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雏鹰之怒—记澳宋空军第一战》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雏鹰之怒—记澳宋空军第一战
作者ID
其他网站 知乎:谢雨晨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台湾,花莲
涉及方面 军事
内容关键字 热气球,平叛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雏鹰之怒—记澳宋空军第一战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8-11-11
最近更新 2018-11-11
字数统计 (千字) 3.3



1638年的今天,澳宋伏波军空军正式成立。69年锻铁翼神箭,69年筑蓝天长城!他们始终全心全意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默默守护祖国蓝天,舍生忘死保卫元老院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哪里需要空军,哪里就有空军的飞行器和部队。1707年11月11日是第69个澳宋空军建军节。在全国各界向空军这个战斗的集体致敬的同时,我们采访了原澳宋航校校长、空军第一团团长、空军副司令李翔元老,为我们回忆那激动人心的空军第一战:

一六三八年,我当年21岁,在空军航校做教员。那年冬季,台湾东部出现了一些不安定的因素。那年花莲据点刚刚建成,附近的部分高山族土著便开始蠢蠢欲动,甚至刺杀我基层干部。一次,我们的干部诚心去做工作,他们装作鞠躬,当我们的干部低头回礼时,竟被他们一刀将头砍下来了!

是可忍,熟不可忍!事实教育了我们。我们还是启用老法宝:军事打击为主,政治争取为辅。单纯的政治工作,他没有看到你的实力,还以为你是软弱可欺。我们就在这个情况下奉命出征。

那时,花莲附近的一些头人,酋长等,正在蠢蠢欲试要举行暴动,被我们提前发现了。当地国民军就在一个下午将他们一起集中起来,用三十辆马车装了50来人,动用了一个加强连护送,把他们运到我们屏东机场来,说是来“参观”飞行表演。

花莲机场建在海边,东面是海。机场的方向就是南北向。那天,我们在机场跑道的南面大约50米的地方,放了20个煤油桶,装满了煤油,摆成半径10米的园靶。

这些头人到后,被安排在机场中间“观战”。首先是空一团的两架猛禽级热气球起飞爬高到500米后转舵掉头往回飞,在水平距离跑道2000米时对准汽油桶就是一阵连发扫射,只见气球上的三四式机关炮冒着火舌,刹那间那些油桶火光冲天而起,接着就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加上热气球气囊上绘制的如同鬼魅般的图案,那阵式对一般普通百姓来说,可真是有点闻风丧胆呀!热气球轮番扫射绕场一圈后缓缓落地,接着就是空二团的两架“神威”级热气飞艇跟进起飞。他们也是由西向东,高度600米,向着南面的山头实施轰炸,每艇携带三颗25公斤爆破炸弹。炸弹准确落在地靶上,窜起冲天的浓烟,威力巨大的航弹震得大地都在抖动,伴随着气浪冲击波,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真给这些“参观者们”前未有的震慑。尤其是这些个部落酋长、头人们都是很迷信的,以前又没见过飞行器,对于热气球和飞艇,他们非常畏惧和崇敬,形象地将其称做“天神”,这下子真感到伏波军是“天兵天将”了。当时就有人经不住这种场合而瘫倒在地上,有个别人尿了一裤子,还有人高呼口号:“元老院万岁!王主席万岁!”真是丑态百出,无奇不有。

接着我们就在花莲市政厅里开起了了座谈会。哈,那个热闹劲就别提了,他们都纷纷地表示要拥护元老院的政策,拥护大宋政府,要带领高山族人民紧跟元老院,做心向教化的表率。我们知道,对这些人,一次二次的教育是远远不够的,今后的工作还相当的漫长和艰苦。但通过这次的飞行表演,对当时的局势稳定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的。

但少数地区还是有些零乱的流窜叛匪在进行顽抗,对付他们,就由空军配合国民军和伏波军山地营来进行围剿。

在空中政治攻势的飞行中,我空军飞行器飞临叛匪上空时,他们不躲避不疏散。有些被国民军俘虏的叛匪甚至说:“元老院的空军和陆军不是一家人”。随着叛匪的日益猖獗,指挥部开始下令执行空中打击。开始,我们用“神威”级飞艇的主要武器——航空炸弹对叛匪实施轰炸,但是收效不大。由于叛匪多是分散小股活动,所以我们空中军事打击的方法,改为对叛匪实施空对地射击。在空中打击实施不久,叛匪很快就成了惊弓之鸟。一旦发现我们飞艇,他们就迅速疏散隐蔽起来。这样一来对地扫射的效果也大打折扣了。后来,由于伏波军山地营对分散的小股叛匪围而歼之,叛匪为了提高抵抗力,被迫又把分散的人马集结起来。

一次,集结起来的数千叛匪,被我军包围在太鲁山的山顶上。开始,国民军从四面向山上发动强攻,由于敌人居高临下,山势险峻,没有成功,而且我军还有不少伤亡。平叛指挥所下达了立即出动飞艇对太鲁山上的叛匪实施轰炸的命令。

空一团的“马千嘱之怒”号机组经过仔细搜索找到了聚集在太鲁山顶上的叛匪。叛匪们大概还未曾尝到元老院空军铁拳的滋味,竟向飞艇射起了箭。“马千嘱之怒”号机组准确地将所有的航空炸弹全部投下,当场炸死炸伤叛匪约100余人。与此同时,国民军部队乘势进攻,勇猛地冲上山顶,一举全歼了这股顽抗的叛匪。

在我空军陆军密切配合,反复围剿下,叛匪大部分被歼灭,一部分逃到了日月潭以北、台中以南,计划躲藏在山区。这批残匪共有五百余人,裹胁群众一千多户。我们伏波军山地营跟踪追击,但因地区广阔,地形复杂,天气变化无常,追击了二十八天,仍未找到叛匪主力。“马千嘱之怒”号机组被派往执行侦察任务。由于天气原因,飞艇迫降在南投地区的林地上。地面的叛匪看到飞艇坠毁后,疯狂地向机组发动了进攻。而在当时,机组每人只配备了一支1630式制式手枪和24发子弹。他们进行了顽强英勇的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等我们救援部队赶到时,叛匪己经撤走。结果发现我们的烈士统统都被割去了人头。多么惨忍的一伙叛匪!在政工干部的实例教育课上,我们都纷纷表示要为死难的烈士报仇!此后我们也接受了教训,每架飞行器都带足了弹药,除了手枪外,每人还有一支米尼步枪,配备了20发子弹,另还有四颗手榴弹。有了这些武器,就可以顶一阵了。大家约定,万一弹尽粮绝,最后一颗子弹一定是留给自己。

这时的战区已经缩小到玉山山脉到阿里山山脉之间的一片丘陵地带,在这里分布着我们的陆军部队四个营建制单位。叛匪己经是瓮中之鳖了,只不过剿匪地面部队一时找不到他们的踪影。这时,飞行器的侦察就是至关重要的了。

1639年三月的一天,指挥所下达了总攻的命令。这时天气已经开始变暖了。飞行侦查已经大致锁定了叛匪的位置,陆军会在空军轰炸后发动进攻第二天八点起飞。

八点整,我带领着“贼鸥”机组准时起飞,对准航向目标飞去。我带领机组寻找目标,发现后投下信号弹,紧随其后的“文德嗣之威”号和“席亚洲之拳”号就会按照指示轰炸目标。到了战区,伏波军老大哥正在起火做饭,炊烟袅袅的,老远就看见了。到达陆军营地上空,只见一片黄色帐篷整齐地排列在一座山坡上。我们打开无线电,相互问好之后,地面部队就给我们下达了任务,让我们对他们宿营地的西北方向进行空中侦察。他们昨晚发现西北方有叛匪出没。我们当即向西北方向飞去,结果只飞了3000米左右,就发现了叛匪营地。那儿有二十多顶黑色的帐篷,大约200~300人。我迅速报告了地面部队。他们接报后一边迅速朝这里赶来,一边回复要我们再认真看看,确认情报。

我们于是又降低了高度,非常低的掠过目标的上空。这个时期,飞行器低空飞行是很危险的,因为叛匪有了西班牙人为他们提供武器和训练,也有了燧发枪,“展无涯之锤”号机组在执行一次侦察任务时就遭到地面火力的射击,他们赶紧掉头,飞回来一看,嗬!吊舱被打了29个洞!好险!我们这次遇上的叛匪也同样凶残,我们一出现下面的营地顿时炸开了锅,还有不少人拿出弓箭火枪向我们开火,为了仔细确认一下,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的帐篷、衣着、人数跟山地营通报的完全一致,这肯定是最后的叛匪无疑了。我们迅速确定了目标的具体位置和数量。

我们报告情报准确无误后,地面就果断地命令我们实施轰炸。我当即射出信号弹,为后面的两个机组指示目标。紧随其后的“文德嗣之威”号和“席亚洲之拳”号经过瞄准后立刻投下航空炸弹和燃烧弹。刹那间只看到目标区像是“满天星”礼花绽放一样闪闪发光,一股股浓烟腾空而起,一片片帐篷被冲击波掀飞,一片片树林燃烧殆尽,剩下受惊的叛匪在四处狂奔,这一切都标志着“准确命中,全面覆盖”。紧接着,周围包围的陆军一拥而上,彻底解决了其他惊魂未定的土著。经此一役,高雄和花莲周边的的土著之乱被彻底解决了。

至1639年5月,台湾的平叛全部结束。八个月的平叛中,投诚来归者占叛乱武装人数的42.8%,歼灭叛匪骨干分子3300人,只占全部土著人口的2%。在平叛过程中,伏波军和国民军官兵也牺牲了51人,负伤87人。他们是为了元老院解放全国、支持澳宋帝国资产阶级革命而牺牲、负伤的,我们要永远纪念他们!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