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行动
霸王行动的地图
日期 1632年9月20日
地点 中左所一带
结果 元老院胜利,郑芝龙集团溃败
参战势力
伏波军 郑芝龙集团
指挥官
明秋 郑联 郑芝龙
配图:霸王行动的地图


霸王行动是元老院于1632年9月,针对郑芝龙集团发起的战争军事行动。[1]

这次陆海军联合登陆作战的名称由东门吹雨恶趣味的命名为“霸王”――一旦战役达成,元老院就真正成为整个东亚海域的霸王。

背景

临高政权势力不断壮大,引起郑芝龙集团的恐慌。

导火索

目的

参战兵力

元老院武装力量

  • 海军第一舰队全部
  • 几个中队从临高调来的海岸警备队巡逻艇
  • 几个海军火力支援中队
  • 陆战部队海兵队第一远征队
  • 陆军步兵第1营全部
  • 二个炮兵连
  • 一个重炮兵连
  • 二个特侦分队

郑芝龙集团

  • 十四艘三桅炮船
  • 两艘欧洲式帆船
  • 上百艘双桅福船和广船
  • 陆军机动兵力三千余人

开战

澳宋历史地图集17-霸王行动.jpg

1632年9月20日,伏波军陆海军发动联合登陆作战。海军第一舰队主力突入围头湾。一举摧毁停泊在海湾内的全部船只,同时海兵队和陆军对安平、厦门岛、鼓浪屿和大小金门岛进行登陆占领。

9月20日为霸王行动d日,d-3日,舰队出航,集结于澎湖,在澎湖马公岛设立前进基地。囤积粮食、食水。d-2日,由特侦队首批登陆安平、大金门岛和厦门岛,在预定海滩设立引导点。d-1日凌晨,前往金门岛。

按照计划,舰队将首先袭击停泊在料罗湾内的全部船只,随后各舰将集中火力轰击金门,摧毁金门岛的防御,海兵队登陆实施攻击-占领-摧毁行动。

占领大小金门岛之后,在金门岛上展开指挥所和换乘站。分别对厦门岛和安平实施进攻。

9月27日凌晨五点,明秋接到了从临高海军部发来的电报:“开始行动。”明秋在基地召见第一舰队所有舰长。下令:“元老院已经决定向郑芝龙开战,本舰队将马上前往金门打击郑芝龙的舰队,并掩护陆军部队在金厦地区登陆。”说完之后,他向各中队指挥官和舰长下达了命令任务书。

突袭料罗湾

1632年9月20日,伏波军发动陆海军联合登陆作战。海军第一舰队主力突入料罗湾。旨在一举摧毁停泊在海湾内的全部船只,同时对大小金门岛进行登陆占领。

第一阶段

9月20日凌晨4点,明秋下令让舰队全体人员进行了战前的最后一次早餐。1小时后,第一舰队以单纵队行进。打头的是四艘风帆特务艇,随后是以立春为首的五艘蒸汽动力战舰,其他风帆特务艇中队在其后1海里处跟随。所有舰艇均实行严格的灯火管制,仅有航行信号灯闪着微弱的光芒。

凭借精确的海图和导航定位,9.20日凌晨5时,第一舰队的主力已经进入料罗湾,以4节的速度航行。金门岛的轮廓已经隐约可见。一名瞭望员发现在舰队北面3海里处有许多船只的轮廓。射击指挥室的值班军官立即用红外望远镜观察料罗湾。他看见料罗湾里沿岸有许多船只停泊,纵深三四排。都是中小型的船只。在稍靠西更远的地方。停泊着七艘千吨级排水量的三桅炮船。明秋下令舰队全体人员进入战斗位置,弹药库打开,时刻准备开火。

立春号迅速升起信号旗,同时用灯光信号通知各战队、中队,以单纵队准备作战。5时10分,从立春号发出命令:前进。敌在料罗湾![2]按既定方案,五艘装备线膛炮的蒸汽战舰先进行射击,打乱敌人之后再由特务艇抵近炮击

5时12分立春号的130mm主炮从3海里外首先开火,随后掣电、驭风、乘浪、扬波四舰依次开火。立春号引领4艘炮舰向料罗湾船群的第一轮炮击之后暂停射击,迅速修正射击诸元,他们的目标是更远处的七艘主力炮船,刚才的一轮炮击只是为后续的特务艇中队指明射击的目标。特务艇中队跟随其后,但是他们的火炮射程要短得多,因而他们保持着炮火静默,继续向着料罗湾内航行。

当立春号向前航行了1海里,距离七艘三桅炮船只有2.5海里的时候,明秋在舰桥上下达了“打开探照灯,全战队齐射”的命令。立春号立即打出了第一个齐射,准确的覆盖住了一艘三桅炮船。冲天的水柱瞬间将敌船淹没。在立春号开火之后各舰主炮和侧舷火炮在探照灯的指引下一艘接着一艘陆续开火。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天色也愈来愈亮,第一舰队已经不再需要探照灯指示目标。炮长不断的根据水柱的落点不断的校正目标,炮手们越打越准。这七条炮船组成的舰队中的几艘船虽然已经拔锚,但是在第一战队密集而准确的炮火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木制的船体只要被一枚榴弹击中就会给船壳和甲板造成严重的结构性损伤,弹片混合成碎木片横飞,甲板上顿时血肉横飞。甲板上的易燃品也没有得到管制,被炮弹击中之后很快就燃起大火。一艘炮船被直接命中舰尾的弹药库,引发的大爆炸将其炸为二截。

自始至终,虽然也有几艘炮船勉强开炮还击,但是火炮数量太少,射程也不够,几乎没有给第一战队的舰船带来什么威胁。只有当第一战队逼近到1海里左右的时候,才有几发炮弹落到纵队中,但是没有击中任何目标。而此时,炮船已经差不多全部被击中,大多数已经沉入料罗湾,或者成为一具浮在水面上熊熊燃烧的船壳了。最后的二艘三桅炮船也在下一轮炮击后彻底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在随后的炮火中一一沉入海底。

与此同时,特务艇中队以单纵队平行进入料罗湾,在逼近到一千米的时候,各中队在先导中队的引领下调转船头,与海岸平行航行。以先期第一战队开火后击中燃烧的敌舰为目标参照物,各舰自由开火。

在海面上燃烧的船只和岸上不时飞起的特侦队的信号火箭的指引下,特务艇中队用加农炮和卡隆炮轮番射击 。加农炮中队从远距离开火压制,随后卡隆炮中队抵近补枪。按照战前的训令,他们大量发射使用了榴弹和烧红的燃烧弹,以取得对木船的最大破坏效果。

五个特务艇中队一边航行一边从侧舷喷射着浓烟和烈火,弹如雨下。聚集在料罗湾里的庞大船队一艘接一艘的中弹、燃烧,水面上冲起的大火使得许多靠近岸边尚未面对伏波军炮火的船只也被引燃了。料罗湾沿岸炮火呼啸,烟雾遮天,夹杂着红色火焰的爆炸此起彼伏,被击中的船只烟雾和烈火直冲云霄。

郑家事先布置在料罗湾沿岸的红夷炮炮台在中终于开炮还击,但是在水面上一片混乱的局面中,连观测目标都很难做到。更别说有效的射击目标了。稀稀拉拉的炮弹无的放矢的随意射击着,大多数落入海中,有几发甚至击中了己方船只。

5时40分。跟随着特务挺中队进入海湾的火力支援中队在大发艇的牵引下抵达站位,30艘火箭船向海湾内的残存船只齐射黑尔火箭,每艘火箭船发射30枚火箭。瞬间天空中犹如无数陨石流星同时降下,仅仅这一幕就已经让残存的郑家水手和士兵们肝胆俱裂,岸上炮台的炮声彻底的安静下来。料罗湾的大火燃烧的愈发旺盛。

登陆阶段

早晨6时30分,先导中队在乳山以南调转船头,开始返程航行,用另一侧火炮对湾内残余的郑家船队射击。此时料罗湾内的郑家船队已经十不存一,原本停泊在内侧的船只也大多被引燃,水面上浓烟滚滚。已经难以观察。而且从乳山等处潜伏的特侦队也发来了电报,告知炮击效果极好,已无继续炮击的必要。

在立春号上观测敌情的明秋认为已经达到了第一阶段的作战目标,无需在残骸上浪费更多的炮弹,因而发出信号,让特务挺中队退出战斗,重新装弹,掩护陆军登陆。

海兵队和陆军士兵使用划艇和机动艇登上海滩――由于料罗湾沿岸大火过于灼热,登陆地点选在后湖山下的沙滩。山上原有一座营寨,但是在海军的火箭轰击下守军已经溃散。老狄带着他的第一远征队未受任何抵抗就等上了沙滩。[3]

金门岛上的郑家陆军并未做太激烈的抵抗,大多数营寨都是弃寨而逃,许多人逃到岛屿北侧,坐船渡海到大陆去了。大多数人人丢弃刀枪铠甲,逃入岛屿中部的山地。

明秋任命老狄为金门警备司令,负责对全岛进行清缴。同时,拨给他若干巡逻艇和机动艇,命令当天中午前拿下小金门岛,清理小金门上的敌人。控制大小金门及附近海域。

明秋交代了任务之后,当即兵分两路。第一战队往厦门岛进发。清理厦门湾内的郑家船队,掩护部队登陆厦门岛。特务艇中队和机动艇大队进攻安平。

至此,料罗湾内的郑军水师全军覆没,大小金门岛也被伏波军占领。

炮击安平

在第一舰队闯入料罗湾之前的二个小时,薛子良率领特侦队的一个分队携带新式的试三十二年式大队炮从石井江前往安平,随队的还有元老应愈。这次对安平的“斩首”行动由应愈来主持炮火奇袭,因为他不仅对熟悉火炮,而且是极少数能够实施超视距炮击的元老。

此次行动的目标是直接炮击郑芝龙的中枢,并设法击毙若干郑家中的主要首脑人物。为了精确测绘出可供炮兵射击指挥用的地图,对外情报局组织了一次对安平的飞越航拍,拍下了安平镇的全境俯视照片,再参照人员的实地测绘,据此绘制出了网格坐标大比例精确地图。

为了给炮兵提供弹着点观察,以便进行射击修正,队员们在沙丘顶临时架设一架9米高铝合金折叠梯,用绳索斜拉固定。由观察员爬到最上面进行观察。

炮击开始后,应愈先用榴弹轰击郑府,炸得里面的人惊慌失措,四下逃命。然后再用榴霰弹在逃生的人群上空覆盖射击,进行无差别杀伤。虽说死伤的肯定大多是府内仆役,但是毫无疑问能够击毙若干郑家的重要人物。

当郑府陷入混乱时,海军展开对安平的炮击。迫使郑家的主要人物开城逃走,这个时候分布在要道上的狙击小队就开始对出城人员中地位显赫者进行狙击。

炮击造成了安平极大的混乱,炮声停歇后很久才从城内派出了百十人的队伍向炮兵阵地过来搜索,他们在遭遇到步枪连续的精确射击之后丢下十几具尸体退了回去,随后海军的特务艇中队抵达安平,在一场没有多少悬念的战斗中全灭了停泊在江面上的所有郑军船只。

还没等海兵开始登陆攻城,城里已经自己乱了起来,四处起火。埋伏在各处的特侦队小组就开始报告各城门都已经打开,四处都有人在出城逃跑,逃跑的人如此之多,如此的汹涌,以至于各处的狙击小组根本无法拦截,只好看到服饰华丽的,骑马坐轿的就开火,倒是打死了不少人,但是更多的人逃了过去。

海兵队很快就控制了安平城的四门,着手灭火恢复秩序。

厦门湾海战

郑芝龙闻讯后,立即派遣郑联率船队增援围头湾。途中与伏波军海军第一舰队遭遇。

9点17分,擎电号由于轮机过热而喷出异常浓黑的烟柱,引起了在西北方向郑联的旗舰桅盘上的水手的注意。9点19分立春号上的瞭望员报告:“敌船100艘。方向西北偏西2.5海里,接近中。9点30分,郑联的座舰桅杆顶部的瞭望水手发现东南海平面上有大片烟柱。而后辨认出高耸的桅杆,那是立春号的前主桅。双方距离5500米。

由于长时间的航行使火攻船的队列拉得过长,故郑联发出命令:“降下中帆,让火攻船都赶上来!”

注意到郑联的舰队开始降帆后,明秋下达命令:“左舵15度。全速前进!”根据明秋的命令,立春舰和之后的四艘炮舰依次调整航向,抢占t字阵位。双方舰队开始拉近,距离4500米,第一战队的炮手们摩拳擦掌。水兵们推动着装填杆,一枚枚榴弹从炮口被填进炮膛,火炮开始转动,身管仰起,随时准备开火。

此时郑联的战舰排成三队,二艘欧式“夹板大船”和三艘三桅炮船以纵队航行,另一边是14艘大型广船、福船,以双纵队航行,在这二队的更靠北的地方,是不成队形,首尾长达数海里的火攻船队。而第一战队正在郑联舰队主力纵队以南偏西方向,与郑联的舰队形成了一个倾斜的t字头。

双方距离2800米,旗舰立春号打响了海战的第一炮,早已蓄势待发的炮弹像轰雷一样出膛而去,后面的战舰依次开火,郑联的舰列中顿时腾起的黑色烟云和五颜六色的水柱,战斗开始了。郑家的战舰马上还击。红色的炮弹拖着黑色的烟迹在空中翻滚着,向第一舰队飞去。大多数没有接近就落到了海中,只有少数飞到了舰队附近,不过距离战舰也实在太远了,溅起的水花甚至没有弄湿第一战队战舰的甲板。

随着距离的逐渐接近,第一舰队的炮火也越发猛烈,炮弹几乎全部飞向郑联船队打头的欧式船。这艘排水量700吨的三桅大船几乎立刻就被水柱淹没了。忽然,水花中火光一闪,一发130mm榴弹击中了船壳,摧毁了船只。接下来,第一战队的炮火越来越准确。从第一发炮弹命中以后不过4分钟内这艘船被130mm炮弹击中2次,桅杆和帆缆全灭。全船陷入大火,瘫在海面上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炬。

在接敌后不久,郑联就发现己方绝无可能在炮战中胜过对手,于是命令火攻船点火冲锋。随着时间的推移,战斗实际上已经变成一场单方面的射击表演,郑家舰队在五艘主力战舰先后重创和沉没之后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其余的船只不过是在设法逃走而已。但是他们无视海战战术的敌前转弯等让自己成了最好的靶子,炮手们竭尽全力的表现自己的炮术水平,一艘接一艘的船只被击中,起火,沉没。

瞭望哨上观察到被命中的船只已经超过了14艘,其中10艘燃起了大火,另有5艘已经从海面上消失:可能已经沉没或者退出战斗。

已经进入战场的20多艘火攻船在混乱中一起点火开始冲击,火攻船顺风顺水,十分有利,但是他们的位置距离第一战队最远,仓促发动进攻的时候还有差不多3000米的距离,即使以6节的速度前进,也还是被第一战队轻松的避让过去了。而一旦被避过,要想追击逆风逆水航行的第一战队的蒸汽战舰,对靠着风力获得冲刺力的火攻船来说简直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在海风的劲吹之下,不但水手们难以控制船只转向,而且已经引燃的火势越吹越大,灼热的空气让水手们难以存身,只得纷纷弃船。一艘艘失去了控制熊熊燃烧的火船就在风力的推送之下漫无目的的漂去。

10时40分,明秋下令第一战队停火,开始转向。郑家的舰队的船只一部分已经瘫在水面上熊熊燃烧,一部分沉入了水底,除了几艘落在后面的福船和广船见机的快,及时转舵逃走之外,郑联的舰队已经十不存一了。后续的火攻船在看到己方船队遭到如此巨大的打击后,纷纷调转船头,四散奔逃。

火攻船队的不战而溃使得第一战队的节奏缓了下来,明秋下令降低航速到3节,向西航行,以避开战场上的硝烟,同时让各舰修理设备。10时30分,明秋下令各舰提前吃午饭,15分钟之后,第一战队向厦门岛逼近。

至此,厦门湾海战以伏波军海军第一舰队的全胜而告终

登陆中左所

石志奇少校在登陆

在厦门湾内击败了来援的郑联舰队之后,伏波军海军第一战队向厦门岛逼近。此时厦门岛上已经乱成了一团,从厦门岛的高处可以勉强看到厦门湾里的战况,从海上逃回来的一艘火攻船抵达厦门岛引起了全岛的恐慌。在意识到无法在海上击败伏波军之后,郑芝龙决定以陆军死守厦门岛。于是他向各处海岸撒出塘马,其次将主要兵力集中到中左,联同各家家丁亲兵和他的私人卫队,兵力总计四千人。一旦发现伏波军登陆,就在中左所城外迎战。

第一战队稍加修正休整,在下午一点开始沿着厦门岛西南海岸航行,直逼中左所城。

中左所城在厦门岛的西南海岸,背靠五老山,与鼓浪屿隔海相望,大致是旧时空厦门大学的所在地。在所城的东面正是著名的胡里山炮台,因为此地扼守着鼓浪屿和厦门岛之间的水道要害,号称“八闽门户、天南锁钥” 。位置十分重要,因而郑芝龙在胡里山上也修筑有一处炮台,架设了几门从葡萄牙人手里买来得舰载24磅加农炮。

伏波军估计炮台火炮射程有限,难以威胁到海上航行的第一战队的舰船,但是毕竟是一个麻烦。特别是胡里山炮台上的火炮能够落到到第一远征队预计登陆的海滩,因而在发动登陆战斗前要摧毁这一炮台。

第一战队驶过怀信石,随后标定目标开始炮击。胡里山炮台的具体坐标已经由特侦队实现进行了标定测绘,因而130mm火炮只试射的几次就已经夹中了目标。烟火和浓烟笼罩着胡里山,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炮台在烟尘中渐渐塌毁下去,瓦砾和碎石在横飞。每次弹着。特侦队的观察员就会从无线电里报告弹着点,立春用旗语和灯光信号向各舰通报。几轮齐射下胡里山上来旌旗林立的营寨炮台已经在烟火中湮灭了。

第一舰队安全驶过胡里山炮台。随后各船下船锚,明秋下令:“开始登陆。”

登陆地点选在胡里山炮台前的沙滩上,此地距离中左所城还有大约二公里。选择在这里是为了避免进入中左所附近的锚地:锚地里现在停泊着许多船只,码头上还有库房和货栈。具有火攻的天然条件。一旦郑家纵火焚烧码头和锚地,整个中左所前就会成为一片火海,陆海军将被迫撤退。

在伏波军组织登陆的同时,郑家舰队派出了郑芝鹏率领的火攻船队进攻正在进行人员换乘的伏波军舰队,为击败伏波军,郑芝龙开出了前所未有的赏格——“一个人先赏二十两,撞中敌船的,回来后再赏五十两!”“另外再叫粮台上送三十万两到门楼这边摆开,我要大赏三军!出城攻打的官兵,每人赏十两,守城的每人五两!只要打退髡贼,每人再赏五十两!战死的除了抚恤,一样也得赏!”在二十两银子的激励下,原本低迷下去的士气,又升了上来。留在鼓浪屿和逃回来的火船还有六十来艘,郑家的人普遍认为,以现在的形式,颇有成功的机会。郑芝鹏当即下令全队出动,挂起满帆来直朝胡里山冲去。船队出航之后,立刻拉开一个宽大的正面,朝着胡里山下的海边冲杀过去。

火攻船队的出动立刻就被立春号上的观察员发现了,明秋当即下令清理甲板。暂时停止卸载货物,同时命令所有主炮装葡萄弹。葡萄弹在结构上类似榴霰弹,但是弹丸要大得多。一般只有海军使用,专门用来对付轻型舰艇和破坏敌方战舰的甲板设施。

火攻船在帆桨的联合推动下,以平均7节的速度冲了过来,很快就逼近到了距离下锚地点不到1链的地方。

随着开始射击的命令,立春号的二门130mm主炮再次发出怒吼,长长的火舌将炮弹推出弹膛。炮弹旋转着飞过一千多米的距离,在密密麻麻的的火攻船队上空凌空爆炸,火药将每发炮弹内十几颗犹如乒乓球大小的霰弹激射出来。朝着船队喷了过去。

葡萄弹的弹丸瞬间撕裂了人的躯体,甲板上的柴火,最后打穿了船板。海水立刻涌入了船体。

第一轮炮击就有三艘火攻船开始进水下沉。更多的船中了弹,失去了控制――有的是桅杆被打断,有的是水手送了命。失去了控制的火攻船横漂起来,整个队形顿时乱了起来。前面的船堵住了后面的船。舵手们不得不拼命搬动舵杆,密集的船队互相碰撞着,水手们互相咒骂着,用竹篙将对方撑开。

紧随着立春号的射击,另外四艘战舰的主炮同时发出了吼叫,葡萄弹不断的飞临火攻船队的上空,一团团的黑烟在空中爆炸,向船队倾泻着弹丸。灼热的弹丸打在干枯的柴禾上、船帆上。燃起火苗。主炮打过三轮,船上的哈奇开斯转管炮和打字机跟着开火,一千多米的距离上正是它们充分发挥火力的有效射程,13mm和30mm铅弹如同雨点一般的向着火攻船飞去,水花四溅,冲在前面的船顿时被打得如同马蜂窝一般,直挺挺的朝着海面下沉了下去。

火攻船在葡萄弹和速射炮的联合攻击下没有一艘能进入到换乘锚地1000米之内,被葡萄弹打中起火的船只在海面上燃烧着,缓缓的飘动,没有抵达锚地就已经烧毁沉没,极少数靠近的被小艇牵引到一旁任其烧毁。在交战过程中,火攻船队指挥官郑芝鹏也被葡萄弹击中阵亡。火攻行动彻底失败。

在击败了郑家的火攻船队后,舰队继续进行换乘作业,很快,第一远征队就在沙滩上集合整队完毕,三个海兵连人数上堪称势单力薄,但是他们装备的火力输出却是本时空上最强的存在:霍尔式步枪、打字机和采用摩擦反后冲装置的试三十二年式大队炮――虽然不过区区三门而已,但是射程比起过去他们普遍装备的12磅山地榴远远超出。具有让本时空所有军队都无法忍受的超长射程和射速。按照参谋们的估计,大多数本时空的军队都顶不住几炮就会拓荒而逃。

三个连队以三路纵队开进,火炮和打字机组成的火力支援分队尾随其后。按照计划,第一远征队要等重炮兵登陆之后再开进,但是运输火炮的船队没能及时赶到,兵贵神速,为了防止郑芝龙和他的财宝跑掉。也防着敌人绝望之中自己放火烧城,石志奇决定立刻向所城开进,争取一次击溃敌人,攻下所城。 中左所城的高度不到6米,采用的是中国传统的砖石包砌城墙,因为只是卫所城,墙体并不宽厚,不但抗炮击能力很弱。城墙上的敌楼等掩蔽工事也很少,石志奇认为即使不依靠火炮也能拿下来。

于此同时,郑芝龙命令林察率领部下四百人手持日式竹把盾进攻伏波军,又命手下一个叫做林升的将领带本部三百人去协同作战。竹把盾在日本战国时期有过使用记录,可以抵挡火绳枪发射的子弹。

在发现郑芝龙所部的动作后,石志奇立即命令部队展开,“一连二连展开为双列横队!三连为预备队!” 海兵队的连队不再编制有鼓手和笛手,只有军号手。随着石志奇的命令,司号员的军号响起,一连、二连在行进中展开,展开成双列横队。一连在左,二连在右。 海兵队使用霍尔式步枪在300米的距离上进行了第一次齐射。子弹瞬间就撕裂了毛竹的竹捆,这种竹把盾虽然能够有效的抵御弓箭和火绳滑膛枪,却根本抵挡不了线膛步枪发射的米尼弹,霍尔式步枪的射击速度很快,一般士兵可以做到一分钟发射6发,何况第一远征队是实验性部队,训练上毫不吝惜弹药。普遍水准一分钟都能射击10发以上。虽然石志奇有意采用双列队形轮番开火来控制射击速度以节约弹药,一分钟之内二个连也已经倾泻出1500发子弹――弹如雨下。

一分钟的持续射击,击倒了林察所部几乎一半的人。队形就完全崩溃了。前排的竹把盾被打成了一堆碎片,持盾的士兵非死即伤――伤者尤为惨烈,几乎全是爆裂开得竹片的二次伤,有的甚至是遍体鳞伤,浑身是血,却一时半会死不了,在地上翻滚惨叫。

后续的弓箭手立即四散奔逃,可阵尾的藤牌兵,相当的勇悍,在枪林弹雨中没有立刻崩溃,林升、林察二将带着亲兵来回奔走大声呼喊,用赏格鼓励士兵们向前冲杀。藤牌兵士兵低头弯腰。躲在盾牌后面。不顾死活地撒腿往前冲锋,十分凶猛大胆,在另外一个时空里,藤牌兵在和荷兰人在台湾岛上的战斗中以其勇敢无畏获得了“疯狗”之名。

然而霍尔式步枪的火力密度远非荷兰人的火绳枪可比,藤牌兵在弹雨中坚持了大约三十秒,往前冲杀的士兵在接二连三的倒下,打碎的藤牌大刀洒落了一地――没有一个人能冲过去五十米的距离。在城上的黑人卫队的军官马托斯立即使用从二门从港海训64号上拆下来的舰炮使用榴弹进行射击。两发榴弹立即给海兵队造成了伤亡。但海兵队队列稳如磐石,枪刺如林,第一远征队继续以横队队形缓步穿过沙滩向所城挺进。第一远征队配属的三门70mm大队炮也立即进行压制射击,三门大队炮在1500米距离上开火,第一发击中了城门前的沙滩,第二发直接命中城墙,将城墙上的砖块炸得粉碎,第三发呼啸着飞过城头,落在城内爆炸,当场炸死了城下几个正在搬运守城器械的民壮。随着第一轮试射结束,炮手们根据弹着点校正火炮。几分钟之后,第一战队的的舰炮也开始进行火力支援。几轮齐射立即摧毁了城墙上的炮位。郑芝龙的带着主力在距离所城一里多远的地方列阵,也感觉到大地在炮火下的微微震动,眼看着中左所城的城墙在炮火下慢慢的倒塌,士兵们开始不安的骚动起来。

第一远征队以一分钟八十步的速度抵近到距离郑氏军队400米的距离上,石志奇命令全军立定。前排半跪,后排直立。二百支步枪同时喷发出浓厚的白色硝烟,站在前排的郑家士兵如同被镰刀挥过一般瞬间倒下一片。原本列阵的郑家士兵们瞬间崩溃了,士兵们四散奔逃。将佐们赶紧率领亲兵四处拦截,然而兵败如山倒,亲兵家丁们也瞬间就被溃兵们裹挟着乱了阵脚。

郑芝龙眼见着髡贼的队列越逼越近,不时停下来放一排枪,子弹开始呼啸着从身边掠过,不时有人倒下。在他面前当人柱的日本卫队顷刻间已经倒下了四五个。眼见着对方不过寥寥二三百人,却打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不要说一决胜负,就是让自家拼命都办不到。不由得悲愤难当。他知道此时就是要战也是白白送死,只得命人即刻放火烧城,自己在黑人卫队和日本卫队的掩护下往鼓浪屿对面的码头逃去。

佯攻安平

影响

霸王行动后,郑芝龙集团解体,中国东南沿海上再也不存在能够挑战元老院的势力。在此之后,刘香集团立即向元老院投诚。

在整个霸王行动中,元老院共缴获粮食三十四万石,各种成色的白银和白银制品一百一十万两,黄金和黄金制品二万一两,各种珠宝细软装了40个50升的标准运输箱,丝绸一万匹,生丝五千担,陈生丝三千担。各种香料一万担。瓷器五万五千件,棉布三万匹,呢绒二千匹,各种杂货不计其数。缴获的火炮、炮子、火器、刀枪等物资二十八万斤,另缴获各种铜铁铅等金属材料十五万斤。[4]

注释与引用

  1. 《临高启明》(网络版), 第六卷 纷争, 第16节.
  2. 《临高启明》(网络版), 第六卷 纷争, 第19节.
  3. 《临高启明》(网络版), 第六卷 纷争, 第20节.
  4. 《临高启明》(网络版), 第五卷 进入, 第44节.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overlord!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