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禀坤的贴身小厮。1630年,二次反围剿后被送入芳草地,入学时十四五岁。校橄榄球队明星。高小毕业后,数学成绩突出,转财会培训班。现在广州税务局任职。1636年调任经济重案调查处


自黄家寨寨主黄守统加入临高县咨议局开始,黄家便主动撤丁壮砸围墙,黄守统本人更是对县里的会议有会必到,对元老院的指示认真落实甚是积极。在清理田亩时也以身作则带头据实填报毫无隐瞒,得到了不少元老的好评。作为黄守统出了五服的远房亲戚,黄守财自然也有样学样,只是他家地太少干脆在天地会重新规划黄家寨土地搞置换的时候直接都交给天地会了,而他则靠着自己原来替黄守统看管过几匹马的“资历”被天地会推荐给了尼克,做了马场职工。黄守财家的境地倒比过去好了不少。   黄守财夫妻二人都是大字不识一个,但心思却不傻。早前看出这黄守统三个儿子里虽然老大管着家业,老三舞枪弄棒带乡勇,都是威风八面。但只有老二有个秀才在身上,所以腆着老脸花了好容易攒下的一点银子硬是把儿子弄到了黄禀坤身边当了贴身小厮。为的就是以后儿子能有个好的出息,做管事的下人也比做土里刨食的泥腿子强。   后来髡贼上岸,两口子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何短短几年之内黄老爷口里的髡贼就变成了短毛又变成了澳洲人最后变成了元老院,但是澳洲人到来之后的变化他们却看得清楚,听说儿子上学学的是他们的本事,老两口更是得意,心想着以后儿子出息可不止做长随了。如今儿子被迫退学让黄守财心凉了半截。他在马场每日都可以听人念报纸,也跟着学了几个字,知道这元老院气度绝非割地而王,尤其是当澄迈大捷和火烧广州五羊驿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和其他人一样起了从龙之心。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虽说如今也是给澳洲老爷当差,毕竟没什么前途可言了。唯有靠儿子。他登时咬了咬牙,告诉黄平家里就是当了裤子也要供他读书。   以黄平家的经济能力来说,全家不穿裤子也供不起他读书。最后还是黄守财去求告了尼克,在他的斡旋下,德隆放了成立以来第一笔针对土著个人的小额贷款:“芳草地助学贷款”,贷款期限最高为五年,每年一贷,款项由德隆直接支付给校方,年息10%不计复利,以黄平的监护人黄守财为借款人,并以黄守财的马场工资和黄家寨里的房屋为抵押,担保人尼克。   这钱一借,顿时轰动登陆黄家寨。借钱读书古已有之:不过多是本家本宗的义塾义田资助,要不就是乡里的缙绅施助,还没听说有人借“印子钱”读书的。这临高向来文气不胜,自唐建县以来进士不过刘大霖一位,举人也才寥寥数人,加之穷乡僻壤民众贫苦,民间借贷利息极重,若是荒灾年景借钱活命复耕也还说的过去,借款子读书那真是赔本买卖。更何况如今澳洲人治下的太平年景,无论是种地还是做工都能沾得上他们的好处,混个吃喝不愁很是轻松,哪怕借钱也该是去天地会借买鸡仔猪仔的钱。   黄平就在这汹汹议论中又回去上学了,他放弃了喜爱的橄榄球,开始学着那些班里优秀同学的样子给自己加课,但他学习潜力一般加之父亲为他上学背负债务的压力让他成绩始终没有起色。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听说职校可以可以享受各个部门给的补助,黄平毫不犹豫的服从安排了去职校。他们一家省吃俭用,加上黄平到了职校以后花销少了一大半,直到今年初才勉勉强强把贷款还完。

0.0
0人评价
avatar