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鹤傲文集》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鹤傲文集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官方论坛 他改变了大明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澳宋
内容关键字 改编文章、文人文集、教材选编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官坛原帖 鹤傲文集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20-05-08
最近更新 2020-05-28
字数统计 (千字) 约 7.3 千字

简介:

王鹤傲,卑微的文科酱油元老。

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但对晚明文学极为推崇,所以参与穿越行动。穿越前在某全国知名中学担任语文教研组长,因此D日之后,一直在芳草地从事教材编写等教育工作。本以为会一直默默无闻,谁知竟然……真的一直默默无闻。

其实当时的许多揭帖与时文,是王鹤傲根据晚晴及民国文人作品,增删修补之后攒成的,多年后有《鹤傲全集》(十八卷,澳宋人民出版社)传世。其中多篇成了澳宋统编中小学语文教材的经典课文,课后的“请背诵全文”更是一代代澳宋青少年的噩梦。

(持续更新,有原创有改编,改编的也是已经没有版权保护的作品。诸位同人大大如有瞧得上的,可随意摘取或改编全文、段落、语句。)

目录:

  1. 2   《猛回头》
  1. 12 《我之节烈观》
  1. 13 《讨满檄文·大宋元老院告两京十三省豪杰书》
  1. 17 《一块烫石头》


《猛回头》(弹词唱本)

【本文被选编入《澳宋统编语文教材(初二下册)》】

大地沉沦几百秋,烽烟滚滚血横流。

伤心细数当时事,同种何人雪耻仇?

俺家大宋正统渡澳三百年后,伪明治下一个大宋遗民是也。

拿鼓板,坐长街,高声大唱;尊一声,众同胞,细听端详:

我大宋,原是个,有名大国;不比那,弹丸地,僻处偏方。

论方里,四千万,五洲无比;论人口,一万万,世界谁当?

论物产,本是个,取之不尽;论才智,也不让,强汉盛唐。

看起来,没一件,比人不上;照常理,就应该,独称霸王。

为什么,到今日,才返故土?待咱们,细细数,共做商量。

五千年,我汉人,开基始祖;名黄帝,自西北,一统中央。

夏商周,和秦汉,一姓传下;并没有,异种人,来做帝皇。

这是我,祖宗们,传留家法;俺子孙,自应该,永远不忘。

可惜的,骨肉间,自相残杀;惹进了,蒙古人,雪上加霜。

元鞑子,杀汉人,好比猪狗;有一件,俺说起,就要断肠。

伪明国,拜明教,亦称祆教;起源于,波斯国,也是番邦。

这朱蛮,与蒙古,一丘之貉;俺同胞,把仇雠,认做君王。

俺大宋,想兴复,倒说造反;便有这,无耻的,替他勤王。

还有那,读书人,妄言忠孝;全不晓,忠孝义,真理大纲。

是圣贤,忠大宋,怎忠朱蛮?分明是,残同种,灭丧纲常。

倘若是,这伪明,励精图治;保得住,俺汉种,不遭凶殃。

俺汉人,就吞声,隶他宇下;纳血税,做奴仆,也自无妨。

怎奈他,把国事,全然不理;满朝中,除媚外,别无他长。

俺汉人,再靠他,真不得了!好像那,一万万,捆入法场。

看辽东,将人膏,燃做灯亮;这残忍,想一想,好不凄凉!

满鞑子,自北方,包我三面;弗朗机,澳门领,虎视两广。

红毛鬼,占大员,窥伺闽浙;倭奴寇,假通商,毒计中藏。

这中国,那一点,我还有份?这伪明,原是个,名存实亡。

替夷人,做一个,守土官长;压制我,众汉人,拱手投降。

幸有那,元老院,荣归故里;劝同胞,再不可,互相观望。

还须要,把生死,十分看透;杀国仇,保同族,效命疆场。

天下事,怕的是,不肯去做;纵不成,也落得,万古流芳。

文丞相,陆忠烈,为国死节;到如今,都个个,顶祝馨香。

越怕死,越要死,死终不免;舍得家,保得家,家国两昌。

我大宋,枪炮足,以一当百;早投顺,报祖宗,门楣耀光!

猛睡狮,梦中醒,向天一吼;百兽惊,龙蛇走,魑魅逃藏。

改伪明,复大宋,完全独立;雪仇耻,驱外族,虎威鹰扬。

到那时,齐叫道,华夏万岁;才是我,大国民,气吐眉扬。

俺小子,无好言,可以奉劝;这篇话,愿大家,细细思量。

瓜分豆剖逼人来,同种沉沦剧可哀。

大宋神州今光复,劝君猛省莫徘徊。

【改编自陈天华《猛回头》(1903年)】

支持挖新坑


谢谢关注,会持续更新~

兹磁,多写点,我好一次性收录到灰机Wiki


会的会的,救亡与启蒙为主题,会有很多篇

背诵并默写全文。


为了澳宋文化被一代代理解传承,必须多背几篇。如此才有凝聚力。

若古汉语精通的话,可以考虑讲授明代公文阅读及写作,感觉可以列为穿越者必修课


伪明都快没了,何必多此一举。


我之节烈观

【本文被选编入《澳宋统编语文教材(高二上册)》】

“人心日下”这一类话,本是华夏历来的叹声。至此明亡宋兴之际,如此叹息,不但针砭世人,还可以从“日下”之中除去自己。所以“正人君子”固然相对慨叹,连杀人放火嫖妓骗钱者,也都乘作恶余暇,摇着头说道,“他们人心日下了。”

就在这广府内,居然也有不肯徒托空言的文澜书院的老爷们,叹息一番之后,还要想法子来挽救。于是又想出一种挽救的方法;他们叫作“表彰节烈”!

“节烈”这两个字,从前也算是男子的美德,所以有过“节士”,“烈士”的名称。然而现在的“表彰节烈”,却是专指女子,并无男子在内。

据文澜书院的老爷们来定界说,大约“节”是丈夫死了,决不再嫁,也不私奔,丈夫死得愈早,家里愈穷,她便节得愈好。“烈”可是有两种:一种是无论已嫁未嫁,只要丈夫死了,她也跟着自尽;一种是有强暴来污辱她的时候,设法自戕,或者抗拒被杀,都无不可。死得愈惨愈苦,她便烈得愈好,倘若不及抵御,竟受了污辱,然后自戕,便免不了议论。万一幸而遇着宽厚的道德家,有时也可以略迹原情,许她一个“烈”字。可是文人学士,已经不甚愿意替她作传;就令勉强动笔,临了也不免加上几个“惜夫惜夫”了。

总而言之,所谓“表彰节烈”就是:

女子死了丈夫,便守着,或者死掉;遇了强暴,便死掉;将这类人物,称赞一通,世道人心便好,华夏便得救了。大意只是如此。

我疑问是:不“节烈”的女子如何害了国家?照伪明的情形,“国将不国”,自不消说:丧尽良心的事故,层出不穷;刀兵盗贼水旱饥荒,又接连而起。然而伪明政界军界学界商界等等里面,全是男人,并无不节烈的女子夹杂在内。也未必是这些男子,因为受了女子蛊惑,这才丧了良心,放手作恶。至于伪明的水旱饥荒,便是专拜龙神,迎大王,滥伐森林,不修水利的祸祟,没有新知识的结果;更与女子无关。只有伪明的刀兵盗贼,往往造出许多不节烈的妇女。但也是兵盗在先,不节烈在后;并非因为她们不节烈了,才将刀兵盗贼招来。

其次的疑问是:何以救世的责任,全在女子?照着伪明说起来,女子是“阴类”,是主内的,是男子的附属品。然则治世救国,正须责成阳类,全仗外子,偏劳主体。决不能将一个绝大题目,都阁在阴类肩上。倘依我大宋新说,则男女平等,义务略同。纵令该担责任,也只得分担。其余的一半男子,都该各尽义务。不特须除去强暴,还应发挥他自己的美德。不能专靠惩劝女子,便算尽了天职。

其次还有疑问:

节烈难么?答道,很难。男子都知道极难,所以要表彰她。

节烈苦么?答道,很苦。男子都知道很苦,所以要表彰她。

照这样说,不节烈便不苦么?答道,也很苦。伪明社会公意,不节烈的女人,既然是下品;她在这社会里,是容不住的。伪明社会上多数古人模模糊糊传下来的道理,实在无理可讲;能用历史和数目的力量,挤死不合意的人。这一类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里,古来不晓得死了多少人物;节烈的女子,也就死在这里。不过她死后间有一回表彰,写入志书。不节烈的人,便生前也要受随便什么人的唾骂,无主名的虐待。所以我说也很苦。

女子自己愿意节烈么?答道,不愿。人类总有一种理想,一种希望。虽然高下不同,必须有个意义。自他两利固好,至少也得有益本身。节烈很难很苦,既不利人,又不利己。说是本人愿意,实在不合人情。所以假如遇着文澜书院诸位老爷们家的小姐们,诚心祝赞她将来节烈,一定发怒,或者还要受这些老爷们的尊拳。可见无论何人,都怕这节烈,怕它竟钉到自己和亲骨肉的身上。所以我说不愿。

我依据以上的事实和理由,要断定节烈这事是:极难,极苦,不愿身受,然而不利自他,无益社会国家,于人生将来又毫无意义的行为,现在已经失了存在的生命和价值。我大宋子民必不需要这“节烈”!

临了还有一层疑问:

节烈这事,现代既然失了存在的生命和价值;那些曾被伪明“表彰节烈”的女子,是否毫无价值?可以答他说:还有哀悼的价值。她们是可怜人;不幸上了历史和数目的无意识的圈套,做了无主名的牺牲。可以开一个追悼大会。

我们追悼了过去的人,还要发愿:要自己和别人,都纯洁聪明勇猛向上。要除去虚伪的脸谱。要除去世上害己害人的昏迷和强暴。

我们追悼了过去的人,还要发愿:要除去于人生毫无意义的苦痛。要除去制造并赏玩别人苦痛的昏迷和强暴。

我们还要发愿:要大宋元老院治下的所有人类,都受正当的幸福!

【改编自鲁迅《我之节烈观》(1918年)】

讨满檄文·大宋元老院告两京十三省豪杰书(1644年)

先哲有言曰:“有德受命,有功受赏。”又曰:“唯命不于常,善者则得之,不善者失之。”我大宋享国数百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罔不待以怀柔。今元老院荣归十五年间,待民宽仁,上下一心。

况文主席中兴宇宙,恩德所被,浃髓沦肌,祖宗凭依,神祇感格。人人忠愤,旷代无所。

满鞑原塞外之蛮族,

既非受命之正统,又无功劳于中国,乘明国之衰运,暴力劫夺,伪定一时,机变百出,巧操天下。诸省豪杰武力不敌,吞恨抱愤以至今日。

满鞑自古为华夏藩属,授之信义,教之礼让。而今徒自尊大,其悖德背义莫甚。熟察满鞑之近状,

人主暗弱,乘帘弄权;官吏鬻职,军国渎货;治道衰颓,纲纪不振

;将卒离心,不肯致心

;不本公道而循私论,不凭信义而事诡骗,为内外远迩所疾恶。

上天厌其德,下民倦其治。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此我大宋之所以舍樽俎而执旗鼓,与满鞑相周旋也。

故我大宋,应天从人,天兵长驱,势如破竹,败之于山东,歼之于皮岛,溃之于平壤,溺之于渤海

满鞑每战败衄,取笑万国。是其命运已尽,天下共弃。今我元老院将问罪于北京,迫满主面缚乞降。

所伐在满鞑,不在中国人民也;所诛在福临,不及耸从士卒也。若谓不然,可就兵士来降者证之。

夫我大宋华夏嫡裔,虽远隔故土三百年,然吾等同种、同文、同伦理,

有偕荣之谊,不有与仇之情也。切望尔等

谅我徒之诚,绝猜疑之念

察人心之向背,而循天下之大势

唱义中原,纠合壮徒,以遂满鞑于境外,起真豪杰于草莽。然后

革稗政,除民害,去虚文而从先贤政教之旨,务核实而复三代帝王之治。我华夏先祖望之久矣。

时不可失,机不复来。古人不言耶: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鞑伐,一决雌雄。卿等速起,勿为华夏先祖所笑!

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抑或仗义捐资,助益儴项,元老院不惜破格懋赏,奖励忠勋。苟其自外生成,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汉奸,元老院即刻严诛,绝无宽贷。我中国臣庶,

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洩神人之愤。复我华夏江山,元老院实有厚望焉!

勿谓言之不预也!

【改编自日本《告十八省豪杰书》(1894年),慈禧《对万国宣战诏书》(1900年)】

赞美更新!


感谢鼓励

一块烫石头

【本文被选编入《澳宋统编语文教材(小学六年级下册)》,背诵文中加粗的部分。】

美洋村里有个孤单的规划民老头儿,他身体很差很差。靠编篮子、缝毡靴、看守天地会的果园不让小孩子进去偷果子等勉强过日子。

很久之前,他打老远从广东什么地方到这村里来,可大家一眼就看出,他吃够了苦。他瘸着腿,头发过早地白了,还有道弯弯的深疤从脸颊一直划过嘴唇。这一来,就算是笑吧,他那张脸看上去也像是很悲伤,像是凶巴巴的。

有一回,一个叫小哲的孩子爬进农庄果园,想偷点柚子好好吃个饱。没想到,裤腿在围墙钉子上一挂,扑通一声落到下面带刺的醋栗丛里了,刺得他浑身是伤,哇哇大哭。好,这一下给看守人抓住了。不用说,老头儿满可以拿荨麻抽他,甚至拖他到芳草地小学去告状,可老头儿可怜小哲。小哲两只手都刺伤了,裤腿撕破,一条破布片挂在屁股后面,像条羊尾巴,通红的脸颊上扑嗒扑嗒地淌着眼泪。

老头儿一声不响,把吓破了胆的小哲从园子门带出去,放他走了,没打他一下,甚至没有在背后说他一声。

小哲又羞又恼,溜进林子,走着走着迷了路,到了一个沼地旁边。他累坏了,看见青苔中间露出一块浅蓝色的石头,就往石头上一坐。可他马上哎哟一声跳得老高,因为他觉得就像坐在一只野蜂上面,野蜂打裤子后面那个窟窿狠狠地螫了他的屁股。

可回头一看,石头上根本没有野蜂,是石头烫得像煤块似的;石头平面上还露出些字,给泥糊住了。

没说的,这是块魔力石头——小哲马上猜着了!他踢下一只鞋子,拿鞋后跟赶紧去擦掉石碑上的泥。

他于是读到这样的碑文:

谁把这块石头在山上打碎,

谁就能返老还童从头活起。

碑文后面还有个图章,不是像符村长用的那种普普通通的圆图章;也不是像天地会上盖的那种齿轮图章。这图章要复杂得多,有两个十字,三条尾巴,一个圈圈加一竖,还有四个逗号。

小哲读了碑文,觉得很不痛快。他才八岁,虚岁九岁。要是从头活起,他一年级就得再念一年,这他想都不敢想。

这块石头要是能让他不用念芳草地小学里的功课,一下子就从一年级跳到三年级,那又另当别论了!

可大家有数,即使是神通广大的魔力石头,也从来没有这种法力。

愁眉苦脸的小哲打果园经过,又看到了那老头儿.只见他正在咳嗽,不时停下来喘气,手里提着桶石灰浆,肩膀上掮着把树皮丝刷子。

小哲这孩子本来就心善,他心里想:“瞧这个人,他本来可以随便用荨麻打我;可他可怜我,没有打。现在让我也可怜可怜他,叫他返老还童吧,这样他就不再咳嗽,不再瘸腿,呼吸也不再那么苦恼了。”

好心的小哲于是怀着一番好意,来到老头儿面前,开门见山,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老头儿好好地谢过小哲,可是不肯离开职守到沼地去。因为世界上这种人还是有的——趁这个机会溜进果园,把水果偷得一个不剩。

老头儿叫小哲自己到沼地上去,把石头挖出来,搬到山上去。他待会上那儿,拿个什么东西把石头敲开。

事情闹成这样,小哲很不高兴。

可他没有拒绝,他不想让老头儿生气。第二天早晨,小哲拿起厚麻袋,带了双粗麻布手套,为的不让手给石头烫伤,就上沼地去了。

小哲弄得浑身是泥,一塌糊涂,好容易把石头从沼地里挖了出来,接着他就吐了吐舌头,在山脚的干草上一躺。

他心里说:“好吧!我把这块石头推到山上去,等会儿瘸腿老头儿来了,就敲碎石头,返老还童,从头活起啦。大伙儿都说他一辈子吃够了苦。他年纪大了,孤单单的,挨过打,遍体鳞伤,不用说,从来没得到过幸福;别人却得到过。”他小哲虽然小,这种幸福也得到过三次。一次是他上学要迟到了,一位素不相识的元老用闪闪发亮的红旗马车把他从村口一直送到了学校门口。一次是春天里,他赤手空拳在沟里捉到一条大梭鱼。还有一次是赵季末叔叔带他进城过了一个快活的九一节。

小哲慷慨大方地拿定了主意:“好,就让这位不幸的老头儿过一下好日子吧。”

他想到这里,站起身子,耐心地把那块石头推到山上去。

太阳快下山了,老头儿才上山向小哲走过来,这时小哲已经精疲力尽,浑身发抖,蜷成一团,在烫石头旁边烘烤又脏又湿的衣服。

“老爷爷,你怎么不带锤子、斧子、铁棍啊?”小哲惊奇地叫起来,“难道你想用手把石头砸碎吗?”

“不,小哲,”老头儿回答说,“我不想用手把石头砸碎。我根本就不想砸碎它,因为我不想从头活起。”

老头儿说着,走到惊奇的小哲身边,摸摸他的头,小哲感到老头儿沉重的手掌在哆嗦。

老头儿对小哲说:“当然,你准以为我老了,瘸着腿,残废了,很不幸。其实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

“我这条腿是给一根木头喀嚓一下压断的,那时候我们是在推倒围墙——唉,还没经验,笨手笨脚的——我们构筑街垒,举行起义,要推翻你只在画片上看到过的明国皇帝。

“后来我的牙给打落了,那时候我们被投入了监狱,齐声歌唱《不忘阶级苦》,最后被一队元老院的护矿士兵救了出来。

“还有一次,我的脸也在战斗中被砍刀劈伤,可那时候伏波军已经把两广总督熊文灿打败,并且把他们的伪军全都击溃了。

“再到后来,我害了伤寒病,待在又矮又冷的板棚里,躺在干草上翻来覆去折腾,说着胡话。——可有一件事比死更可怕,就是听说我们光复的城市遭到包围,明国的军队要最后一搏。然而,在重新闪耀的太阳的第一道光芒中我清醒过来,国民军的战友们告诉我,明匪又被击溃,我们大宋的战士们又进攻啦。

“我们这些幸福的人相互从一张病床向另一张病床伸出了瘦骨嶙峋的手,当时胆怯地幻想着,即使不在我们生前也在我们死后,我们大宋在元老院的统治下将变得像今天这样的强大,人人都吃得饱饭,也不会被冻死或被土豪劣绅随意欺凌。傻小哲,这还不是幸福吗?我为什么要另一次生命,要另一个青春时代呢?

我曾经是过得很苦,可我过得光明正大!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元老院解放全人类而进行斗争!”

老头儿说到这里停下来,拿出烟斗来抽着。

“对的,老爷爷!”小哲听了轻轻他说,“既然这样,这块石头本可以安安静静地躺在它那个沼地上,我干吗费劲把它搬到山上来呢?”

老头儿说:“让它给大家看到,小哲,你看看以后会怎么样吧。”

许多年过去了,那块石头依然在那山上原封不动,没有被砸碎。

不少人在它旁边经过,走过来把它看看,想了想,摇摇头,又走了。

我有一回也到过那山上,当时我正得了病,情绪很坏。我想:“怎么样,让我把石头砸碎,从头活起吧!”

可是我站着站着,及时改变了主意。

我想,邻居和朋友们看见我返老还童就会说:“哈哈,瞧这小傻瓜!

他显然没有把一辈子像样地过好,得不到自己的幸福,如今又想从头再来一次了。

我抽出一根南海雪茄,为了不浪费火柴,就用烫石头点着了。

接着,我沿着我自己的路,走了。

(改编自红军战士彼得洛维奇·盖达尔牺牲前(1941年)留下的作品《一块烫石头》)

赶紧送给督工!


督公想要返老还童找回头发?

@檀棋 看看《一块烫石头》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