了。你看现在我们不就是与万物为敌么?…………(略)

…………所以天主为万物向我们人类申冤,经上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又说“我是嫉邪的主”。上主是容不得一点冤枉不公的,祂是一点点不公,都要报应的,只是我们时常愚昧,不晓得天主的安排,就以为可以躲过去。你们不晓得天主是报应的主么?就是你躲到天涯海角,躲到死,你能躲到哪里去?你以为祂在你活着的时候报应你,很怕人么?你们要晓得,祂在末日的时候,是一件小事也不放过,要清算,要报应的,那时候的报应是什么?就是地狱,就是永死。所以天主为了万物向人类施报应,这个报应的第一桩,就是我们都要劳作。“汗流满面,才有饭吃”。大地不给你吃的了,万物不给你效力了,你们人类带个头,把我们坑害了,还要我给你吃的,给你穿的?没有真么好的事。所以我们就要自己去动手了,没有什么事天然就该给我们的,要我们自己去动手。你要吃米,就要种稻子,稻子也不是自己就给你生出米来,你要打理它,要插秧,要除草,要施肥,长起来了要灌水,水大了要把水排出去,要收割,要打谷,才有米吃。很劳累,很辛苦。本来经上说了,万物在人的管辖下,这是天命,但我们犯了罪,万物就不听你的管了,还要为难你。天主就要替万物做主说,“你必须汗流满面,才有饭吃”。就是我们要靠自己,很艰难,但必须靠自己养活自己,要自己出力。这就是个天主的惩罚。那你们再想想,犯了罪的,该受这个罚,你受了,就不另外再给你个罚了,那你不肯受的呢?欠了账,不肯还钱,是不是有利息?明国的时候,还要打板子。你已经犯个错,又错上加错,是不是罚得还要大?所以我们晓得,经上说了,要汗流满面,那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是不是不听天主的罚?那天主怎么报应这样的人呢?自然就是各样的罚谴,就是死了,到天主台前,当着万物的面,天主也要罚这样的人,叫他到地狱里面去,永远受苦。所以你们要担心,心里时时刻刻要记着上主的话,“你必须汗流满面,才有饭吃”。你们做农的,要想自己是不是偷了工,你们做工的要想自己是不省了力,你们行商的要想自己是不是操了心,你们读书的要想是不是下了功夫,你们做军的要想自己是不是拼了力气,不然今天轻轻松松吃了饭、穿了衣,到了将来都是要还的,就是到了末了的时候,天主要为你这白白吃的一碗饭,讨你的罪过,那就没人救得了你的。你们时常要记着。 明国那些大官人就是这样的,并不曾为衣食下过力气,坐在那里,我们是都见过的,就坐在家里面,并不曾下苦力,不曾做事,就有饭吃,就有衣穿,有人伺候,所以天主就降了天罚,把他们交在元老院的手里面。元老院是天主立起来的,没有天主的旨意,哪里这么壮大强盛?元老院是天主立起来的,是天主施恩的器皿,也是天主施罚的刀柄,天主就把那不做事的、吃酒跑马的、在家了享福的,就交在元老院手里。有些就死了,还有些发去做苦力了,还有些夺了产业,又不会做事,眼看着要死了。你以为这是天主的报应?不是的,这等人不晓得悔改,不晓得要劳力流汗才吃得饭,到底死了也是白死,他们到了末了的时候,怕是要下地狱的。你们不要走他们的路,要勤劳做工,养活自己。…………(略)

…………就是有了余粮余钱也不能偷懒,还是要继续做工,因为你不晓得你做的工当不当得上你吃的饭,那你就要汗流满面,你这饭才吃的平安。你们不要学那些闲散的人,不要学那些明国的富贵人家,你们却要听上主的诫命,“汗流满面,才有饭吃”,这样你就不造自己的罪过,反而有天主的护佑,才能平安。这就是上主的旨意,你们要听,你们要照着实行。

愿关荣归于父及子及圣神,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远,阿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